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的力量:人类学方法与纪录片教学实践

2018-10-10 09:3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雷建军 梁君健

  相比于对自然科学等抽象知识的学习,影像创作及其教学是一种高度依托于具体情景的实践。得到行业认可的优秀创作者的每次拍摄,实际上都同时在完成记录现场和表达个人视角的任务,还要针对技术细节和内容呈现展开一系列快速的判断和决策。

  同时,在新闻报道领域内,相比于文字工作者,图像和电视制作尤其强调创作者的接近和在场。在现场的创作过程不仅需要技术上的判断和选择,同时也是实践者与现场的情境发生社会互动的过程:实践者主动或无意识地对现场和拍摄对象进行理解和阐释,并同时使用摄影机将其转化为视听素材;同时,报道对象在创作实践过程中还会反向作用于实践者,影响创作者的判断和思考,从而也影响到最终的影像内容和主题陈述。

  在实践的语境下,摄影不仅仅是作为一种技术手段被实践者用来记录眼前发生的事实,而且还为实践者提供了一个认知框架,成为人们与外界展开互动、获得新知的一种积极的中介。这也正是视觉人类学领域为纪录片创作所提供的核心理论框架。在这一框架下,展开纪录片创作的教学要引导创作者重视拍摄主体和拍摄客体之间的丰富互动。在这个过程中保持对于外部世界和自己内心的探索和理解,并形成最终的具有人类学色彩的非虚构作品。

  利用情景化的互动来展开纪录片教育、拓展纪录片创作的社会文化价值的一个典型实践,是古德曼在纽约开办的针对贫困城市少年的纪录片工作坊。在20多年的工作经验中,他感受到这些社会边缘群体出身的少年所面临的结构性问题,将拿起摄影机回到社区视为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拿起摄像机开始拍摄纪录片,让熟悉的生活变得陌生,引发了他们对现状展开思考和质疑,进而自我表达和主动参与公民生活。古德曼观察到,拍摄改变了感受和距离,让这些少年从生活的参与者转变为参与式的观察者,从而有可能获得批评性的思考。这个案例告诉我们,视听技术不仅仅提供了对社会现实的影像复制,而且还重构了拍摄者和拍摄对象的关系,让拍摄者对自身的生活从熟知到陌生;利用这种距离感鼓励创作者批评性地思考和重新认识自己所处的社会语境,也为影片和大众媒介贡献了新知。

  在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一门专业选修课“清影工作坊”中,我们也尝试采取上述的理论框架,将视觉人类学引入到纪录片教学中。这门课程主要面向本科二年级结束、即将升入大三的学生。该课程利用近40天的时间让学生走入特定地区进行准田野调查,并用纪录片的方式记录普通人的生活;在拍摄过程中,按照田野工作的基本要求,学生们都要和拍摄对象共同生活,尽量在短时间内深入到对方的生活文化和观念中。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