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陋室”中的茶酒香

——刘禹锡诗歌创作中的茶与酒

2018-01-16 15: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青

  中国饮食文化发达,孔子在《礼记》中讲“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肯定了饮食在生活中的基础地位。但历史上有关饮食的研究一直以来就相对薄弱,清人博明在《西斋偶得》中感叹:“由今溯古,惟饮食、音乐二者越数百年则全不可知。”然而从中唐开始,对饮食的相关记载大量增多,从中展现出饮食思想不断深化和审美品位逐渐提高的特征。除了饮食专著从中唐开始出现,涉及饮食题材的诗歌也不胜枚举,刘禹锡作为中唐的重要诗人,在诗歌写作中有意或无意涉及茶和酒,既是这两种物质发展的结果,又是时代风气的具体反映。

  唐初,饮茶在南方成为风习,茶树种植也相当普遍,但北方尚未蔚然成风。中唐以后,北方伴随佛教的盛行以及有关茶事专著的相继出现,出现了“风俗贵茶,茶之名品益众”的趋向。以茶会友是刘禹锡日常交往的方式之一,因此他描写茶的诗歌很多,并且反映出当时茶事的精致和典雅,最为著名的便是《西山兰若试茶歌》。这首诗描写了采茶、烹茶、饮茶的过程,全方位地展现出茶事精致的艺术性。“斯须炒成满室香,便酌沏下金沙水”表现出烹茶时对水的考究。“骤雨松声入鼎来,白云满碗花徘徊”谈的则是候汤,这也正是唐代茶事中对时间把握最精妙的地方,贺裳评此句“令人渴吻生津”。刘禹锡诗歌中涉及茶题材的都极爱写候汤,如《送蕲州李郎中赴任》“薤叶照人呈夏簟,松花满碗试新茶”;《尝茶》“今宵更有湘江月,照出菲菲满碗花”。唐人对茶汤时间的把握要求很高,《茶经》中写“井取汲多者。其沸如鱼目,微有声为一沸,缘边如涌泉连珠为二沸,腾波鼓浪为三沸,已上水老不可食也。……华之薄者曰沫,厚者曰饽,细轻者曰花,如枣花漂漂然于环池之上。又如回潭曲渚,青萍之始生;又如晴天爽朗,有浮云鳞然”。刘禹锡的这句诗正是对《茶经》五之煮最高境界的诗意描写。可以说,饮茶不自中唐始,但自中唐起,茶便有了标格,或者说品位。

  茶之所以在中唐成为诗歌的题材之一,正是由于茶与士大夫精神特性之间已经建立了联系。饮茶并不是为了止渴,而是通过品茶,从中寻觅美感,寄托思想感情和追寻人生真谛,因此会尤为注重环境的幽雅,并引入吟诗、观画、参禅、问道等高雅活动,风流而清高。

  酒自发明之始,就与文学有解不开的因缘,自《诗经》起,中国文学就处处流淌着酒的芬芳。唐代的饮酒风气始终高涨,中唐亦是如此,酒趣总是能激发出诗人的诗兴,酒与诗的联系密切,便能真实细腻地反映酒的文化,展现当时的嗜酒风尚与酿酒技术。

  刘禹锡《戏赠崔千牛》“学道深山虚老人,留名万代不关身。劝君多买长安酒,南陌东城占取春”,正是唐人嗜酒风尚浓厚、酒肆业取得极大发展的反映。唐人的嗜酒风尚在刘禹锡另一首诗“长安百花时,风景宜轻薄,无人不沽酒,何处不闻乐”中也有所表现。由于酿酒技术并不是家家掌握,因此为了满足当时人们在休闲取乐时对酒的大量需求,众多的酒肆也就应运而生了,都城长安酒肆鳞次栉比。刘禹锡曾在朗州作《堤上行》写堤上所见“酒旗相望大堤头,堤下连樯堤上楼”,“长堤缭绕水徘回,酒舍旗亭次第开”。渡口作为古代出行的重要交通口岸,人员密集,为了尽可能吸引消费者,酒旗被悬挂于人口流动频繁的位置,因此形成了诗人寓目所及,酒旗接连不断、酒肆临水遍布的热闹景象,这也正是唐代酒文化盛行的表现之一。

  在刘禹锡诗歌中提到了两种具体的酒,一为“松醪春”,一为“竹叶青”,在当时极为流行。《送王师鲁协律赴湖南使幕》一诗中为了表达对友人所去之地的羡慕,便用当地特产入诗“橘树沙洲暗,松醪酒肆香”。“松醪”应为“松醪春”,这种酒唐人诗中多有描写,同时期的韩愈曾写“闻道松醪贱,何须吝错刀”。杜牧也曾写“赊取松醪一斗酒,与君相伴洒烦襟”。《太平广记》卷一五二记载,“郑德璘家居长沙……好酒,长擎松醪春过江夏”。据此,松醪春应为当时盛行的湖南地区名酒。

  另一种酒在《忆江南·其二》中提到“犹有桃花流水上,无辞竹叶醉尊前,惟待见青天”。诗中的“竹叶”便是竹叶青酒,正史中最早有文字记载的是《晋书》列传第二十五《张载传》:“乃有荆南乌程、豫北竹叶,浮虮星沸,飞华萍接。玄石尝其味,仪氏进其法,倾罍一朝,可以流湎千日,单醪投川,可使三军告捷。”竹叶青有使军队战无不胜的魅力。竹叶青最早起源于苍梧,《博物志·轻薄篇》有“苍梧竹叶青,宜城九酝醝”句,明人徐炬《酒谱》解释酒谱的酿造方法为“苍梧之地,酿酒以竹叶杂于中,极清洁”。唐代自上而下,都被这种带有竹叶的酒陶醉着,武则天写“酒中浮竹叶,杯上写芙蓉”,王绩在酒家中品尝此美酒“竹叶连糟翠,葡萄带曲红”,白居易在家小酌“小青衣动桃根起,嫩绿醅浮竹叶新”,都表现了这种酒的盛行。

  酒伴随着唐一代的文人生活,承载着他们的遭遇与心境。无论顺境逆境,酒总是帮助文人宣泄情绪,表达感情。在唐代,酒是人人日常生活的必备,不再只是一种饮品,还是一种文化,而这种文化的发展正是唐代商业发展刺激了人们对酒的需求,加之酿酒技术的提升以及名酒的普及为其提供了物质基础。

  酒承载着人们的梦想,宣泄人们的情感,表达高昂的斗志,积极而热烈;茶则是人们自身的思考,悠悠茶烟起,品茶、悟道、探讨人生。中唐开始,人们借助这两种饮品,使得自己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更加丰富,茶、酒在文化上的互补与融合,也正体现出中唐时代风气的多样性,不仅有豪迈与放纵,同时也有冷静与平和。这也正是盛唐至中唐转变的重要表现之一。

  (作者单位: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