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我国生育支持政策

2018-10-24 09: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菊华 王苏苏

  低生育率是21世纪全球人口常态。生育支持政策是提高生育率的有益尝试。中国虽已开始探索生育支持政策,但社会各方见仁见智。本文简要梳理部分OECD国家生育支持政策,发掘我国已有相关政策存在的问题,提出完善我国生育支持政策的建议。

  国外生育支持政策

  近30年,OECD低生育国家先后开始推行生育支持政策,形成了以时间、服务、津贴、就业、住房等为架构的生育支持体系。

  1.育儿时间方面。各国不仅有产假与陪产假,而且有育儿假和家庭照护假。法国带薪育儿假6—12个月,可半天上班、半天休假,且可申请延长2次。德国与俄罗斯的育儿假皆为3年,分别有1年、1年半的薪酬。日本为14个月,月薪津贴50%。韩国为12个月,工资补贴40%。在瑞典,家中若有12岁以下儿童,父母每年均有60天带津贴的照护假;若有不足1岁半的孩子,父母每天只需工作6小时或全休;若有8岁以下的孩子,日工作时间可减少1/4。

  2.托育服务方面。就服务主体而言,一是普惠性的政府主导项目。美国的开端计划、日本的天使计划、澳大利亚的国家幼儿发展计划等,均属如此。二是企业开办托育机构。德、法等国鼓励企业开设托育机构,建立儿童照料中心,开展家庭友好项目。三是鼓励家庭式托育服务。瑞典鼓励家庭“邻托”,并依托社区为在家养育的婴幼儿提供服务。在服务模式方面,德国为3岁前婴幼儿提供全日托,为3—6岁儿童提供半日托服务。法国依托社区建立托幼机构,为3岁前婴幼儿提供集体托幼服务,并以家长自发组织的托幼服务为补充。日本照护机构包括保育所、幼儿园、儿童团、婴幼儿旅馆等,提供多种模式的服务。

  3.经济支持方面。尽管举措不完全相同,但生育保险、生育津补贴、税收减免和优惠在各国都很普遍。比如,德国新生儿家庭可连续14个月,向政府申领每月最多1800欧元的“父母金”。法国从二孩出生起即自动享受儿童津贴,直到孩子年满20岁;若三孩出生时前两孩未满21岁,可额外获得每月167.3欧元的补贴。韩国、澳大利亚等国还为隔代照护的祖父母提供津贴。法国采取“大家庭税收”政策,家庭规模越大征税标准越低。德国自2016年起,每个儿童每年可带来4608欧元的育儿免税额和7248欧元的教育费免税额。韩国政府要求,雇佣300人以上女员工或总人数大于500人的企业开设非营利性儿童照料中心,雇主支付至少一半的运营成本,国家提供一定的财政支持和税收优惠。

  4.女性就业方面。就业保障的起点是完善的法律法规。日本法律规定,雇主不得以结婚、妊娠或生育为由解雇女职工;企业要保证女工孕娩期的健康检查,缩短工作时间,放宽休息时限,同意孕妇调换工作岗位;各级政府设立“雇用促进中心”,督促法律规定落地。澳大利亚推行“在职父母支持策略”。又如,在低生育率国家,40%以上的大公司采取了“弹性工作制”等做法。美国推出灵活时间工作政策和分享项目,职员可在家或在离家不远、交通方便的地点完成工作。

  5.住房安排方面。德国为多子女家庭提供福利住房或发放住房补贴。根据家庭成员多少、收入高低、房租负担等情况,发放房租补贴;低收入者可申请房租补贴。通过无息或低息贷款,鼓励个人建房。因孩子增加而导致居住环境改变或房屋改建的家庭,可申请儿童建屋津贴;对于租房家庭,可申请房屋补助。

  上述措施在一定程度上消减了生育—就业的彼此束缚。1980年,OECD国家生育与女性就业率的相关系数为-0.38;但2009年二者由负转正,2014年为0.36。生育的回升并未牺牲女性的社会参与,“生娃”“升迁”同向而行,实现“双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于翠杰)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