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荒城纪》:看似荒诞不经实则寓意深刻

2017-11-27 09:47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李博

  由徐啸力导演,斯琴高娃、褚栓忠、郝星棋、李畅、高军、韩三明等主演的电影《荒城纪》讲述了一个寓言式的故事。20世纪30年代,国民政府开展“新生活文化运动” ,提倡学文字、习礼仪、懂廉耻。在中国山西渠县,有一个偏远的村庄——李庄,李庄的保长在去县府筹措救济粮的时候,他嫁给县长的女儿告诉他,响应政府号召,建个“礼义廉耻堂” ,不但能有救济粮,还会有一大笔钱。保长在其固有的宗族文化思维影响下,由于方言发音相同,错误地将之理解为为村里的寡妇李忆莲建个“李忆莲祠堂” ,由此引发了一系列“乌龙”事件。

  “荒城,荒芜的不单单是一座城,剩下的,是困在荒城里这群麻木的人心。悲怆的是,他们还在等待,处于对‘待到楼高竣成之日,继以朱砂填白,便可高召门楣’的期待之中。 ”导演徐啸力曾这样解释《荒城纪》的内在含义。在影片中,将“礼义廉耻堂”误听成“李忆莲祠堂”后,保长和族长继续琢磨国民政府的意图,认为给寡妇李忆莲造祠堂是为了宣扬“忠贞” ,为了进一步找到依据,他们更是将“蒋中正”听成了“讲忠贞” ,从而引发了悲剧的深化。

  “在新旧文化与制度的碰撞和交替下,一系列悲剧事件接连发生。在悲剧的背后,值得我们思索的还有很多。 ”在近日由《电影艺术》编辑部主办的《荒城纪》观摩研讨会上,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李准如是表达了自己对影片深度的肯定。李准认为, 《荒城纪》以黑色幽默的方式犀利地展示了一个看似荒诞不经实则寓意深刻的故事。“从表层来看,影片讽刺的是国民政府提倡的‘新生活文化运动’ ,揭露了蒋介石打着维护民族文化旗号加强其精神统治的本质。就深层而言,影片则对封建文化糟粕进行了猛烈的抨击。 ”李准认为,影片传达出了这样一种态度:注重宗族传承、维护伦理纲常、讲究礼义廉耻本身是十分正确并且应当继承发扬的,但绝不能让这些观念走向僵化甚至反动,成为扼杀人性、压制自由的工具。“一旦祖宗之法、家族之法高于国法,甚至代替了国法,那么宗法制度无疑就会成为反动的文化势力。 ”李准表示。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向云驹进一步展开了李准探讨的话题。“礼义廉耻是优秀的传统文化,为什么在国民政府时代就会变成‘吃人的礼教’ ?这是因为任何文化都具有时代因素,国民政府的腐败和无能,导致优秀的传统文化展现出了糟粕的一面。 ”向云驹认为, 《荒城纪》是一部有思想深度的影片,它证明了旧时代必须得推翻,新时代必须要建立。“共产党建立新中国,是因为我们需要现代的治国理念,需要人道、需要法治,这都是那个黑暗的旧时代带给我们的启示,也彰显了历史进步的规律性和必然性。 ”

  仲呈祥、李道新、梁明、高小立、李春利、胡建礼、朱玉卿、王纯等与会的专家学者也对《荒城纪》给予了较高评价。“寓言是审美创造的高等境界, 《荒城纪》在寓言式的故事中完成对主题的阐释,表达了以导演为首的主创团队对那段历史的审美发现,也展现了他们的思想深度与艺术功力。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坦言,最优秀的电影艺术家首先都是思想家。“如今一些电影尽管取得了票房成功,但思想空洞,迟早会被历史淘汰。反观《马路天使》 《一江春水向东流》 《天云山传奇》等名留影史的影片,无一不是将有思想的艺术与有艺术的思想相结合的佳作。 ”

  “这部影片凝重悲情,将毫不张扬的黑色喜剧以写实的手法牢牢地镶嵌在主线之中,做到了笑中含泪,且充满讽刺意味。 ”北京大学教授李道新认为, 《荒城纪》作为徐啸力的导演处女作,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他将对民族、文化、历史的反思与黑色喜剧的类型模式相结合,在历史纵深中探讨当下现实性问题的创作态度与创作方法,值得肯定和赞赏。 ”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