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历史 礼赞英雄

谈谈重大革命历史题材文艺创作

2018-02-27 10:15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王朝柱

  对于史剧作家来说,何为史,就是要以宏大历史视野,正面、完整、真实、形象地再现历史大剧的历史风云;何为诗,就是要求全剧的描写、对话应尽量用诗化语言,尽可能用多种艺术创作手段塑造历史人物形象。史、诗两方面的艺术结合,就会成就史诗品格

  我虽然是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生,因喜读历史,自称是史海中的绿林好汉。上世纪60年代,我对中国近现代历史产生兴趣,想从中悟出更多人生哲理,历经十年潜心研读,暗自决定弃乐从文,学习太史公以人带史的传统,写一部上自辛亥革命下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大书,并选定孙中山、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等领袖人物作为这部大书的主人公。前20年,我写了《李大钊》《周恩来在上海》《毛泽东周恩来与长征》《开国领袖毛泽东》等近20部长篇史传文学;后20年,我写了《辛亥革命》《寻路》《长征》《延安颂》《解放》《换了人间》等20余部具有史诗品格的长篇电视连续剧。这就是我40多年来用汗水浇灌出来的创作成果。其间,很多师长和文友希望我总结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经验,盖因自己羞赧始未动笔。长篇电视连续剧《换了人间》播出后,我蓦然发现自己已近“八十老翁何所求”的年龄,顿感有必要梳理一下自己走过的创作之路。

  用唯物史观解读中国革命历史

  古今中外作家艺术家的创作反复证明这样一条真理:同样一件史实,同样一位历史人物,在不同信仰作家艺术家笔下,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样貌。所以作家艺术家的世界观在创作中起决定性作用。

  长征是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不仅以其独特的战争魅力,让中国人民心中产生无穷精神力量,它还突破时代和国界,在世界上广为传扬。但是,因世界观不同,有些人对长征下了不同结论,并在观众中产生不良影响。如:一说长征是主动进行的伟大战略转移,再说遵义会议是“担架上的阴谋”,三说周恩来与李德、博古等没有分歧,应负失败主要责任。为此,我作为一位唯物主义者,决定写出一部较为接近历史真实的长篇电视连续剧《长征》。唯有如此,我所颂扬的长征精神才能展开自由想象的两翼,向着美好境界飞翔,让今天的观众——尤其是中青年观众知道,长征精神绝不是画饼充饥的精神鸦片,而是一面指引革命方向的精神灵旗。同时,我也希望今天的观众看完后,对长征内涵产生新认识。长征,作为中国近代政治家的舞台,再现不同政治家形象;同时,它还在复杂的政治斗争中折射出古国文明的治国理念。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共产党在367天的长征中,独立自主选择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第一代领导集体,确保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长征,作为军事家角逐的伟大战场,打出战争史上最为壮丽的篇章;同时,它还在这特殊的伟大战场上打出毛泽东军事思想,一定能带领中国人民取得伟大胜利,打出一个新中国。

  再如,唯有坚定地运用唯物史观解读中国革命历史,才能找到大型电视连续剧《换了人间》的戏魂。在中国现代革命伟大征程中,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是一个重要节点,她不仅宣布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终结,同时还开启以城市为中心、夺取全国胜利的新篇章。这就是伟大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新篇章。长篇电视连续剧《换了人间》就艺术地反映这一伟大时代变革过程中,国共两党此消彼长历史走向以及社会阶层变化,尤其是通过两种不同精神文化搏击,让今天的观众获悉新中国是如何诞生的,人民为什么拥护共产党,认识到毛泽东代表这一伟大历史变革的走向和选择,而蒋介石逆潮流而动,终将被历史所抛弃。自然,我更想通过电视艺术特有的感染力,让观众感怀中国共产党领导这场换了人间的革命是何等伟大和不易。如果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电视剧《换了人间》能够获得广大观众如此欢迎,就足以证明坚持唯物史观解读中国革命历史是正确的。同时,也让我们看清时下某些史学和艺术工作者,尤其是影视创作者通过自己的作品顽固宣扬所谓历史虚无主义是何等虚伪!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吴屹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