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猎场》大结局 评论:往人性深处开掘的职业剧

2017-12-13 10:36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高艳鸽

  电视剧《猎场》:往人性深处开掘的职业剧

 

  11月6日至12月9日,国内首部关注猎头行业的电视剧《猎场》在湖南卫视播出。该剧由曾执导过《潜伏》 《借枪》等口碑好剧的姜伟编剧导演,胡歌、孙红雷、张嘉译等众多实力派演员加盟演出,使其播出前后均收获了很高的关注度和话题热度,尤其是在播出期间,关于剧中的一些剧情走向、角色设置和人物选择等,也在网络上引发争议。

  姜伟表示,自己力图做到每一部作品都区别于此前的作品,“至少要做到一点点创新” 。 《猎场》是一部关注当下社会的现实题材电视剧,时间跨度长,由多个不同的单元故事构成,人物众多,以胡歌饰演的郑秋冬十几年的个人奋斗和成长为主线,串起了时代发展进程中的社会众生相,多处情节都有极强的假定性和戏剧性。这些都成为该剧播出后,引发热议甚至争议的原因,也证明了其本身具有很大的解读空间。在该剧收官之际,中国电视艺委会在北京举办了《猎场》专家研讨会。

  它就像社会的一面镜子

  在清华大学影视传播中心主任、教授尹鸿看来,近几年国内的行业剧很多,涉及教育行业、医疗行业、律师行业等,关注猎头行业的《猎场》的出现,填补了中国行业剧的一个空白,为行业剧开辟了一个新的空间。“猎头这个行业电视剧很少涉及,而且大多数人也不太熟悉。 ”尹鸿说,“因为这个行业比较特殊,接触的都是社会高端人力资源,所以《猎场》展示了当代社会里的中上层社会阶层,让观众看到了这一阶层的生活、价值观和人生选择。 ”

  当下国内的职场戏以女性为主角的居多,同时近年来涌现了一批以《甄嬛传》为代表的“大女主戏” 。尹鸿表示,从戏剧形态来看, 《猎场》作为一部“大男主戏” ,讲述了郑秋冬作为一个男人的成长。“他原本是底层的小人物,进过监狱,受过挫折,经受过各种磨炼,最后成为一个在道德上近乎完美的人,而且观众都接受了这种完美。 ”尹鸿表示,“所以该剧完成了很强的正面价值观传达,在道德上有很好的引领作用。 ”

  在《猎场》讲述的郑秋冬的4个“猎人”的故事中,尹鸿认为最精彩的是曲闽京的故事。“曲闽京的处境让很多人感同身受,很多人在生活中都像他一样面临抉择。故事中的很多细节,都道出了我们当下面临的困惑,所以好的电视剧就像是社会的一面镜子。 ”

  借探讨曲闽京,尹鸿也表达了对郑秋冬这个角色的看法。在他看来,和曲闽京等多个在不同段落里出现的角色相比,郑秋冬这一主角反而不如他们让人印象深刻。“出现在不同段落里的主要角色,他们所处的戏剧情境的合理性和在那个环境中行为的合理性更完整,但郑秋冬的历程太长,变化更多。变化一旦多了,有时就会跟情境的合理性‘打架’ ,所以就不如其他角色刻画得那么准确。 ”

  尹鸿将郑秋冬与《潜伏》中的余则成作比较。“在《潜伏》中,余则成所有的行为都非常准确,但《猎场》中郑秋冬做出的一些选择,是为了戏剧情境,而不是这个人物本身会做出的选择,所以从艺术形象的完成度来看,他可能不如余则成那么有立体感” 。

  与自我的冲突是高级的戏剧冲突

  “ 《猎场》聚焦猎头公司,关注大都市的年轻白领、金领在职场打拼、追逐梦想的故事,人物新、叙事手法新。 ” 《文艺报》艺术部主任高小立将其定位为“集商战、言情于一身的都市题材电视剧” 。“猎头公司‘猎’的是人,猎场考验的就是对人的判断是否准确,而人本身是最难揣测和评估的复杂体,这就使剧中人物有了很大的施展空间,由此上演了一场场职场暗战。 ”

  高小立表示,作为一部职场剧, 《猎场》对人物职业背景的挖掘非常深入,将大量关于金融、风投、互联网+等诸多领域专业性极强的内容,通过剧中演员毫无违和感地展现给了观众。同时,主创塑造了在职场中打拼的各个阶层的年轻人,从教育背景、心态、人格等诸多方面进行刻画,使这些形象生动而鲜活。

  “ 《猎场》对人物心理的刻画非常细腻,始终在挖掘人物的内心,往人性深处开掘。 ”高小立举例,比如郑秋冬在面临金钱诱惑时的纠结,到最终的拒绝,都很好地诠释了人性深处的自我斗争。在她看来,这种同自我内心的冲突和抗争,才是高级的戏剧冲突。“郑秋冬从失败潦倒、违法犯罪,到战胜自我、事业成功,再到帮助别人、揭露丑恶,我们看到了一个秉性善良的年轻人的自我救赎和人格升华。 ”高小立说,“作为一部文艺作品, 《猎场》写出了人心灵深处的东西,体现出了人文关怀,也证明了该剧的价值。 ”

  高小立也感受到了《猎场》主创在剧中想要表达的东西其实是特别多的。比如通过讲述陈修风和葵黄夫妇20年的风雨历程,以及两人之间的不离不弃,来致敬真爱;通过讲述喜剧演员于成飞成名前后的转变、娱乐网站主编讲述网剧拍摄时“没有剧本只有大纲”等,来影射和讽刺当下影视市场的一些怪现状。她也提出了该剧的一些不足之处。“前半部分节奏感很强,剧情紧凑,但到了后半部分‘猎’人的剧情,就稍显拖沓,而且有大量人物长时间的对话,削弱了推动剧情发展的矛盾张力。 ”

  一部都市剧与观众间的微妙关系

  作为剧中的女一号,罗伊人这个人物形象在该剧开播之后,因为其传奇的经历和起伏波折的命运,也颇受观众热议。影评人李星文看完这部剧,在感到很过瘾的同时,也对女主角形象的塑造有一些不满意。“她经历过命运的起伏,但似乎每段生活在她身上都没有留下太多影响。这个人物看起来有点太过云淡风轻、宠辱不惊了。她身上的隐笔似乎太多了,我总觉得对她看不真切。 ”他表示,“这个人物在逻辑上是可以自洽的,但作为电视剧来说,她好像一个不完整的拼图。作为女主角,她的形象有些模糊。 ”

  李星文坦言,创作当代题材剧难度很大,原因之一就是观众对此的宽容度有限。“观众在看古装剧和年代剧的时候,他们可以相信一些看上去不那么真实的事情,但如果看当代剧尤其是当代都市剧时,有网络话语权的观众通常是基于自身的日常生活经验和感受来评判一部剧。所以如果他们稍有不适,就会有排异反应,不太容易接受戏剧的假定性,这导致他们喜欢展开关于‘三观’的探讨,而这往往也是网络评论中最为激烈的。事实上,《猎场》播出期间,观众在这个层面上的探讨是非常多的。 ”

  所以在李星文看来,一部当代题材电视剧的创作,通常安全的做法就是在公共认知的领域和范围内做文章,大多数剧目的主创目前也是这么做的,所以很少有刻画特别的行业和个性人物的、很少有去冒犯很容易被冒犯的观众的。李星文表示,“从这个角度来看《猎场》 ,它在题材、台词的写法、人物设定、故事的推进等方面,多多少少都是有自己的尝试和探索的,甚至可以说是跟观众有交锋的。 ”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