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京剧表现“两弹一星”的壮阔历史

2017-10-27 10:1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彭维

  20世纪50年代,我国“两弹一星”事业在艰难中起步,一批海外留学归国的科研精英,从四面八方汇集于祖国西北荒漠,开始了一项惊天动地的伟业。这批人在艰苦卓绝的戈壁大漠中,以惊人的速度实现了我国原子弹、导弹、卫星从无到有的跨越式发展,震惊寰宇……曾经精彩绝伦的个个瞬间,曾经激昂不已的种种情绪曾在银幕上得以成功展现。那么,京剧呢?京剧可否表现这壮阔的历史、恢宏的业绩?

  2014年,“两弹一星”题材被国家京剧院列入创作选题并开始前期立项策划,其后陆续派出创作小组进入酒泉、马兰、西安、北京等地深扎采风,着手准备这一科研题材的案头创作,项目从策划到完成3年有余。

  众所周知,传统戏、新编历史戏已具备一整套表现古代生活、古代人物的表演程式,而革命历史题材的现代戏则经过摸索、实践,继之海量上演,业已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新的表演程式,再经数十年的推广与培养,为广大观众所接受和认可,也形成了表演者与观演者之间灵犀相通的种种“玩意儿”。院团创作现代戏如果选择相对成熟的革命历史题材,成功的概率自然远胜“出圈”的新鲜题材。然而作为国家院团应该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一个伟大的时代,讲好恢宏大气的国家故事、感人肺腑的社会故事、励志进取的个人故事,是应尽职责与光荣使命。何况现代戏不单单是革命历史戏,万花筒式的广阔现实生活殷殷期盼被发掘、被提炼、被再创作。在戏曲表演中以程式来概括和表现貌似无穷的生活,这是艺术的规律,有限的艺术手段通过变形、实验,相对固定,新时代、新生活、新气象翘首期盼新形式、新技术,期待艺术创作的勇气与智慧给予全新的表现与凸显。

  以“两弹一星”为题材的《横空出世》立项经历种种犹疑不无道理。既以“两弹一星”为内容,相应地舞台表现形式对于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的具象期待,对于生硬难解的科研攻坚难题的解答过程自然呈现,对于学贯中西、满腹新知识新思想科研精英独特形象的想象,都会提出无可比拟的新要求、新期待。剧中汽车拓荒、机器轰鸣却必是一番新景!编创者将火热的建设场景分解为生活中最常见的挖土、挑担、夯石、压路等分镜头,在舞台调度上分表演区分组进行,解放军战士骋怀于大漠戈壁,情境慷慨、干劲十足的建设图由此拉开序幕。

  如果说战风沙、刨戈壁、忍饥饿、挨困苦的表演尚有部分可资借鉴的经验与手段,那么与科技发展争分夺秒,与欧亚列强角智慧的竞争却并无捷径可循,抽象概念、理论如何“象形”,思想新锐的科学家如何形象,这是《横空出世》面临的新问题,也是创作的着力点,更是作品成功的关键。前文描述的序幕系解放军建设群像,而第三场收尾的“算盘舞”则是科研人员的群舞展示,在编创上体现了较新的创作理念。“算盘舞”音乐设计极大地强化了珠算拨打之声,衬以较为现代的电子音乐旋律,巧妙地糅合了京剧板鼓的强烈节奏感,再配以跳跃流动的多媒体投影设计,早期计算机数据的“0”“1”纵横排列变化图案与武戏演员技巧展示浑然一体,高科技的神秘炫幻与京剧技巧的可观可感得以有机呈现。

  《横空出世》以归国科研人员陈鸿光为第一主角,由文武老生杜喆担纲,演员条件全面,曾主演《智取威虎山》《沙家浜》《平原作战》等经典现代戏,具备丰富的现代戏表演经验、独到的现代戏表演体验,并在新创剧目《温世仁》中塑造了新时代成功商人的形象。为演好陈鸿光,杜喆与主创团队为发挥其表演优势,没少“叠褶”,在典型的【高拨子】音乐中巧妙安排了“抢修冷爆设备”情节,唱腔优美,表演精彩,整体调度且歌且舞,技巧惊人而真情感人。杜喆在这场的表演中很好地化用了《洗浮山》等绿林剧中的技巧,将传统戏中侠义英雄们敞穿的褶子换成陈鸿光的斗篷。为突出舞台表演效果,对斗篷作了相应改良,衣料材质更软而垂度加重,略长于风衣,更显出表演的幅度洒脱,尤其连续一圈旋子表现风沙卷人的困窘境况更是形神兼备。陈鸿光的助手由优秀青年武生演员王熔基饰演,两人在舞台上始终保持着适宜得当的距离空间,各展其技,在典型的音乐板式中赋予丰富的节奏变化。诚如演员自己分析,现代戏的表演,一招一式必定是化用中的创新,山膀、云手等形不必有,而神却不能丢。

  风起云涌的国家故事勾连热血赤诚的个人故事,艺术创新的滔天巨浪迎面击来,《横空出世》创作始于主题、故事、人物,而结果却很可能推动剧种艺术表现手段的崭新发展与进步。院团创作自然也可以平稳保守,顺水行舟,而自觉地、主动地接受挑战,选择一个以全新矛盾结构的、塑造崭新人物群像的、拓展非比寻常场景的、表达时代集体情绪的选题、难题,终归也将带来新的瞩目与期待。

  (作者:彭维,单位:国家京剧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