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礼传家涵育中华优秀家风

2017-10-25 15: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孔德立

  家是社会的基本细胞,也是个人的心灵港湾。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多大年纪,家总是一种牵挂。一个人的文化教养、习惯养成、理想抱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家庭教育的好坏。成就《大学》“三纲领”的“八条目”中,“格物、致知、诚意、正心”是“修身”的准备阶段,“齐家”又是“治国、平天下”的前提。“修身”、“齐家”正处在一个人从不完善到完善、从修己到安人的过渡环节,“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孟子·离娄上》)。无论未来的路有多远,成就有多大,起点都是家,此之所谓“登高必自卑,行远必自迩”(《中庸》)的道理。家对于中国人的意义,不只是生之本、养之本,更是教之本。

  传统家文化熏陶下的家风

  家规、家训、家仪、家礼、家法、家学与家风等标识,构成了独特的中国家文化。家规、家训侧重对家族成员的约束;家礼、家仪侧重仪式、仪节的规定;家法、家学侧重文化的传承;家风则是在家规、家训、家仪、家礼、家法、家学的长期执守中形成的家族风气。家风一旦形成,就具有一定的稳定性,成为家族的文化传统,对家族成员的成长和成才具有重要影响。

  中国传统社会基本上是以宗法为纽带的农业社会,其中,传统农业社会以聚居的世代家族为主要组织形式。在传统的宗族大家庭里,族长具有相当大的权力。与个人有关的活动,如出生、启蒙、入学、成人、结婚、丧葬等人生的重要节点,都是以家庭为单位来完成的。有威望的长者主持家礼与家仪活动。在这些活动中,家族成员共同参与庄严的礼仪,感受血缘维系的家族情感。因此,家礼、家仪既是分别亲疏贵贱,又是以慎终追远、举族同庆、共续家谱等活动增进家族凝聚力的行为。这些活动使得中国人的亲情、温情进一步深化,日渐厚重,使敬天法祖的信仰不断强化,从而使中华文化的根脉延续不断。

  一代又一代的家族成员通过遵守家训、家规,执守家礼、家仪,遵循家法,秉承家学,久而久之就形成家风传统。好的家风集聚为好的社会风俗,家风的败坏导致社会风俗的颓废。通过构筑家风,进而可以构筑起一道牢固的社会风气堤坝。这个牢固的堤坝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通过家训、家规规范人们的行为,使个人行为符合家族与社会的规范。为了使全社会形成良好的教化传统,很多家规、家训悬挂在祠堂,镌刻于牌坊、石碑,“书于竹帛,镂于金石”(《墨子·兼爱下》),不但使当时的人耳濡目染,又传之后世,通过世代的重复与坚守,让子孙后代延续优良传统。

  诗礼传家成就知行合一

  孔子开创了“诗礼传家”的家文化,开启了中国诗礼家风的传统。曲阜孔庙东路有一处建筑,名为诗礼堂,其原址就在孔子故宅的范围内。“诗礼堂”源于《论语·季氏》篇孔子与儿子孔鲤的一段对话。孔子问鲤:“学诗乎?”鲤回答:没有学。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过了几日,孔子又问鲤:“学礼乎?”鲤回答:没有学。孔子说:“不学礼,无以立。”人们所熟知的“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就出自孔子庭训的典故。这也是中国有代表性的家风——诗礼家风的出处。

  为什么孔子教导儿子要学诗学礼。这要从古代的教育与社会价值体系说起。孔子整理六经,传承了夏商周三代流传到春秋时代的主要文化与知识体系。《周易》《春秋》对于一般人较难一些,但是,《诗》《书》《礼》《乐》对于常人来说都是要掌握的。诗书与礼乐代表两个体系。诗书属于知识体系,礼乐属于行为体系。诗书既是古代知识体系的积累,也是传统文化的记忆、文明根脉的延续。不懂诗书,就缺乏传统经验,无法与人对答。不懂礼乐,就没有了规矩之道,什么时候行什么礼、奏什么乐、做什么事、该怎么做。不懂这些规矩,当然不会做事,无法进行社会交往,或者一做就错。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马君豪)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