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电影《起跑线》聚焦教育问题

从上流社会到贫民窟,“变形计”笑中带泪

2018-04-10 18:06 来源:文汇报 作者:李思文

  “即使变成自己讨厌的人,也要让孩子获得最好的教育”,印度电影《起跑线》日前在国内上映,海报上的副标题让不少中国观众心为之一动。影片自上映以来票房持续走高,首周末票房超过1.41亿元。

  《起跑线》的剧情设置让人想到中国“孟母三迁”的故事———父亲拉吉和母亲米塔为将女儿送进名校幼儿园费尽周折。先是搬进高档学区房,欲跻身上流社会,名校面试失败后,盯上了贫困生名额这条“小道”,假扮穷人住进贫民窟,终于骗取贫困生名额。云泥之别的生活,引发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升学“变形计”。

  有人说,《起跑线》就像一枚宜于中国家长咀嚼的青橄榄,虽为喜剧,百般滋味皆在其中。“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引发的争论尚未远去,这部电影又一次展现了荆棘丛生的教育之路。

  片中许多场景引人共鸣。比如,搬进学区房后,父亲去名校幼儿园排队报名。天光未亮,“长龙”已排起,占位的睡袋和板凳东倒西歪。母亲苦学英语,以期融入上流社会,为女儿的未来打造光彩的“朋友圈”。又如,在等待录取通知书的日子里,夫妇俩四处祷告……

  子女教育这场战争,千万父母唯恐入场太迟。比起“知识改变命运”,影片中的这对父母更相信“名校改变阶级”。《起跑线》一针见血地点出印度教育的本质问题:“教育已经沦为生意。”

  仿效欧美,印度许多私立学校会预留25%的名额给下层居民以及其他弱势群体,但权势阶层鸠占鹊巢的现象早已司空见惯。在《起跑线》中,当拉吉受良心谴责,在校长室中勇敢说出“偷梁换柱”的实情后,却遭到后者的冷嘲热讽———“如果我把这个位置让给一个穷人,那我如何从中受益。”

  一波三折的剧情下,藏着印度社会长期蓄积的矛盾,阶级固化问题在孩子择校这件事情上尤为突出。《起跑线》导演萨基特·乔杜里曾长期研究亲子关系,他知道父母为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能够奉献到什么程度。“有父母发现自己的小孩没有被一所外国语学校录取,因为该校倾向于选择父母学历较高的孩子,为此这位父亲就去读了MBA课程。”萨基特·乔杜说。

  “剧场效应”绑架下的教育远离良序,陷入失序,父母和孩子备感心累。事实上,父母这一角色从不比学校次要,且无关贵贱。男主角拉吉本性质朴率真,他可以在陌生人面前带着孩子跳夸张的舞蹈,让孩子开心大笑。在贫民窟,被排挤的拉吉和米塔受到邻人希亚姆的帮助,也看着女儿皮雅找到了纯真的友情。当错失入学名额时,希亚姆只是偷偷地抹了抹眼泪,很快向拉吉和米塔贺喜,掏出皱巴巴的钞票邀请他们去吃难得一尝的昂贵食物……拉吉终于明白,比起贵族学校,来自日常生活的良善与真情才是孩子不可缺失的珍贵体验。

  电影最终,拉吉和米塔悬崖勒马,帮女儿办理退学,转回公立学校,这对一心追求阶级跃迁的父母与自己达成和解。“如果你都不是一个好人,那你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好老公或者好爸爸。”拉吉说。影片也为观众奉上最后的答案———生而为人,美德教育永远是最高级的起跑线。

  (文汇报记者 李思文)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