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还不尽如人意,被束缚的地方还不少——

进一步释放消费力

2018-10-22 08:47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刘伟

  使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转变增长新动能,提高发展质量,转变发展方式,目前主要是释放消费力,使消费成为真正推动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这个问题,体现的是对经济运行机制、经济资源配置方式根本转变的某种选择,或者某种改革深化的判断。

  从经济发展角度来看,消费力获得了很大的提高,基础是40年改革开放带来的发展水平。现在中国人均GDP按汇率折算已经到了8800多美元,按世界银行划分标准,进入了当代上中等收入阶段。从8000美元到12000美元,是中国人均GDP稍往上的水平,现在处于这个层次的大概有4亿多人,约占中国总人口的30%。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中国形成了“中等收入阶层”。这4亿多人,形成高于平均收入的社会力量,很可能构成我们消费持续增长和社会的中坚力量。当然我们也看到,有57%的人收入低于6000美元,显著低于平均水平以下。这是另一个问题,即分配结构问题。

  有数据表明,中国今年上半年社会消费力过了18万亿元,今年全年国内内需消费能力有望超过美国。这意味着,中国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一大内需消费市场。这至少表明,中国消费市场内需的绝对规模在世界上居于领先地位,这是一个不争的客观事实。这就为我们在新常态、新条件下,转变发展方式,转换增长动能,从过去长期靠投资为主,转向消费拉动为主,提供了深厚的经济发展基础。从今年上半年数据来看,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大概在78%以上,比资本对增长的贡献高出40%多。这从一定意义上反映出一种客观趋势。这是我们具备的发展条件。

  但是进一步说,和经济发展阶段相适应,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和拉动还远不尽如人意,还有很多被束缚的地方。消费与可支配收入相关,而可支配收入与GDP高度相关。我们国家现在的问题是什么?首先,居民部门可支配收入占国民收入比重偏低,大概是45%左右。一般国家该比重差不多在50%以上。可支配收入向消费的转化,通过初次分配和再分配形成的居民可支配收入占比偏低,这就抑制了我们消费应有的增长。同时,储蓄比例偏高,高于世界一般水平,也在45%以上,显著高于其他一般国家的平均水平(世界平均水平在20%左右)。当然,中国储蓄率高,很大一部分是企业和政府的储蓄。但动态地看,居民部门的储蓄率增长速度是持续上升的。这最终又进一步抑制了可能达到的消费的彰显。

  在这些因素的作用下,消费需求增长速度落后于名义GDP增长速度。消费需求大概在14%多一点,名义GDP大概在16%左右。居民名义增长速度略高一点,把政府的消费剔除掉后,消费需求增长速度仍然落后于名义GDP增长速度(个别年份可能高一点)。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消费需求增长和经济增长之间还是有着不适应。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