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何以怀念陈忠实

2017-06-05 10:4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饶翔

  【《白鹿原》:经典为何经久不衰】

  “白鹿原上有白鹿,世间再无陈忠实”。2016年4月29日,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忠实长辞人世,引万人同悲。转眼间,他逝世已经一年有余。可能没有多少作家能在身后享有读者这般怀念——

  在孕育了陈忠实和《白鹿原》的三秦大地上,各界纪念陈忠实逝世一周年的活动一场接着一场,众多《白鹿原》的忠实读者自发来到现场,有人在活动进行中流下了思念的泪水……

  陕西人艺排演的话剧《白鹿原》3月底便开始了全国巡演。而陕西广播电视台新闻广播选择在陈忠实逝世周年纪念日这天,开始连播长篇文学作品《陈忠实传》,诠释这位文学巨匠的传奇人生。

  在首都,北京人艺排演的话剧《白鹿原》迎来了第100场演出。北京人艺方面表示,在剧院成立65周年之际,用这100场演出来回顾一部经典作品的历程,并以此向陈忠实先生致敬。

  今天,我们何以如此怀念陈忠实?

  “今天追思陈忠实,就是追思他的丰功伟绩,感谢他对于中国文学事业的贡献,感谢他给了陕西骄傲与光荣,感谢他给我们留下的为人立身立德的榜样和写作宏大神圣的启示。”陕西作协主席贾平凹在陈忠实逝世一周年追思会上如是说。

  人们怀念他的人格魅力。

  “我演出这个人物就是按照陈忠实先生的样子,他身上具备那种陕西人的气度,他的质朴诚恳让我能找到人物的感觉。第100场演出时,他虽然不在了,但是我们心里能反映出他的影子,我们能带着他的影响走下去。”话剧《白鹿原》中白嘉轩的扮演者濮存昕说。

  人们怀念他对于文学全身心的挚爱。

  《陈忠实传》的作者、陈忠实文学馆馆长邢小利认为,陈忠实视文学为神圣的事业,对文学,他保持着一个圣徒般的敬重和殉道者的精神,这种精神值得我们永远视为珍宝。“44岁那年,他清晰地听到生命的警钟,认识到此前的写作都不足以告慰自己一颗热爱文学的心,要写一部能‘垫棺作枕’的作品。创作《白鹿原》的陈忠实,显出了文学圣徒的气概,在4年的写作过程中,敢于将最初的文学构想进行到底,完全不管结局如何。”

  人们怀念他扎根生活、为人民写作的精神。

  恰如邢小利所说,陈忠实是一个拥有深厚的生活积累并对生活有独特把握与深入思考的生活型作家。“《白鹿原》对乡土社会全景式全结构的描写,与陈忠实较为完整的乡土生活经验是分不开的。生活体验和体验中获得的生命感受,是陈忠实极为重视的创作经验。”

  为挽救濒危的民间艺术“华阴老腔”,2005年,陈忠实把华阴老腔班推荐给话剧《白鹿原》导演林兆华。“当时陈忠实带着我们去原上采风,农村里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这样的作家少啊!”林兆华感慨道。

  “他的一切都是文学的遗产。”贾平凹说,“‘文学依然神圣’和‘寻找自己的句子’是他说了几十年的话,让这两句话继续为我们鼓劲。”

  (光明日报记者 饶翔)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程可心)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