美好城市:城市理论的探索与实践

2018-10-05 07:57 来源:《江苏社会科学》 作者:徐国源 冯芹

  现代城市发展狂飙突进,城市研究已经成为一门“显学”。然而,关于美好城市标准的研讨却聚讼纷纭,莫衷一是。人们甚至发现,不知道该用什么标准来界定这个“美好”:是“最现代化”还是“最人性化”?“是具竞争力”还是“最有魅力”?是“最适合创业”还是“最宜居住”?这样的纷争注定没有答案。多重视镜观照下的城市,呈现出变幻多端的姿容,而对于城市理论和实践的不倦探索,正切合了人类追寻美好城市的足音。

  一、现代主义:塑造今日之城的主导力量

  城市一度是“乡土中国”的人们向往的地方,城市生活往往意味着一种崭新的现代性体验。城市流光溢彩的魅力,吸引着更多的人涌入城市。与浪漫主义者追怀过去、留恋传统的选择不同,居住在乡村里的农民似乎更向往城市生活,他们在渴求现代生活方式方面,毫不亚于市民的趣味,很乐于把自己的传统住宅改变成现代化的居所[1]。对于急迫地需要改善生活品质的农民来说,这样的选择无可厚非。

  城市化的好处并不仅仅体现在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方面,而且在于它能通过“集聚效应”大幅提升经济效益。因此,城市化也成了推动经济增长的强大引擎。进入新世纪,中国的城市化水平迅速提升,2011年3月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提出“把符合落户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逐步转为城镇居民作为推进城镇化的重要任务”,并确定到2015年城市化率达到51.5%。各地在推进城市化的计划中雄心勃勃,如西安市提出实施“人口倍增计划”,预计到2020年西安主城区人口将达到1000万,城市化水平达到80%。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动员令下,中国的城市化势必加快推进,城镇人口的比重将大幅度提高,城镇化将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现代主义理念支配下的城市,规模庞大到令人难以掌控的地步,造成了今日之城的基本格局。对于广大的发展中国家来说,现代主义似乎是城市规划和建设的必经之路。伴随着高速发展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运动,城市首要的任务是为大量涌入的人们提供最基本的居所,解决最基本的生存需要。在此过程中,规模和效率是优先考虑的因素。因此,对于中国这样急于进行现代化的国家来说,现代主义无疑是城市规划设计中最具诱惑力的一种选择。漫步今日中国各大城市,随处可见高楼大厦、玻璃幕墙、立交高架、繁华街道,其样式和风格几乎雷同,千篇一律、“千城一面”。“攀高比傻”的风气愈演愈烈,“高楼大厦成了中国城市现代化的代名词。”[1]在片面追求高、大、全的价值取向支配下,城市发展模式已经被格式化了。在面目相近的建筑外壳下,城市的人文内核却是空洞的。然而,在跨越了城市发展的现代化阶段之后,人们对城市生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于是现代主义就成了众矢之的,备受诟病。

  相比而言,现代主义赋予城市更高的效率和更快的节奏,同时也改变了传统“熟人社会”中充满温情的交往。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城市里,导致城市人口密度急速膨胀,吊诡的是,这反而限制和瓦解了人与人之间的生活联系,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寄居着无数孤独无助的灵魂。与怀旧感伤的浪漫主义比起来,现代主义似乎显得冷酷无情。芦原义信指出:“大城市的匿名性和无情性更能打动年轻人。”[2] 事实上,在城市中成长的年轻一代正是环境塑造的产物,因而他们更加适应都市的生存法则。

  现代主义塑形的城市问题重重,但这并不能抹杀它原有的功劳。城市应运而生,满足了特定历史条件下人们生存和发展的新需要。即便要纠正现代主义的偏差,也要客观评价其历史必然性和合理性。如今针对城市建设中的问题,各种“主义”纷纷出笼,提出了各自的解决方案。浪漫主义把责任归咎于现代主义,虽然击中了要害,但其回归自然的乌托邦设计,终究难以落实。现代主义虽然饱受责难,但它却坚持创新的发展战略:“现代主义派把新城市主义解释为一种怀旧之情:他们把赞颂过去看作是一种天真或理想的思维。现代主义派常常许诺找到创新的发展战略来克服不公正,所以,他们不指望从过去那些没有解决社会问题的方式中还能得到什么。”[3]事实上,现代城市的规划和发展注定是一场否定之否定的螺旋式前进过程。空有优美的自然景观无法满足城市居民的基本生存需要,退回到早已破败凋敝的乡村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只有正确评估浪漫主义和现代主义城市观的合理因素,融合自然、人文与科技,将绿色生态、环境友好与充满活力、富有效率有机统一起来,才能建设一个宜居高效的新型城市。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