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索玛花开》:不回避扶贫中的矛盾

2017-11-28 09:35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吴月玲

  凉山州悬崖村的第一书记帕查有格是这么评价这部反映扶贫干部的电视剧《索玛花开》的:“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一些村民的影子,我们自己都会不自觉地对号入座。而且我还会想如果我遇到了这个事我应该怎么解决。 ”因而他有时候一集看完后,迫切地想看下一集,看剧中的女第一书记王敏是怎么解决问题的。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向世人宣布:“脱贫攻坚战取得决定性进展,六千多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贫困发生率从百分之十点二下降到百分之四以下。 ”在这些数字的背后,是党带领全民族走向共同富裕的决心,背后留下了19.5万名扶贫第一书记、77.5万名扶贫干部奋斗的足迹。

  《索玛花开》近日在央视一套播出。故事从外出打工的彝族小伙子木呷顺手一拍家乡美景,引起了网络轰动说起,到谷莫村任职的第一书记王敏,为村子的开发建设而来,却与木呷误会连连、矛盾重重。在随即而来的一系列宣传、建设和持续开发的工作中,两人共同为村寨的日新月异、周边地区的深度发展而继续奋斗着。这部电视剧讲述了彝族青年木呷从上访户到致富带头人的转变过程,讲述了谷莫村的彝族群众在党的带领下从矛盾重重到同心协力,从“给靠要”到自觉自动,甩掉帽子,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的感人故事。

  全国有14个连片特困地区,其中11个在彝族地区,凉山彝族自治州是这11个里面最苦最穷的,也是国家民委和国家发改委共同认定需要重点扶持的三个自治州之一。同样是来自凉山州的第一书记,雷波县箐口乡大堡村的第一书记陈赟也在追看这部电视剧,她在中国电视艺委会召开的电视剧《索玛花开》研讨会上说,这部电视剧给她的第一个感觉是很接地气,例如剧中村民们通过数洋芋来计票等都是真实的。而剧中王敏对木呷推心置腹说的一番话更是击中了目前扶贫工作中的核心问题。王敏对木呷说:脱贫攻坚并不是说对自然和环境怎么样改造,最重要的是要战胜内心。陈赟深有感触地说:“我们凉山是深度贫困区,不仅仅是在说我们凉山的环境有多差、条件有多艰苦,更多的是贫困群众的思想观念没有转变,这才是真正的深度的贫困。 ”像她所在的大堡村今年刚刚参加贫困村脱贫验收,在验收当中她也能感觉到老百姓仍然有这种心理,一方面穷怕了,另一方面他们不愿意承认脱贫,觉得脱贫后可能国家的扶持政策就会减少,他们有这种担忧。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李准提出要辩证地看待精神与物质的关系。“精神可以脱离物质相对的独立,但是总体来讲,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说,没有基本的物质基础,民族尊严无从谈起。 ”他说,剧中表现的大凉山人在物质上有一部分人进了城,他们在精神上也走出去了。在精神上走出了大山,走入了网络化的生产和发展。而且,在市场经济中找到了自己的尊严。他说,电视剧里王敏带领村民通过一系列的建卡、修路、建网站、开漆器厂、发展旅游,最后发展可视网络生态农业等等,从落后的生产方式,一下子到了利用网络现代化指挥生产和营销。如果说是新中国的成立使藏族、彝族等少数民族,一下子从奴隶制到了社会主义制度;这次精准扶贫实现同步进小康,是把少数民族从小生产一下子推进到一种现代生产方式,这又是一次历史的跨越。

  可贵的是电视剧并没有回避在扶贫工作中的矛盾,一开篇就集中在了村民们为了争当建卡户吵得不可开交,王敏接替其男友来到谷莫村当第一书记,如何公正地评定建卡户同时纠正村委会主任沙马巫萨在此事上营私舞弊的作风,成为她上任的第一个课题。作为经济学博士,她用大数据,把村民的收入都调查得清清楚楚,用数据说话。之后,她分析了谷莫村的自然条件,地少、坡多,而且在山里,交通不方便,很多年轻人外出打工去了,以及彝族人还存在旧的、落后的习俗,造成了谷莫村的困境。对于造成贫困的各个因素,她都想办法各个击破。办幼儿园、修路、成立股份公司、做电视台等等,做了大量实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向云驹认为,王敏是以往不多见的女性形象,她有第一书记的担当,她知识丰富,她的开拓性、创新性、强烈的责任心,不落俗套又不过于世故,有丰富的经验,有胆识,有时不我待的气势。以往的电视剧里,为自我而奋斗的青年人形象不少,但是像王敏这样,为别人脱贫而奋斗的人还不多见。

  导演王伟民提到他请了300多名当地的彝族演员参加告别扶贫干部的一场戏的演出。这是扶贫干部完成了给当地“摘帽子”的工作要离开这里的场景。当演员开始演戏的时候,在场的300多名彝族的群众全部哭了。王伟民说:“他们是真哭,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就是这种东西感染到我们剧组所有的工作人员,我们全部潸然泪下。他们把这场戏当作真的,他们觉得扶贫干部带来的是美好的生活,他们的感情都是发自内心的。 ”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