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是诗情的翅膀

——从童诗谈起

2018-01-16 16:12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金波

  原标题:韵是诗情的翅膀(名师谈艺)

  ——从童诗谈起

 

  写诗,其实应当在还没“写”出来时,就已经“听”到那首诗了。这就是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缺乏“内心的声音”,无论你朗诵得如何慷慨激昂,听者却难以听出那首诗内在的诗情和诗的声音之美

 

  近年来,诗歌散文化倾向比较明显,特别是“分了行”的散文诗缺乏意蕴、意境,语言不优美,很难说是诗了。从创作实践看,受“成人诗”影响,大部分童诗也不再押韵。我认为应当提倡押韵。

  我们先来看童诗中的童谣。童谣通过口耳相传广为流行,它的流行与其韵律有极大关系。古人说“徒歌曰谣”,所谓歌,“曲合乐曰歌”。简言之,有章曲、能唱的是歌;没章曲、不能唱的是谣。童谣靠口来说,为了传播、为了让听者悦耳,就要有节拍、有韵律。童谣韵律极其丰富多样,押脚韵自不必说,那换韵方法也很讲究。韵是一首童谣的黏合剂,把繁复的意象聚合到一起,从而产生无限乐趣;韵又不仅仅是黏合剂,它还是“声音的向导”,我们可以跟随声音去畅游童谣的意境,进而去听、去唱、去创作童谣。这是一种即兴创作,更具体地说,这是一种借助于韵律的即兴创作。韵,是点燃灵感的火花。

  童谣固然是为孩子创作的,但亦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人类审美是从听觉开始的,诗歌重要特点之一就是音乐性。欣赏诗歌不能放弃对音乐性的欣赏。何况写不押韵的诗并不容易:如果你放弃最外在的韵律形式,那就要更多地利用其他表达方式。比如,读一首无韵诗,我就会寻找感情的旋律。无论是默默地细读,还是大声地朗诵,都要感受到诗里浓郁的情感和语言的抑扬顿挫。无韵的诗,其实很难写。

  我常常提醒初学写诗的朋友:你可以写不押韵的诗,但你要学会押韵。韵,是一种对声音的感觉,它可以帮助你带着韵律去构思一首诗、思考一首诗。如果一开始写诗就缺少对韵律的感觉,就有可能误认为“分行排列”就是诗,丢失对诗歌听觉之美的感受。有人爱诗迷诗,又沉浸于自己的诗作,这时候就更要警惕一种错觉,即以为把诗草率地断行以后,就完成了一首诗。写诗,其实应当在还没“写”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听”到那诗了。这就是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缺乏“内心的声音”,无论你朗诵得如何慷慨激昂,听者都难以听出那诗内在的诗情和声音之美。

  写诗不愿意押韵者,一个理由是押韵束缚思想和表达。在我看来,这只是问题一个方面。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押韵可以活跃思维、活跃表达。我写诗,从来都是心中带着韵律思考的。比如构思一首诗,总会先萌生急于表达的思想感情,以及表达这些思想感情的关键词语、要紧句子,这些都可能是决定用韵的依据。反转来,韵脚又可以给你限制中的自由,让你在回环往复的韵律声中,驰骋你的文思,集中而单纯地呈现你所要表达的意象。

  从这个角度来看,韵是诗意的翅膀,不仅能让诗人文思飞翔,还能把一首诗凝聚成一个整体;韵是流动的声音,它引导你走进同一韵脚的字词中间,供你在其中选择要用的词汇。不仅如此,韵脚甚至可以激活你的思考,让你在枯竭的思维中绝处逢生,在韵律的美声中迸发思考火花。有韵的诗,可以让你在诗海里畅游,把奋力击水变成浪花的舞动,伴随着你抵达诗的彼岸。

  我喜欢和年轻的诗人们谈童谣、谈押韵,喜欢引用俄罗斯著名作家普里什文的那句话:“我的天性中,素来有渴求韵律的愿望。”对韵律的感受力,就是敏锐地捕捉声音,声音有时正是点燃灵感的火花。行文至此,我想起1926年,徐志摩和英国作家哈代的一次会面。哈代问徐志摩:“你们中国诗用韵不用?”徐志摩记录了哈代的谈话:“他赞成用韵,这道理是不错的。你投块石子到湖心里去,一圈圈的水纹漾了开去,韵是波纹。少不得。”哈代继而说:“抒情诗是文学的精华。颠不破的钻石,无论多小。磨不灭的光彩。”“诗是文字的秘密。”我尤其欣赏这最后一句话,因为诗美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都是丰富的,其中也包括诗的韵律。

  人们读诗写诗,是全面地培养审美趣味:情感的,哲思的,语言的,想象力的,特别是诗的内容和韵律的融合……诗的韵律,不只是戴着镣铐跳舞,也是张开翅膀飞翔。

 

  金波,原名王金波,生于1935年,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诗人,祖籍河北冀县(现河北冀州市)。1961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历任北京师范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1957年开始发表作品,50多年来结集出版诗歌、童话、散文等作品数十部,多次获得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图书奖等。代表作品有《我们去看海》《回声》《眼睛树》《感谢往事》《金波儿童诗选》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