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从来都不缺英雄,缺的是对英雄之举的洞见和创造为人所接纳的英雄的匠心和慧心

文艺创作呼唤英雄主义的回归

2018-02-01 11:2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赵凤兰

  近期,主流影视作品层出不穷,在这些作品中,无数的人物形象构筑了一幅幅美丽的中国梦画卷。作为构成民族信仰和价值底座的精神坐标,时代英雄历来是主流作品的重点表现对象。如影视作品《湄公河行动》《战狼Ⅱ》《血战湘江》《绝命后卫师》,文学作品《蟠虺》《布衣壶宗》,舞台剧《北川兰辉》等,都因敏锐捕捉了这个时代具有人格魅力且超拔于常人的脊梁式人物而具有了一种独特的“英雄气质”,为当下文艺创作的英雄形象塑造提供了范例。

  英雄形象塑造存在很多亮点,也获得了不凡的成绩,但仍存在一定的不足和瓶颈。在整个文艺创作的坐标体系中,拥有叫得响、传得开的英雄形象的文艺作品数量仍十分有限,小鲜肉当道,硬汉形象缺失,使作品阴柔琐碎有余,血性刚毅不足,在整体上缺乏阳刚之美和铿锵之音。文艺创作迫切需要英雄形象的重塑和英雄主义的回归。

  1.在嬗变与反思中实现涅槃重生

  呼唤英雄的重塑,就必须追溯一下英雄形象在中国文艺创作中的嬗变过程。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前的文艺作品中,英雄作为常人的性格特质和丰富的内心世界经常会被创作者忽略,故而英雄往往被塑造成没有任何缺陷的“高大全”式人物。随着公众产生审美疲劳,被神化的英雄人物逐渐退场。文艺作品中的英雄形象卸去了耀眼的光环,回归到一个充满喜怒哀乐和七情六欲的普通人的状态。但有的创作者为了让英雄形象更接地气,肆意贬低英雄的品德和意志,消解其崇高、神圣和尊严,放大英雄人物身上的一些缺陷,甚至恶搞英雄,以达到所谓的“祛魅”效果。这反而误入了“反英雄”的创作歧途。

  英雄之所以为英雄,是因为他们身上具有坚凝的人格和崇高精神,能够在紧要关头做出超乎常人的壮举。如果将之解构甚至矮化,那么英雄的精神巨人形象将受到损害,文艺作品的价值引领作用也将大打折扣。当前,由于拿捏不好创作尺度,文艺作品中的英雄人物出现了两种极端:一种是过分拔高英雄的意志和能力,把英雄塑造成身怀绝技、飞檐走壁的“超人”,使之模式化、武侠化;另一种是贬低和消解英雄的价值和尊严,使之另类化和粗鄙化,从而导致英雄形象缺乏崇高感。这两种极端做法都无法让公众感知真心英雄的心跳,更无从触摸英雄的铁血精神和英雄本色,这样的英雄形象自然在人们心中立不住、叫不响、传不开。

  2.在价值传递中升华理想主义

  英雄形象的嬗变造成的直接影响是铁血精神疏离退场。在部分文艺作品中,常规的英雄淡出舞台,主角让位于常人,拒绝英雄、躲避崇高、调侃庄严、消解责任似乎成为了一种时尚。在商品经济的驱使下,文艺市场在释放空前活力和创造力的同时,也伴随着一些消极影响。功利主义、市侩主义甚嚣尘上,不少文艺作品缺乏现实主义批判精神、醒世警世的价值立场和理想主义的升华关照。尤其在IP改编热潮和看脸风潮的席卷下,文艺创作出现了鲜肉取代英雄、颜值取代价值、媚骨取代戏骨、伪娘挤走硬汉、奶油味掩盖硝烟味的不良趋势。即使是原本像大鹏展翅、铁马奔腾般昂扬振作的军旅作品,也沾染了些脂粉气,出现了女靠描眉、男靠耍酷的套路。

  当前文艺作品中能让人记住且具有偶像价值和响亮文化符号意义的英雄形象不多,这也间接影响到文艺创作的格局构架和品格立意,要么沉迷于婆婆妈妈、家长里短,要么缠绵于纸醉金迷、颓废腹黑,均在“小我”“小情”“小利”之中纠缠。当然,我们不是说这类人物、这类题材不能出现在文艺作品中,而是说不能让这类形象成为文艺创作的主流甚至全部。相形之下,我们需要更多民族脊梁式的英雄人物。文艺作品的筋骨在某种层面上来讲就是其中所蕴含的英雄主义,如果我们淡化理想、疏离信仰、远离崇高、讳言伟大、揶揄奉献,文艺作品必定缺少筋骨、精神萎靡,内不能彰显真善美,外不能鞭挞假恶丑,最终陷入到鲁迅所批评的“不免咀嚼身边的小小的悲欢,而且就看这小小的悲欢就是全世界”的小格局中去。因此,我们需要更多刚毅果敢、坚不可摧的硬汉形象来支撑起文艺作品的脊梁,用有筋骨、有气魄的作品强健公众的精神肌理,为民族的文化基因注入更多阳刚之气、忧患意识和家国情怀。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吴屹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