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世界文学观念的百年演进

2017-12-19 16: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洪涛

  中国的世界文学观念,在晚清民初萌芽和逐渐成型,并随着中国社会和文学的发展不断演进,在迄今100多年的时间里经历了六次重大的变化,现在正处在新一轮的转型当中。梳理这百余年中国的世界文学观念史,对于构建基于本土经验的世界文学理论体系,更好地推动中国文学与世界融合,进而发挥对世界文学的引领作用,具有重要的意义。

  中国世界文学观念演进的第一个阶段是晚清民初。在这个时期,中国第一次开始以超出民族、国家界限的眼光看待文学,并以外国文学,尤其是西洋文学作为标准,衡量文学的优劣;也第一次在这种参照中,生成了中国文学的观念,确立了中国文学与世界文学之间对比、对立的关系。这个时期对世界文学内涵的理解是功利性的,并没有充分建立“杰作”、“经典”这样的概念。在世界文学观念的形塑及相关实践活动中,梁启超、王国维、陈季同、黄人、林纾、鲁迅等人的贡献尤为重要。

  第二个阶段是从五四新文化运动兴起的1915年到20世纪20年代末。这个时期,受外部影响,中国作家开始从人类共性的角度理解世界文学;世界文学史和世界文学名著的观念开始形成,欧洲文学被树立为世界文学的典范;世界文学与中国文学的关系,被理解为先进与落后、原创与借鉴的关系。这个时期对世界文学观念构建作出突出贡献的有茅盾、郑振铎等。尤其是郑振铎,更成为中国最早系统论述世界文学观念的学者。他于1922年发表的《文学的统一观》一文,把人类文学看成一个统一的整体,认为这种整体性来自于“人类本能的同一观”,来自于文学是“人类全体的精神与情绪的反映”。文学虽有地域、民族、时代、派别的差异,但基于共性,文学具有了世界统一性,这就是世界文学。这样的世界文学观反映了五四新文学渴望与域外文学建立广泛联结,从“人类性”的高度思考民族文学发展方向的思想。

  第三个阶段是20世纪30—40年代。这是一个世界文学观念向多层次、多面向发展的时期。首先,前一个时期形成的世界文学史和世界文学名著的观念开始大量应用于实践并不断深化和拓展,其结果是许多世界文学通史类著述和世界文学名著选出版。同时,世界文学观念开始在大学教育体制中得到落实,世界文学学科初步形成,这包括相关课程的开设,以及相关学科理论的阐释等。这方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西南联大等高校是先行者,朱自清、闻一多等人贡献最大。

  在这一时期,苏联“世界进步文学”的观念开始被译介到中国,并产生了重要反响。这包括中国作家参与、由苏联主导的国际革命作家联盟及其创办的《国际文学》刊物的相关文学活动。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背景下,中国作家与世界文坛建立了前所未有的密切联系,中国文学开始真正融入世界文学大家庭,与其同呼吸、共命运。

  也是在此背景下,前一个时期建立在世界主义基础上以普遍人性为核心的世界文学观念,被置换为以民族、国家为核心的世界文学观念。茅盾在《旧形式、民间形式、民族形式》(1940)一文中认为,民族文学是世界文学的基础,而世界文学是民族文学发展的必然结果。1943年,闻一多写了《论文学的历史动向》,其中讨论了四大古老民族在世界文化形成中所起的本源作用,论述了这四大古老民族(中国、印度、以色列、希腊)从分途发展到相互融汇,进而形成世界文化的过程。闻一多在这里所说的世界文化,可以被置换为世界文学,这其实是以民族文学为基础的世界文学史观,也反映出中国学界对于世界文学的理解和建构更加具有主体意识。

  第四个阶段是20世纪50—70年代。世界文学观念在这个时期有过两次重要的实践。一次是以苏联文学为核心的“世界进步文学”观念的实践,这一观念起源于20世纪30年代。在1954年12月召开的第二次全苏作家代表大会上,时任苏联作家协会副总书记吉洪诺夫在其为大会所作的题为“现代世界进步文学”的报告中作了系统阐释,并被落实到对苏联文学、其同盟国文学及世界左翼文学关系的阐释当中。当时中国文学界对此以极大的热情加以宣传,并应用到世界文学教育体制和教学实践当中。第二次重要实践,是积极参与一系列亚非作家会议,大量译介亚非文学作品,阐述亚非文明、文化和文学对世界文明、文化和文学的贡献。这一实践的意义在于,它将中国的世界文学视野扩展到东方文学,东方文学作为世界文学重要一极的观念已然成型。

  第五个阶段是20世纪80—90年代。这个阶段的世界文学观念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即“走向世界文学”。由曾小逸主编的《走向世界文学——中国现代作家与外国文学》一书的导言《论世界文学时代》中对此有系统表达。这篇导言依据文学的交流方式和总体结构的演变,将全球范围内文学的发展划分为四个阶段,勾画了人类文学从区域、民族,逐渐向一体化的世界文学演进的历程,把各民族文学之间的交流与融合看成世界文学发展的大势所趋。这反映了这一时期的中国文学渴望打破自身的状态,汇入世界文学大潮。而学习、借鉴外国文学的先进经验,则被描述成中国文学繁荣发展的有效途径。

  世界文学观念发展的第六个阶段是21世纪以来这十多年时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速发展和中国综合国力的大幅提升,国家对中国文化“走出去”和一带一路建设的持续推进,中国文学的不断壮大和国际影响力的日益增强,中国学术界又掀起了新一轮世界文学理论研究的热潮。这个时期,我们的世界文学观念还在形塑当中,有两个重要的观察点值得注意。

  第一,中国文学与世界文学的关系,正在从吸收、引进、跟从,向域外传播转变。这种转变能否在将来与亚洲、非洲崛起的文学力量汇合在一起,成为有效改善文艺复兴时期以来以西方文学为中心的世界文学体系的有效力量?

  第二,世界文学与比较文学的关系。过去几十年,基于区域和全球范围的世界文学研究和相关理论探讨,一直存有争议,其在比较文学学科理论中,基本上只是一个概念的存在。而现在,人们已经开始认识到这一研究的价值,正如文学理论热、文化研究热和中西方文学关系研究热曾经对比较文学学科理论产生过巨大推动一样,相信世界文学研究一定能够对比较文学的现有格局产生积极的影响。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