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从今夜白

2017-09-07 09:1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郑艳

  【新闻随笔】

  入秋的节气里,笔者最喜“白露”。《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曰:“水土湿气凝而为露,秋属金,金色白,白者露之色,而气始寒也。”古人以阴阳五行配之四时,带了些玄妙的意蕴,笔者却独爱这两个字的清净。

  白之洁,露之澈,比雪多了些透亮,比雨多了份神秘,真是循了《诗经·蒹葭》梦幻般的意境:“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无论是求贤若渴的意思,还是求爱难得的意思,都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伤感,显得既向往又迷茫,像极了秋天的感觉:隽美得无法言说,却又伤感得莫名。想来一个人在外游荡的日子,已有10多年了,早已习惯了形单影只。然而,一旦空气变得清冷,最怕的还是按期而至的电话,几句带着乡音的叮嘱,便能将所有的寒意化作热泪。

  节令值白露,正当仲秋时。“一候鸿雁来;二候玄鸟归;三候群鸟养羞”,自然的精灵们更为敏锐地接收到节气更替的讯息,开始为即将到来的严寒奔忙。只不过,这一时的繁荣应该是一年之中最后的喧嚣。当寒气渐起,许多生命都会在肃杀的秋风中由荣而枯、由盛转衰,只余有心之人将诗情画意寄托于良禽羽翼之上,跃向碧霄。

  听闻苏浙一带的茶客十分青睐“白露茶”,因这个时节正是茶树生长的极好时期,既不像春茶那般鲜嫩、经不得泡,也不像夏茶那般苦涩,而是有种独特的甘醇之美。喝罢“白露茶”,还有“白露酒”。旧时苏浙家家以糯米、高粱等酿酒,亦称“白露米酒”。中国酒文化源远流长,古时即有“酒礼”“酒祭”“酒政”与“酒税”,后来饮酒开始与文人墨客结缘,也逐渐与各种节令联系起来,如元旦日饮椒柏酒、端午节饮菖蒲酒、中秋节饮桂花酒。祭祀祖先、奉谀神灵、欢悦人事,是为酒文化的精神内核。

  秋始白露。艳阳依然高照却不再浓烈刺目,聒噪的蝉鸣几乎销声匿迹,喧嚣的荷塘只余残叶待雨,万物经过暑气的炙烤后,也都恢复了安然与宁谧。在怅然若失的墨客情怀裹挟之外,庄稼人迎来了最为繁忙的时节。白露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播种的季节。当一个人在城市中感到迷茫时,笔者偶尔会想象一下乡间,耳边放着只有旋律的音乐,闭上眼,仿佛能够感受到阳光穿透乡间小路旁的大树,斑斑点点地映在葱绿之间,偶尔有风拂过,吹出沙沙的声响。

  露从今夜白。到了一个时间节点,每个人都有自己应该要做的事情。比之年、月、日这些略显单薄的段落,节气更像是一个引领者,不仅给予刻度,更能唤起体认,让人们对这个世界充满数字之外的想象与感悟。

  (作者:郑艳)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