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私法文化的现代价值

2017-10-20 18: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帅一

  当我们追求科学技术上的现代化时,也会将思想文化领域的现代化与之比附,却往往忽略了在关键问题上诸如思想解放等“启蒙”,若以“人性自觉”为标准判断,现代性早已寓于中国传统之中。以契约文化为代表的私法文化,是重要例证。私法的最大特征即在于“私”,这个“私”的本质精神意味着只要交易各方达成合意,官方在所不问。传统中国“官有政法,民从私契”之谓,表明了现代意思自治原则与中国传统契约特征相契合,也就是说以意思表示为要素而发生法律行为并生成有效力的结果,这一连串的法律要件、法律关系与法律意义,在中西法律传统上均被国家与社会所承认。如果说罗马法的复兴 (主要为私法)为欧洲近代工商业蓬勃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制度保障,那么中国传统社会后半段的地区产业分工与产业升级、土地交易与商贸往来表现出越来越繁荣的景象,则要归功于传统中国文化中具有现代性价值的私法文化。

  若要认识主要通过契约交易方式而发生的中国传统私法文化的现代性价值,从个人、社会与国家三个层面观察,也许可以窥探其中的具体情形。

  首先,从个人层面而言,形形色色的契约是当时人们日常生活的真实反映。对契约文本与多元史料所反映的契约关系进行考察,可以看到中国传统契约并非建立了一套以概念为中心的抽象的契约法。契约文书中的表达反映了当事人身份及其在契约中的具体关系,契约文书维系了这种关系。人们可以通过具体关系的变更不断地修正、发展、影响契约关系,从而使契约达到一种反映生活并为人们自身生活服务的运行状态。

  通过对土地契约的分析,可以发现传统中国契约的多样性,实际上是根源于当事人在契约中具体关系的复杂性。在土地所有权分化为“田底”与“田面”两种并行不悖的权利之后,关于“田底”、“田面”的买卖也平行流转下去,互不影响。在交易时,人们会根据自己的不同需要与实际能力而选择“绝卖”、“活卖”或“典”。租佃契约中业主与佃户在缔结租佃契约时,详尽地规定了承租人的各项义务,租佃契约有效期内双方因具体处境的不同而展开一场试图改变已经缔结的契约内容的博弈,这些都有可能体现在产生契约并由契约联结的具体关系中。这些契约的缔结都是缔约方在生活中的具体关系的体现,在经历漫长社会变迁之后才被类型化。

  契约本身是传统时代中国人的一种生活方式,人们通过契约文书来进行意思表达,满足了日常生活所需要的确信与保障,使得稳定的社会秩序可以实现。虽然契约交易行为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一些乘人之危、受胁迫或利诱等情形,但这不会成为人们通过契约文书进行自己真实意思表示的障碍。海量契约文书表明,个人意愿在交易中得到了尊重与认可。这种“自由意志”在所谓“前现代”社会的表达,本没有什么稀奇,不过被冠以现代性的价值再现,也未尝不可。

  其次,从社会层面而言,传统中国乡里社会(主要是熟人关系或者拟制的熟人关系)对于一纸文书所承载的私法关系给予了强有力的文化保障,这既是对于个人意思表示的一种支持,也是对于违约行为的限制。我们可以通过普遍存在的“中人”现象来理解这一问题。“中人”作为契约相对方之外的一类人,几乎存在于每一份传统契约文书之中,他们并不是契约关系所涉权利的出让者或承受者,也就是说,我们在文书中看不出其与正在进行交易的标的有何联系,但他们确是每次交易、缔约行为的参与者,且备受各方重视。无论是将其理解为一种制度还是一种习惯,都会引发人们对其普遍存在的意义产生好奇。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马君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