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介与情感型信息分享

2018-01-22 10: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艺璇

  网络的技术性变革,特别是社交网站信息分享功能,为用户展示自我提供了平台,衍生了普遍的网络分享行为。越来越多的网络用户将个人信息、生活体验、社会信息等通过网络平台进行分享。网络信息分享产生了重要社会影响,其不仅改变了网络社会中人们的交流方式,而且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

  网络与情感型信息分享

  吉布森(Gibson)认为,不同的技术具有不同的社会示能性,即不同的技术具有不同的特性,而这种特性与它被给予的用途之间有一种直接的、在某种意义上人为设计的联系,提供不同类型的信息和反馈,导致不同类型的心理和行为。在传统地域性社区,信息分享被囿于狭小的范围内,受到人际关系性质和物理空间距离的制约,多以面对面的形式展开,基于血缘、地缘等共同联结纽带形成的社会关系成为信息分享的主要对象。而网络这一主体技术与人的本质联姻生成了虚拟社区,即社交网络。不同于现实世界中的血缘社区和地缘社区,虚拟社区是更加强调非地域性的精神社区,但又与其他社区一样具有社区的共同特征:共同的价值基础、认同意识和生活方式。

  伴随社会流动性的增加,社会离散程度增大,原先以固定地域为特征的传统社区开始瓦解。但从人本身生存和发展的需要来看,人需要归属于群体,寻找社区归属感的诉求并没有改变。因此,网络衍生的虚拟社区即成为人们寻求认同感和归属感的重要社区形式,在互动中产生互惠和支持。信息分享即成为融入虚拟社区的重要方式,因为只有通过彼此的分享才能产生社会互动,只有通过互动交流才能生成社会联结,只有通过关系联结才能传递社会认同,也只有通过认同才能最终生成共同价值观,而共同价值观则是虚拟社区形成的标识。正如戴森所言,“那些只充当读者和听众的人,并不真正是社区的一部分”。

  由此可见,分享媒介和分享情景的变化,导致了分享内容和分享方式的变化,人们的分享逐渐从以群体为中心的任务型分享转向以个体为中心的情感型分享。本文所要探讨的是这一转变的具体机制。

  网络媒介的线索过滤机制

  网络对于信息分享的影响,不仅在于其为后者提供了用于即时通信的媒介技术,同时也在于为其营造了连接彼此的网络环境。肖特等人认为,分享媒介的不同特性会导致不同的心理或行为:言语便于任务型的信息传递,而视觉则更利于情感型的信息传递。网络媒介为发展视觉通道在信息传递过程中的作用提供了技术载体。

  首先,网络媒介提高了信息分享的社会临场感。一方面,借助网络媒介,用户可以通过文本、图片或视频的共享在网络社区创建一个公开或半公开自身的状态,以传达其在具体情境中的所见、所思和所感;另一方面,网络媒介也为用户基于文本、图片、音频和视频的信息分享提供了技术支持,特别是网络媒介辅助性的表情、动作等“特殊语言”的提供,便捷了用户的传情达意,从而增强了社会临场感。这些微表情系统不仅包括简单的emoji笑脸表情,还包括网络共享和用户自我生产的表情包,这些网络 “副语言”丰富了传统媒介的语言系统,弥补了缺场的视觉通道在传达社会的和人际的情感性信息中的作用,增强的社会临场感加强了情感型信息的分享。

  其次,网络媒介的匿名化形成了信息分享的过滤机制。网络媒介不仅可以再现,甚至能够搭建和激活新的社会关系,营造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空间感。网络媒介过滤了个人社会背景性线索,并由于网络分享中文本的快速交流、社会反馈的缺失以及网络环境中约束社会互动规范的缺失,使得人们的注意力从群体规范和约束转向分享信息本身,减少了人们对社会背景的认知,降低了人们根据情境的解释来调整交流目标、方式和内容的能力,从而使分享和交流更加具有非人性化的特质,使个人更加倾向于表现出相对以自我为中心的情感分享。

  网络媒介通过线索过滤机制为信息分享营造了一个异于传统社区而更具平等性的网络社区。在网络社区内,社区的价值在于分享的信息而不是“是谁在分享”。社会心理学研究指出,良好的人际关系是在自我暴露逐渐增加的过程中建立起来的,情感型信息的分享成为人们在网络空间中自我表达的机制及共建网络认同社区的策略。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