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杂货店》:基于“本土化”改编的电影叙事

2018-01-17 10:26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熊英杰

  “如果有天,可以让你选择人生重来或继续,我不知道,你的答案最后会是真情或假意。 ”影片《解忧杂货店》中,小城音乐人秦朗给彩虹之家的孩子们弹奏歌曲《重生》 ,歌词似乎在娓娓述说着,每个人的成长中都会遇上属于他们自己的难题,面对难题时的坦荡和自信成为困境中最美丽的彩虹。在彩虹之家生活的孩子们大多是失去父母的孤儿,缺失父母关爱的他们也许内心是自卑的,但他们与普通孩子一样,对梦想充满了期待。

  2017年年末上映的电影《解忧杂货店》改编自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同名小说,作为一部改编自文学作品的电影,并且是改编自日本小说的电影,导演韩杰与四位编剧没有直接照搬原著中浓郁的日本文化元素及符号,而是采用了“本土化”的改编策略,让影片的时空背景真正做到了“落地” 。导演韩杰在影片的放映会上说过,“ 《解忧杂货店》是一个体现中国文化的故事,包括中国情感、伦理,所以我在拍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它是一个日本故事,在筹备这个电影的时候就把它规范成一个典型的中国故事。 ”影片遵循了原著中的魔幻现实主义,将故事划分为两个时空,一个是刚刚过去的2017年,另一个是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两个不同年代的时空在一家名为“无名”的杂货店内形成了不可思议的关联,而杂货店的信箱更被赋予了奇幻色彩,成为过去与现在之间联系的通道,这一切源自20多年前,无名杂货店的老爷爷以回信的方式为每一位匿名来信者“解忧” ,通过回信给予每一个陷入迷茫境遇的个体善意的鼓励。现实时空下,由董子健、迪丽热巴、王俊凯饰演三个犯下大错的彩虹之家少年,他们藏身于荒废已久的杂货店中思考着未来的打算,却在不经意间打通了“时光通道” ,收到了来自20年前的匿名来信,由此展开了与过去的对话。

  “小城音乐人”“杂货店爷爷与杰克逊先生”“迷茫的旺旺” ,影片采用多线索叙述的方式,讲述了三位与杂货店发生联系,从而改写了自己命运的主人公。在北京追求梦想的小镇音乐人秦朗,因为父亲高血压住院而匆匆忙忙赶了回来,在照顾家庭与坚持梦想面前无法抉择的秦朗,向邮箱投进了自己的忧愁。影片的另外两条叙事线索中的主角,杰克逊先生浩博与迷茫的旺旺张晴美也与秦朗一样面对着相似的难题。对于未来的人生,他们都充满着迷茫和疑惑,却又无法向他人述说心中的烦恼,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各自人生中的关键时刻,无名杂货店无形中建构了一处人们可以互相述说忧愁、真心交流的场域。在这个场域当中,每个人不用再为身份、地位、职业的差异而烦恼。同时,纯文字的表达消除了人际之间的种种顾虑与猜疑,透过薄薄的信纸,我们看到了每个个体在成长中面临的那些心结。反观当下社会,因为信息技术以及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人们之间的联系变得“触手可得” ,但方便、快捷的沟通渠道并没有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相反,人们似乎变得越来越陌生,只有躲藏在移动终端背后才敢向他人叙说自己内心的故事。影片继承了原著《解忧杂货店》中的主题,在压抑和冷漠中学会找寻温暖,如同电影中杂货店爷爷向侄子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年坚持回信的原因,“因为很多时候,咨询的人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来咨询的人只是想确认自己的决定是对的。我的回答之所以发挥了作用,原因不是别的,而是因为他们自己很努力” 。何以解忧?将心比心地对话沟通,是原著作者及导演想告诉每一位观众的答案。

  在收信与回信的递进中,时空场景也在现实与过去之间来回穿梭。电影中,过去的时空背景有意设置为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那时的中国改革开放方兴未艾,一切充满着机会和可能。在小城音乐人的叙事线索中, “中国摇滚教父”崔健成为追梦少年秦朗的偶像;杰克逊先生浩博的房间里收藏着所有迈克尔·杰克逊的专辑CD,并且每天刻苦练习着“太空舞步” ;舞女出身的张晴美顺应了时代浪潮,在高校扩展的政策下步入大学,从而获得了完全不同的人生。导演通过影像为观众还原了一个“逼真”的90年代,影片中,秦朗北漂时居住的老北京胡同里,生活着拥有不同理想抱负的年轻人,考美院多年的大龄男青年、站在阳台上高歌朗诵的长发诗人,穿着连衣裙站在角落里背英语单词的少女。随着故事的推进,大龄男青年仍旧奋斗着,连衣裙女孩与外国人牵手远赴海外,而略带癫狂的长发诗人因为女孩的离开,默默地躺在四合院的砖瓦上哭泣。精彩生动的细节总是让人记忆犹新,电影中大量具有时代特征的元素符号让观众倍感亲切,影片竭力还原历史文本的同时,也从历史叙述的角度对当下社会提出了思考,什么是最好的时代?2011年美国导演伍迪·艾伦执导的影片《午夜巴黎》中也提出了相似的问题。故事中,生活在现代的吉尔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好莱坞编剧,可他的内心却无比憧憬20世纪初充斥着文学与艺术大师的时代,在巴黎游玩的吉尔意外穿越到他梦想的年代。故事的结尾,吉尔必须在过去与现在之间抉择,吉尔最终选择了真实,因为他明白每个时代下的人们都会有他们自己的难题,而每个时代也都会有其精彩之处。

  《解忧杂货店》的“本土化”改编策略无疑是成功的,富有中国传统伦理情感的表达相较于之前改编自日本同名影视剧的《深夜食堂》,做到了更接“地气” ,而片中迪丽热巴和董子健、王俊凯等“小鲜肉”的表演也可圈可点,塑造出了因为关爱缺失而内心自卑的懵懂少年,随着情节的一步步发展,人物也在事件中不断成长。影片的结尾,三个犯下过错的少年决定勇敢地承认错误,他们都是来自彩虹之家的孤儿,而过去那些获得“解忧”的主人公们也与彩虹之家有着特定的联系,情感的纽带通过在现实与过去之间穿梭的信件,将不同时代下的人们连接在一起,使影片最终走向了圆满的闭合结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王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