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湖古笛:聆听来自远古的乐声

2018-01-10 09:18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张居中

  从1984年9月主持贾湖遗址第二次发掘开始,我的人生就进入到30多年的贾湖研究生涯,而贾湖骨笛的发现与研究,最令人激动与感慨。

  1986年“五一”节刚过,贾湖遗址第四次发掘正在继续紧张进行中。负责发掘23号探方的技工贾分良喊我们过来观看刚刚清理出的78号墓,该墓主人头部和部分上身被其他墓葬打破不存,唯腰部以下保存尚好,股骨外侧有两段骨管,均稍残,在其一侧管壁见有七个圆形穿孔,看着很像“笛儿”,也很像箫,这是此类器物的第一次面世。

  这究竟是不是乐器,什么乐器,用什么制作的,能不能吹奏,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这显然需请音乐家、考古学家进行权威专业的鉴定。当时我们就暂时按“穿孔骨管”来登记记录。第一次出土的这支骨笛后来调拨到中国历史博物馆,现被国博收藏。

  1987年春,贾湖遗址进行第六次发掘,同样是5月的一天,在清理第282号墓时,发现该墓墓主人左股骨内侧放置一支完整无损的“穿孔骨管”,管身上有七个大小完全相同的接音孔和一个不知有何作用的小孔;左股骨外侧还放置一支断了三节,并打了六组缀合孔的同类器。这支骨笛保存最好,毫无残缺,而且油光发亮,显系长期把玩所致。此次发掘,还有甲骨契刻符号等重要发现。发掘结束后,为了确认贾湖“穿孔骨管”的乐器属性,以及甲骨契刻符号的性质,我们携带贾湖M282:20骨器以及主要契刻符号标本来到北京,先后请教了胡厚宣、张政烺、苏秉琦、俞伟超、张忠培、严文明、李学勤、高明、裘锡圭等先生。同时与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的萧兴华约好见面。萧先生见到这件骨器大吃一惊,因为它的构造和新疆哈萨克族的吹奏乐器斯布斯额(汉名应为直吹木笛)、新疆塔吉克族的鹰骨笛极为相似,认为它就是一件乐器。为了确定这支骨管能否吹出乐音,萧先生当即带我们到中央民族乐团找到刘文金团长,当时中央民族乐团管乐声部正在排练,在排练休息时召集管乐声部的好几位先生来试奏,但只有笛子演奏家宁保生首先用斜吹的方法吹出了它的基本音阶,这一结果使在场所有人都受到很大鼓舞,贾湖“穿孔骨管”的乐器属性确定无疑!

  萧先生对此非常重视,1987年11月约定黄翔鹏、童忠良先生及徐桃英、顾伯宝工程师前往郑州,对这支骨笛进行音序的测试。萧先生还和徐桃英分别用斜吹的方法吹奏了上行和下行的音序,又分别吹奏了河北民歌《小白菜》的曲调,相当准确的音高和坚实而又嘹亮的音色,使在场的人大为震惊,我们听到了八千年前制作的骨笛发出的动人乐声。

  经过认真分析和研究,当时对M282:20号骨笛得出两条初步结论:一、舞阳出土的骨笛具备音阶结构,是乐器。二、它可以吹奏旋律,是我国音乐考古史中出现最早的吹奏乐器实物,这也是我国任何典籍上都未见记载的乐器实物。

  骨笛制作所用的是什么骨料?遗址中有一件骨笛的半成品,一端骨关节已锯掉,另一端还没锯,经我国著名鸟类专家计宏祥先生鉴定,为丹顶鹤尺骨。你难以想象8000年前我们的祖先有着怎样高超的技术,精准地制作出这样的乐器。

  2001年和2013年,贾湖遗址又先后进行了第七、第八次发掘,其中又各出土了十多支骨笛,使遗址出土的骨笛达到四十多支,大多七个音孔,个别有两孔、五孔、六孔或八孔,皆以鹤类禽鸟中空的尺骨制成。它们的制作时代为距今9000—7500年,从早到晚可以吹奏出完备的五声音阶、六声音阶至七声音阶,为我们复原那时人类的精神生活提供了最直接的材料。

  1999年,在王昌遂先生的推介下,贾湖骨笛的发现与研究被世界著名杂志《自然》以封面文章发表,产生巨大影响,当时世界上几乎所有著名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贾湖骨笛的发现已被很多大学收入考古学教科书。

  (作者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教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