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博类微博“涨粉”为美好生活“涨姿势”

2018-01-17 11:18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楚卿

  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新浪微博、中国传媒大学近日联合发布的《2017年度文博新媒体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1月,文博类微博认证账号共795个,比2016年增加51个,粉丝总量2029万,比2016年增加873万,微博阅读量和互动量均有大幅度增加。其中,三四线城市文博类微博认证账号超过六成,粉丝18岁至30岁的超过一半。

  2029万粉丝有多少?打个比方,故宫博物院官方微博2010年3月开设,第一条微博只有2个转发、5个评论、6个赞,如今已有粉丝473万,是文博类微博中开设最早、粉丝最多的账号之一。2017年一年里,文博类微博“涨粉”约相当于2个故宫博物院,粉丝总量比4个故宫博物院还多。

  文博类微博发展得怎么样?做个比较,新浪微博数据中心2017年12月发布的《2017微博用户发展报告》显示,在3.76亿微博月活跃用户中, 18岁至30岁用户超过六成,三四线城市用户超过一半。以青少年为主力军、向更多地域和阶层的全民覆盖,文博类微博与整个微博平台几乎呈现同步发展态势。同影视、综艺、动漫等新媒体中长期活跃的泛娱乐领域相比,在微博初兴时期显得又“专”、又“重”的文博领域,正在良好地融入微博生态。

  在“萌”“傲娇”等“人设”大受青少年追捧的环境下,古老的博物馆、严肃的纪念馆有了邻家小伙伴般的昵称和生动活泼的语言;故宫博物院官方微博照顾到“云养猫”一族的喜好,拍摄故宫美景常选栖居于此的猫入镜,从而适应微博的生活方式,走进人们的网络生活;二次元文化渗透文博类微博的日常表达,“吐槽”乾隆的审美,实则介绍乾隆时期的制瓷工艺,后来更升级为让本朝先人、前朝先贤“穿越”来“吐槽”,从而引入更多历史信息。文博知识普及从线下到线上的迁移,与文博领域工作者的努力分不开。

  这两年,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如果国宝会说话》、综艺《国家宝藏》热映、热播,观众有了好看的文博节目;人们吃到了以三星堆出土青铜人面具为原型的月饼,戴上了参照《千里江山图》设色的围巾;去年年底,为参观中国美术馆举办的馆藏精品特展,长队从五四大街路口一直排到三联书店,“故宫跑”更不必说……从线上到线下的回归,与人们对文博信息日益增长的需求分不开。

  互联网时代,生活被分成线上线下,人们似乎可以在现实世界过一种生活,在虚拟世界过另一种生活,但是人的精神生活是不分线上线下的,无论在线上,还是在线下,文化都不可或缺。当新媒体日益成为信息传播的主要渠道,娱乐信息由于媒介更兼容、内容更大众等特点,率先占领了“高地”。迁移不便的文博信息传播机会、发声空间一度受到挤压,这不仅造成了文博领域自身的困境,也带来了人们精神生活的困境,文化、娱乐比例失调是显而易见的。人们在铺天盖地的明星资讯、八卦中感到热闹,却并未感到满足,这是因为真正能提高人的生活质量、充实人的精神世界的只有文化。

  文博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是最“重”的文化,也是文学、影视等各个艺术门类汲取养分的母体,文博领域在线上的活跃,将唤起线下的复苏,十分有助于人们精神生活中文化、娱乐比例恢复平衡,这是文博领域、微博等新媒体平台努力的方向,也是互联网时代为人们所向往的生活形态。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