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显社会主义文艺的中国特色

——一位百岁作家的心声

2018-05-25 10:25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马识途

  原标题:彰显社会主义文艺的中国特色(文论经纬)

  ——一位百岁作家的心声

 

  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需要对文化市场的资本运行有效监督,需要雅文学和俗文学更加互信互助,需要更加注重文艺作品的社会效益,说到底,希望我们的作家艺术家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提供更多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优秀文艺作品

 

  我今年已进入一百零四岁了,年老体衰,已无力在文学创作上再作贡献,但我和一些“心存魏阙常思国,身老江湖永矢志”的老作家一样,对中国当代文学特别是创作思想的走向,寄予深切的关注。

  目前,我正在学习党的十九大文件,深感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工作准绳的重要性。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全国第十次文代会和第九次作代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同志都明确提出要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指明中国文艺要以鲜明的中国特色屹立于世,并且语重心长地指出当前存在的诸多问题。这些讲话让我深受启发,我曾反复思考,什么是中国文学的中国特色呢?如何理解“中国特色”的理论精髓和深刻内涵并在文学创作实践中彰显它呢?

  在细读和研究后,我试图用几句话来加以概括:中国当代社会主义文学应当是在马克思主义光照下,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引导,以人民为中心,贯穿中国精神,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有中国新风格和新气派的生动的中国话语,讲好波澜壮阔的中国故事,并艺术性地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服务于中国人民。

  我以为中国的作家都应该在自己的创作中彰显这样的中国特色,而要彰显这样的中国特色,就需要识知和协调以下三个关系:文学与资本的关系,雅文学与通俗文学的关系,文学的思想性、艺术性和娱乐性的关系。

  自尊自励 增益世道

  没有资本的投入,文艺活动无法持续进行,这一点不言而喻。过去是由国家按计划提供创作资金,所以文艺创作多注重社会效益,很少考虑经济效益,改革开放以来,容许资本进入文化市场,几十年来已取得辉煌成就,人所共见。

  而资本有自我增殖的本能,关键就看投资者意图和资本运用的优劣。由于投资动机不一、目的不同、运行办法各异,产生了优劣不同的效益。在文化市场中,有的投资者是为了报效祖国,服务人民,不计回报,追求社会效益,这种优良品质受到国家和人民的赞许;也有一些投资者依法依规投资文化市场,以优良产品获得合法利润,这样的投资者占大多数,为社会所认同;唯有另一类投资者,为数不多,为害却烈,曾有过一段时间的恶性发展。这是一群运用资本追求利润最大化的食利者,他们窜入文化市场,搜寻和瞄准最能获得暴利的文化投资项目。当发现一些低俗恶俗的节目容易受到青少年和追求娱乐至上的人喜欢,因而可以获得丰厚利润时,便挟雄厚资本,凭借最易传播的网络平台,收罗少数醉心名利、实是写手的所谓作家,穷思极想,写出低俗作品,交由唯利是图之徒加以制作,投入文化市场,牟取暴利。正如马克思说过的那样,创作出自己的作品的同时,也就制造出自己的读者。他们千方百计地培养、制造牟利需要的“粉丝”,竭力侵占文学的阅读领地和文化市场。随着利润的诱惑不断膨胀,他们日益突破文化管理的藩篱,推出“三俗”产品,甚至喊出要“爱得死去活来,打得昏天黑地,笑得气闭肠断”的所谓“枕头、拳头、噱头”的“三头”作品,污染市场,毒害观众。

  当然,这只是一时出现的不良文化现象,已引起文化管理部门的重视和治理,大有改观。相信文化市场的食利之徒只是极少数,“三俗”作品的写手应自尊自励,成为真正有益于世道人心的作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