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承中创造 在创新中发展

——从北京人艺成立65周年看当代戏剧的中国经验

2017-06-13 09:06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主持人:徐 馨(人民日报编辑)

    对话人:郑 榕(表演艺术家、1958年版和1979年版《茶馆》常四爷的扮演者)

  濮存昕(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表演艺术家、1999年版至今《茶馆》常四爷的扮演者)

  傅 谨(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戏剧理论家、评论家)

  任 鸣(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导演)

  6月12日,老戏《茶馆》再次上演,12场演出票12小时内一售而空。《茶馆》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成立65周年来最为世人熟知的作品,已演出近700场。本轮演出也是剧院为自己“贺寿”的唯一方式。而北京人艺之于中国当代戏剧的意义,不仅仅在于这部《茶馆》。本期文化观象,我们邀请戏剧表演艺术家、导演与评论家共同探讨“人艺经验”,希望对中国当代话剧的发展有所助益。

  ——编 者

  核心阅读

  ●一个人对自己从事的工作是否存有敬畏之心,是否怀有很强的信念,会直接决定自己的“产品”是否具有很强的精神力量

  ●话剧院团有没有能力平衡创作与时代之间的张力,是衡量戏剧新剧目创作水平,尤其是经典创作能力的重要指标,北京人艺的优势正在于此

  ●探索性剧目为北京人艺的风格延续和话剧的“中国学派”增添了新的时代内涵;只要扎根于民族艺术深厚的文化土壤,就可以创作出为当代中国观众喜爱的优秀的话剧艺术作品

  ●现实主义是广阔的现实主义,更重要的是,不管是什么主义,它对已经形成的传统提出了挑战,然后再次从生活出发、从生命出发,这就有可能出现新的创造,甚至是对传统极大的突破

  以1907年李叔同在日本成立春柳社为标志,中国话剧在今年迎来110周年诞辰;从1952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话剧团与中央戏剧学院话剧团合并成为专业话剧院起,北京人艺今年成立65周年。两个时间刻度,标志了“北京人艺”与中国话剧之间炙热而密切的关系。

  《龙须沟》《茶馆》《雷雨》《狗儿爷涅槃》《李白》,焦菊隐、曹禺、老舍、于是之、苏民、林兆华……从最早提出并探索话剧的中国学派,到创造出诸多经典剧目,北京人艺在中国话剧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也浓缩着60多年来中国话剧的起落。每一次对历史的回望,都是对逝去的时光与时光中远去身影的致敬——这是回望的姿态,更是面向未来的出发。

  治艺精神——

  只有大演员没有小角色

  主持人:北京人艺老院长曹禺曾在文章中写道:“北京人艺有很多经验,但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艺术家们对戏剧艺术的痴迷热爱,对戏剧艺术锲而不舍、精益求精的治艺精神。”各位嘉宾对老院长所说的“治艺精神”有哪些体会?

  郑榕:北京人艺演剧的道德传统,是从老一辈那里传下来的。舒绣文大姐在抗战时期就是大演员了,调到北京人艺时级别最高:一级演员。她想演戏,当时排《带枪的人》(1957年)只有群众角色,她说:“群众我也演。”这件事在当时很轰动。1955年,苏联专家来剧院指导排练《耶戈尔·布雷乔夫和其他的人们》,看我个子高就让我演主角,安排大演员刁光覃演小角色,对此刁光覃没有任何意见。在人艺,只有大演员没有小角色。

  濮存昕:哪一行要做好都得有“治艺”精神,这其实就是今天所提倡的“工匠精神”。一个艺术家内心对艺术的热爱是“种子”,社会需求就是这粒种子的天和地,艺术家要把个人的价值实现和社会价值结合在一起。我父亲苏民1946年加入祖国剧团,1949年参与建立北京文工团(北京人艺前身),从配合焦菊隐导演工作、整理焦菊隐导演思想,到带学生、管理剧院、排戏演戏,一生都围绕着剧院、围绕着戏。人艺的老艺术家们一辈子都是这么专注。

  任鸣:一个人对自己从事的工作是否存有敬畏之心,是否怀有很强的信念,会直接决定自己的“产品”是否具有很强的精神力量。刚刚首演的《大讼师》由蓝天野老师导演,他90岁了还在创作,这就是榜样。人艺的演员也是如此,把戏剧看得很珍贵。20多年前,我导演《北京大爷》,林连昆老师每次上场前都要吃降压药,最不舒服的时候从舞台上一下来就要吸氧。还有濮存昕、冯远征、吴刚……他们是影视明星,但更看重剧院和戏剧舞台。北京人艺几十年所传承的不单单是演剧风格,还有这种创作精神。对我来说,戏剧是我生命中最有价值的事情。现在刚刚首演的《结婚进行曲》是我导演的第九十部戏。这辈子有戏排,就没有虚度。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