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满足人民群众精神文化需求应有新举措

2018-03-07 14:13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吴文科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战略判断,不仅给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各个方面的工作,指明了前进的方向,而且给包括文艺工作在内的整个文化建设事业,提出了新的任务与要求。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时代应有新作为。对于文艺工作乃至整个文化建设来说,不断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为此而精准破解影响文艺繁荣和文化兴盛的各种困难与问题,便成为我们的神圣职责与光荣使命。

  影响文艺繁荣和文化兴盛包括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艺欣赏和文化消费需求的困难与问题很多,但总的路向,在于切实克服文艺生产和文化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种种矛盾。而文艺生产和文化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所涉及的领域又是比较深广的,从大处看首先是地域和人群之间精神文化生活资料供给的不够平衡。我国是一个人口众多、幅员辽阔的发展中大国,从文化资源尤其是文化产品的生产供给和消费利用角度去看,城乡之间和东西部之间,由于种种原因,差异明显较大;可资开展文化活动和精神消费的必要物质条件,差别也较大;相对于成年人,真正适宜于少年儿童的文化产品供给,也不是十分充足;面对急剧发展的现代社会,各地尤其是偏远地区对于本地区即家门口传统艺术文化资源的传承发展及发掘利用,也未达到应有的水平。这就使得乡村与西部偏远地区较之城市和东部发达地区,由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等的限制,在物质生活较为落后的同时,精神文化生活的相对贫瘠也是不争的事实。其次是精神文化产品本身的生产和供给,由数量到质量,均存在着很不充分的问题。仅以笔者所熟悉的曲艺为例,创作表演乃至整个事业的发展,就存在诸多不平衡和不充分的矛盾。中华56个民族都有属于自己的曲艺品种,总量达数百个之多,但传承发展的情况很不平衡也很不充分:城市与乡村之间,东部和西部之间,汉族曲种和少数民族曲种之间,发展差异十分巨大。特别由于历史传统的不同和现实条件的差别,绝大多数曲种由于缺少相应专业的班社和机构,缺乏持续发展的专门条件依托,长期处于自生自灭的自然发展状态。尽管近年开展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有力地提振和推动了曲艺的传承与保护,但由于全球化和现代化的快速推进,以及长期历史欠账的严重堆积,致使面貌的改变很不乐观。如何通过加大改革力度,营造适宜曲艺在新时代不断繁荣和兴盛的社会文化环境,便成为亟待全社会都来关注的迫切问题。同时也应看到,当今曲艺的业态状况,十分不利于依照自身的固有规律健康发展:重形式,轻内容;重短段,轻长篇;重表演,轻创作;重技术,轻艺术;重演员,轻伴奏;重数量,轻质量;重包装,轻内涵;重宣传,轻实干,等等,成为制约曲艺繁荣和发展的主要问题。曲艺作为综合性很强的表演艺术之当代发展,因而饱受“木桶原理”的严重困扰。由此带来的原创匮乏和“曲本荒”,以及因对自身传统缺乏全面深刻继承,导致出现所谓的创新追求往往沦为自我异化的吊诡现象,都构成了阻碍曲艺发展的致命瓶颈。

  为了扭转并改变上述此类发展不平衡和不充分的问题,切实破解这些瓶颈及所体现出来的各种困境,高效完成持续不断满足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需求的相关任务,有必要进一步强化思想认识,提高工作站位。不将文艺繁荣和文化建设当做简单一般的“唱唱跳跳”和“读书看报”去对待,要将此项工作放置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战略高度去审视,放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观视野去经营。“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坐井观天思维和就事论事做法,远远不能体现新时代文艺繁荣和文化兴盛的丰富内涵和高标追求。这就需要我们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新高度中明确思想认识,在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大格局中把握精神实质,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理想追求的大目标里锁定奋斗方向。为此必须要统筹兼顾和协调努力。除了在顶层设计上使文化建设的“软实力”培育像经济建设一样有相应配套的“硬措施”,在具体实施中更要遵循文艺和文化繁荣发展的自身规律,找准肯綮,精准发力。好在十九大报告对于解决包括文化发展不够平衡和充分的问题,给出了目标和方向,提供了政策与引领; 2017年初中办和国办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等文件,也在丰富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方面提供了非常具体和有力的政策杠杆。关键是要找准靶标,分解任务,明确职责,狠抓落实。在这方面,经济领域有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工作思路,对解决精神文化产品的生产和供应问题,也会带来一些启示。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