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工艺振兴正当时(深聚焦)

访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

2017-06-08 10:01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郑海鸥

  从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十八届五中全会关于“振兴传统工艺”的论述到中办国办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类别之一,传统工艺再次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前不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文化部、工信部和财政部共同制定的《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下称《计划》),从文化自信的高度出发,为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无争议、最显科技价值、最有现实意义、最富经济含量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传统工艺,提出了一个可以落地的具体方案。

  在我国第十二个文化遗产日即将到来之际,记者就传统工艺保护和振兴的相关问题采访了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

  手工劳动和天然材料,是传统工艺的基本定义

  记者: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手工艺的理解也不同于以往。《计划》是如何定义传统工艺的?

  赵丰:我国传统工艺门类众多,涵盖衣食住行,遍布各族各地。《计划》开篇,对传统工艺进行了明确定义,是指具有历史传承和民族或地域特色、主要使用手工劳动的制作工艺及相关产品。

  任何一种工艺都会包括材料、工具和加工三个技术的层面。对于传统工艺而言,最为关键的定义是“非工业化”的手工和天然材料。中国古代最为著名的传统工艺百科全书是《天工开物》,但其记录的实际上是“天物开工”,把天然的材料(天物)用手工进行制作(开工),就是传统工艺的基本定义。

  当然,由于社会的发展,传统工艺已不再是完全的天然和手工,但天然和手工依然是传统工艺的目标之一。就丝绸而言,纯手工的缫丝已基本荡然无存,纯手工的织造也只限于某些特殊品种。但标明手工的等级依然是一种可行的导向方法,如泰国的泰丝就是如此。他们将纯手工抽丝的贴上金色标签,半手工的贴上银色标签,表明了市场对于手工的高度认可。就材料而言,丝绸制品所用最为基本的材料是纤维和染料。蚕丝自然是天然材质,但现在也部分被人造纤维和合成纤维替代。植物染料自古以来就是彰施材料,但今天基本已被合成染料所替代。虽然纯粹的天然已不可能,但追求天然依旧是我们传统工艺的方向。由于绿色发展的原则限制我们使用不可再生的天然原材料资源,这样,传统工艺中就会需要天然材料的栽培和生产,这也是《计划》中加强文化生态环境整体保护的要义所在。

  匠心文脉,是传统工艺的珍贵核心

  记者:创意和设计在传统工艺中的重要性是什么?

  赵丰:除了技术层面,传统工艺中最为重要的就是设计。《计划》提出,传统工艺振兴的原则是发掘和运用传统工艺所包含的文化元素和工艺理念。这里所称的工艺理念就是技术,文化元素是指具有中国故事的设计元素。

  技术是传统工艺的本质,设计是传统工艺的外形,它们无法分离。如丝绸织造,可算是古代丝绸生产的最复杂步骤,其技术包括所有丝线的加工和准备,织机的打制和装造,穿综引线以及到丝丝入筘,都是织出不同品种和花样图案的必要条件。特别是织机上的花本编结,一方面是技术,而更多的是设计,要按照当时的流行纹样设计适销的花色,最终形成的就是有故事的元素文化。

  技术和设计的核心都是人,或者我们称为工匠。如果我们把工匠的工艺称为匠心,那作品中的设计元素就是工匠的文脉。匠心文脉,就是传统工艺中最为珍贵的核心。

  坚守和创新,是传统工艺振兴的重要使命

  记者:新的社会条件下,传统手工艺在保护和振兴过程中如何处理好坚守与创新的关系?

  赵丰:振兴传统工艺的最重要方面,一是坚守,二是创新。

  坚守的目的是固本,坚守阵地,决不放弃。坚守首先包括尊重,尊重地域文化特点、尊重民族传统;坚守也包括保护,保护文化遗产,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文物;坚守当然也包括坚持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我们的四大名锦、四大名绣,都是因为其专注、专业、专一,追求品质,才能树起数百年的知名品牌。

  创新更是振兴传统工艺的灵魂。历史长河,大浪淘沙,无数种现已不存的传统工艺,大多数都是因为其本身的生命力不强而被淘汰。历史上的经锦、夹缬等都是极为优秀的品种或产品,但最终淡出,都是因为创新不够。目前来看,传统工艺依然面临创新不够的问题。我们有的传承人匠心独具,却文脉不足;有的是工匠精神可嘉,但设计创新薄弱。这就导致产品的接受度差,推广困难。所以,让传承人群成为具有设计能力的匠人,或是培训有匠人手艺的设计师,则是传统工艺振兴的重要任务;如何创新、怎么创新,更是放在每一个传统工艺传承人面前的重要问题。

  修复传统工艺完整体系,是传统工艺振兴的重要任务

  记者:人们接触传统工艺,往往是通过具体的相关产品来实现的,产品背后的传统工艺体系是否也得到了完整的保护?

  赵丰:传统工艺包括制作工艺及相关产品两个内容,无形的制作工艺和有形的产品相辅相成,构成了传统工艺的整体体系。但是非常遗憾,在历史的长河中,目前所留存的传统工艺体系已是破碎的工艺体系。很多珍贵的传统工艺今天都已遗失,没有传承,也不再存在;有些工艺虽然还在,但精华已去,面临濒危。因此,我们既需要支持传承人及传承人群体传承尚还留存的传统技艺,也需要通过出土文物即传统工艺相关产品的研究复原来恢复一个相对完整的传统工艺体系。在这一方面,我们有着极为丰富的实践和经验。近年四川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了四台提花机模型,我们重新按比例仿制了两种稍有区别的一勾多综式提花织机,全面研究了汉代提花织机的结构、传动和提花原理,最终还原了汉代蜀锦生产的织造技术。此外,我们也基于出土的丝绸织物,复原了大量唐、辽、宋、明、清的纬锦、缎纹纬锦、特结锦等品种的生产工艺。所以,振兴传统工艺,应该包括发掘失传的传统工艺。

  学科建设和传承活动,是传统工艺维持活力的首要途径

  记者:如何才能真正保持传统工艺在今天的活力?

  赵丰:《计划》提出,振兴传统工艺,一方面需要加强传统工艺相关学科专业建设和理论、技术研究,另一方面需要加强传承人的传习培训。后者,我们已经开展了大量工作,但从学科建设和科学研究的层面来看,我们的历史欠账很多。

  传统工艺的研究一直是在科技史的领域里展开的。最有历史和权威的机构是中国科学院的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在全国已有十多个大学有博士和硕士学位点。同时,我们有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和中国技术史联盟,在技术史研究方面,尤其是机械史、纺织史、冶金史、陶瓷史、农学史等,基础都很雄厚,与国际上的技术史联盟相互呼应。目前来说,科技史已经成为一门比较成熟的学科。下一步,我们仍然需要在研究方法上有所拓展,不仅需要加强传统工艺的挖掘、记录和整理,还应强调多重证据法,加强文献研究、图像研究和文物研究,为传统工艺的发掘和恢复提供更全面的资料,让传统工艺能够在现代社会活起来。同时,我们需要好好利用已有的技术史研究基础,结合开展学科建设,继续加强对传统工艺技术的系统研究。

  除了研究,就是工艺的传习,在实践中传承技艺,在生产中传承技艺。《计划》提出,将传统工艺作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实施重点,这是一个极为明智的决定,是让传统工艺维持生命力的有效措施。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程可心)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