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性是文学评论的硬指标

2018-03-20 14:2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段崇轩

  “学术”及“学术性”现在已成为屡见不鲜的“常用词”。召开一个文学课题或作家作品讨论会要称为“学术研讨会”,出版一套文学评论著作要冠以“学术丛书”,发表一篇评论文章要称作“学术论文”,组织一次文学调研要命名为“学术活动”,统计评论家发表的各类论文要尊称“学术成果”……似乎不用“学术”这一名称,其会议、活动、研究、作品,就低了一等、降了一格。“学术”及“学术性”,本是严肃、崇高的名称,历来被奉为一方纯净的“领地”,但现在文学评论界学术的泛化、泛滥,恰恰反映了学术的流失。衡量文学评论的标准多种多样,但“学术”及“学术性”,是更纯粹、更严苛、更高深的一种。面对文学评论界存在的种种问题与流弊,特别需要重提文学评论的学术性问题,强化评论家的学术意识,提升文学评论的学术性,使文学评论真正回归学术属性。

  “学术”及“学术性”,是运用广泛但内涵模糊的概念。所谓“学”是指学问、治学,所谓“术”是指技术、方法。“学术”,就是做学问、搞科学以及其中的技术和方法,《辞海》的释义为“指较为专门、有系统的学问”。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研究,都被称为一种学术。学术是人类探索客观事物的过程以及产生的成果、思想、理论和方法。在包括哲学、历史学、心理学、美学、宗教学等门类的人文科学中,文学评论有着自己的鲜明特征和重要位置。它包含在文学学科中,也隶属于人文科学,既具有艺术性,更具有科学性,是一种跨学科的特殊文体。它研究的是反映客观现实和生活情景的文学文本,因此是一种“接地气”的人文学科。它面对的是各种各样的读者群体,因此是一种具有敏锐、快捷、生动性的文学文体。这些特点,使之与理性的哲学、历史学等学科区别开来,具有了更多感性的、主观的、诗意的色彩,而弱化了作为科学研究的理性、客观、逻辑学术特征。但文学评论作为一种以理性为主的科学研究,学理性才是它的根本。譬如文学批评,面对的是变幻莫测的文学潮流和形形色色的作家作品,必须秉持一定的文学标准和坚定立场,才能对当下文学作出清晰的判断。譬如文学史,阐释的是既往的文学历史以及演变规律,只有具备了广阔的文学视野和丰富的理论修养,才会对文学历史进行准确的把握。譬如文学理论,是在文学批评和文学史的基础上,对整个文学以及文学评论自身的本质和规律进行研究探索,没有丰厚的文学积累和强大的理性能力,是很难在文学理论上有所建树的。而这种理性思想和理性精神,正是一种“学术”及“学术性”。亦如文学评论家凌晨光指出的,批评的学术性在于,它特别关注批评对象自身的具体性质、特点和规律,提倡一种具有专业特点、逻辑性强而思维缜密的话语表述方式,运用自身专业的概念和标准,对批评对象作出学术评价。

  “学术”及“学术性”是两个既紧密联系又内涵不同的概念。“学术”是一种学问、成果、理论和方法。而“学术性”是这种研究的内涵、属性、精神、品格等等,属于形而上的层面。一次文学会议或者一篇评论文章,也许它的主题和题目是学术的,但它的内容未必是学术性的,甚至是背离文学规律和学术规则的。学术性似乎是一个“软”标准,难以清晰地分析、衡量。但它又是一个“硬”指标,以前辈学者的建树和精神为参照,无形地耸立在那里,让所有的文学评论呈现着自己的“原形”。其实文学评论的学术性,也有自己的准则、规律,值得深入探讨。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文学研究和评论的队伍规模急剧扩张,文学评论的论文和论著数量成倍增长,有关文学评论的活动也愈益频繁。文学评论真正成为一门举足轻重的学科,成为与文学创作相匹配的“半壁江山”,这是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重大变化,因此有人说当前已进入一个“评论的时代”。但在文学评论长足发展的情势下,人们又深刻感受到,文学评论存在着种种非学术化现象和问题。这些年文学评论一直在遭受诟病,譬如“缺席”现象、“失语”问题等等。学者於可训认为,说当今文艺批评存在着许多异化现象,甚至出现了某种程度的深层意识的异化,应该是可以成立的。何谓异化?就是外在的力量,对文学评论的侵蚀、改变,使文学评论丧失了自己的规律和特性,成了一种否定自己的异己存在。现在,文学评论的异化现象更为复杂。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