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绎百姓身边故事

——评话剧《盛夕楼》

2018-02-28 16:05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黄健生

  话剧《盛夕楼》是很接地气的一出戏,是一出反映广州本土老百姓现实生活的原创话剧,演绎的每件事都是身边事,透过盛夕楼里的社会缩影,反映“小茶楼,大社会”的热点事件,正所谓“一盅两件盛夕楼,百态人间众相生”。既有真情的回归,也有人性的救赎。每个角色都能入木三分,是一出对精神家园守护的好戏,唱响了主旋律,传递出了正能量,艺术效果直击观众心灵并令之不自觉地发出笑声或产生泪点。

  在大千社会里,命运对人残忍捉弄——茶楼老板刘盛夕的仗义,挞哥两儿子的“啃老”,珍姨寻亲的忧郁,赵医生置身于医患关系的困境,陈局长在位时受贿的阴影以及江思瑶好不容易等来黄昏恋却又接到情人得绝症的诊断书……正义、亲情、友情、爱情的人,还有家庭的秘密,身世的秘密,所有这一切在一个小小茶楼中爆发。有错的、有罪的、无错的、无辜的人,都在正义和坚忍的明灯守护下,始终向着美好的生活前进。

  该戏内涵丰富,独具艺术特色。首先是全戏精妙的结构设计,话剧所独有的剧场性,虽然带来了有别于其它戏剧门类的现场感和交流性,但同时其本身也受到了时间、空间、舞美乃至音乐等多方面的客观限制。因此,紧凑的剧情发展和精妙的故事结构就成为了话剧成功的重要基础。《盛夕楼》在结构上基本遵循西方戏剧结构理论之一的“三一律”,即要求时间、地点和行动三者之间的一致性。故事发生在一个茶楼之内,讲述多条线索,但所有情节都为同一主题服务,那就是和谐、正义。

  全剧虽然分为五幕,但却只有一个背景,而每一幕都有对应的小高潮,并通过灯光的聚变来烘托高潮的气氛,从而引发观众的共鸣并巧“讨”观众的掌声,这是对结构巧妙安排的成功之处。如第一幕结束时,刘盛夕知道挞哥两个不争气的儿子“啃老”的行径后十分恼怒,狠狠地将巴掌打在两人脸上,同时用聚光灯照射在刘盛夕高高举起的手掌和两个挨打的脸上,此时不仅没有令观众感觉到是暴力,相反恰恰认为这是正义的巴掌,这时的灯光正是引起了观众对这种不知羞耻的“啃老”现象的厌恶与共鸣,瞬间引发了观众的热烈鼓掌,达到这一幕的高潮;再如第三幕中王太太获知赵医生偷偷摘取其逝去丈夫的眼角膜是为了抢救一个民工的眼睛使一个行将破碎的家庭得以重生之后,在亲人受损和救死扶伤的道义上痛苦的挣扎中选择了并非原谅的“放过”,此时,聚光灯骤亮,照射在王太太和赵医生身上,顿显“大义”精神的伟大,同样引起了观众的同情与赞扬。

  其次是话剧《盛夕楼》善于制造“矛盾”,当挞哥两个宝贝儿子“啃老”不成又想通过欺骗的手段盗取旧屋的房产证时,利用贿赂六叔帮忙疏通代管证件的夕叔,在没有达到目的的情况下两兄弟把六叔打了一顿。面对矛盾的升级,刘盛夕耐心劝解,在众邻居的配合下,先前坚决要将两个孩子送上法庭的六叔最终原谅了两个孩子,演员把这个极富市井特色的六叔演绎得淋漓尽致,令观众在捧腹中对六叔这个“大度金邻居”予以热烈掌声的回报。在最后一幕,江思瑶经历了三十几年的苦苦追寻,终于找到当年的初恋情人刘盛夕,就在观众认为这对有情人即将消除误解,眼看可能有望重归秦晋之好之际,却传来了刘盛夕身患绝症的诊断书,构成新的矛盾,把全剧推向一个高潮,令观众深深为这对有情之人感到扼腕。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