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书编订与语言文字规范的平衡点

2018-03-21 14: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黄彩玉

  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于2016年4月完成对1985年发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以下简称“旧《审音表》”)的修订工作并通过鉴定。此次审音工作挑选了旧《审音表》中比较常用的577个异读词和 28个旧《审音表》没有列出、但人们实际生活中出现异读频率较高的字作为审音对象,通过网络邮件讨论、现场会议讨论和普通话现状大规模调查三种方式进行,最后体现为修订版《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以下简称“新《审音表》”)53个异读字的最新审音结果,于2016年6月6日至25日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2016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编写的第七版《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出版。学界有“异读词”和“异读字”两种说法,《审音表》和《现汉》都以字进行条目排列,本文无特殊说明的情况下用“异读字”这个概念。

  《审音表》和《现汉》对异读字的处理同中有异

  新《审音表》修订的53个异读字中,第七版《现汉》与其保持一致的有26个,同时和第六版《现汉》(2012年出版)也保持一致。比如,第六版和第七版《现汉》中“的”增加dī音,用于“打的”,新《审音表》“的”也有dī音;旧《审音表》中“拜”没有bái音,第六版和第七版《现汉》都增加bái音,用于“拜拜”,新《审音表》也增列此字,并增加bái音;“荫”在第七版《现汉》和新《审音表》都有“林荫yīn道”和“福荫yìn”两个读音。旧《审音表》自 1985年公布,到2016年4月修订,三十多年来《现汉》等辞书对它的执行情况从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国家标准的作用与力度。《现汉》每隔四年左右就会更新,修订频率高于《审音表》,对语言文字变化的捕捉更为敏锐,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审音表》的修订。

  新《审音表》53个异读字中,和第七版《现汉》处理不一致的有27个,除旧《审音表》没有的“下载”以外,其余26个字第七版《现汉》都遵循旧《审音表》和第六版《现汉》,并未参考新《审音表》修订。比如,“血”在新《审音表》中统读xuě,第七版《现汉》仍延续旧《审音表》和第六版《现汉》的处理方式,保持xuè(文)和xiě(语)二音。

  《审音表》和《现汉》修订宗旨与作用导向不同

  《现汉》是我国第一部规范型现代汉语词典,由国务院下达编写指示,1956年由国家立项,2016年已经是第七版。旧《审音表》1985年由国家语委、国家教委(今国家教育部)和广电部联合发布,它是关于异读词读音规范的法定标准,是高考阅卷、播音主持、报刊编辑、法律裁定和制定、修订国家有关语言政策法规的重要依据。国家语委2016年4月完成新《审音表》的修订工作并通过鉴定。

  一般认为,辞书应当执行规范文件,而且语言事实和语言使用现状本身是客观的,同一时期不同专家组进行的调研和修订工作得出的结果不应该有太大出入。另外我们也看到1985年旧《审音表》公布和2005年第五版《现汉》出版相差20年,旧《审音表》审定为统读的“凹、括、咱、按、澎、惩、期、唯、俱、嵌、召、胜、屹、徊、蹊、挟、荫”, 第五版《现汉》都定为多音。比如“唯”在旧《审音表》中统读wéi,“唯”又是文言中表示答应的词,音wěi,可组成“唯唯诺诺”,第五版《现汉》在标<书>的情况下保留了wěi音。以上新旧《审音表》和几版《现汉》对部分异读字不同的处理结果,引起了我们对二者修订宗旨和作用导向的思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