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诗词中文人枕屏的审美意蕴

2018-05-28 15: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宋华

  枕屏是床榻上的一种小型屏具,通常放在榻端,长度接近榻宽,比例低矮横长,宋代存世画作《荷亭儿戏图》和《风檐展卷图》中的枕屏皆是此类。同时宋人把置于床榻上的低矮曲屏风也称为枕屏,这类枕屏往往有六折十二屏。在宋人诗词中,枕屏根据环境的不同有“小屏”“秋屏”“素屏”“屏风”等不同的叫法。诗词中枕屏意象通常与女性生活环境相搭配,传达出一种幽微低回的审美意蕴,如苏轼的《次韵回文三首》(其三)中称:“头畔枕屏山掩恨,日昏尘暗玉窗琴。”作为日常生活中的一种物象,诗词中的枕屏不但具有女性功能,同时也是与文人生活紧密相关的一种物象。

  文人生活的物质载体

  枕屏作为宋代文人日常生活的一个物象,不仅可以作为文人题诗作画的物质载体,同时也作为一种意象走向诗词中,其功能、形制也随之成为文人诗词的题咏对象,作为构建诗境的一种材料,展现出宋代文人生活的生动图景。

  从文学表达上来讲,屏风与粉壁的作用类似。任华《怀素上人草书歌》中称:“谁不造素屏?谁不涂粉壁?粉壁摇晴光,素屏凝晓霜,待君挥洒兮不可弥忘。”白居易《游悟真寺诗》:“粉壁有吴画,笔彩依旧鲜。素屏有褚书,墨色如新干。”在屏风上题诗写字作画,是屏风在文学艺术层面的基本功用。作为屏风的一种,枕屏也是士大夫题诗作画的载体,同时也是文人吟咏的物象。在这些吟咏中,枕屏的形制、功能及其在文人生活中的作用都成为文学表达的内容。

  同时,枕屏还作为文人间相互赠送的礼物与文学发生联系。如陆文圭《小铜屏铸渊明归去诗并坡和章以赠子华侑以绝句》:“五斗区区肯折腰,眉山早计不如陶。小屏一枕还乡梦,五柳门前月正高。”诗歌紧扣屏上铸有的内容进行题咏,在赠屏的同时表达一种赠送的意思,还包含深刻的思想内容,可以看出枕屏作为一种文人交际雅赠的物品往往附带文学表达的功能。

  日常起居的清幽雅趣

  除了作为一种物象单独题咏,枕屏在宋人诗词中,又往往与枕、簟、床、席等形成特定的意象群,并与倚、问、对等动作相联系,形成独具特色的抒情场景,展现文人寝卧之处的清雅之美。如苏颂《咏丘秘校山水枕屏》写道:“远山近山各奇状,流水止水皆清旷。烟云到处固难忘,笔墨传之尤可尚。古人铭枕戒思邪,高士看屏助幽况。左有琴书右酒尊,怠偃勤兴时一望。”

  此外,古人常常在枕上作铭,是为了时时警戒自己的行为,而高士看屏助幽旷,则是宋人看屏的主要目的之所在,正所谓左有琴书右酒樽,“怠偃勤兴时一望”。枕屏也常常同其意象群一起,创造出素雅的审美意境,助益于文人起居之幽旷。如陆游《书枕屏》四首(其四)写道:“甘菊缝为枕,疏梅画作屏。改诗眠未稳,闻雪醉初醒。”此处枕屏与枕是结构诗境的主要意象,菊为枕、梅作屏,衬托室外大雪纷飞,菊与梅都是高洁之物,雪亦是清白颜色,烘托出抒情场景的清雅高洁之趣。

  老病幽怀的诗境构筑

  中国古代文人崇尚儒家的审美标准,以入世追求为主。男性的活动范围一般不会局限在卧房之内,通常情况来讲,文人卧床每每与老病相关,枕屏作为一种与床榻紧密相关的意象,它分隔空间和遮挡风寒的作用,成为诗人老病幽怀的承载体,有助于构建立体诗境。如宋祁的《哀江南》写病中卧床:“病魂招得未浑全,暝倚秋屏岂是禅。 一梦忽成霜蝶去,草深三迳若为眠。”诗人说“病魂招得未浑全”,言病痛已过,但身体尚未痊愈,只能卧床休息。床上自然有屏,诗人瞑倚秋屏,不是醉卧也不是寻诗觅句,但依然陷入冥思之中,仿佛进入了禅定的状态,在一虚静之中竟然像庄子一样梦见自己化蝶了,化用梦蝶的典故展现养病时周遭环境的寂静。

  清幽与病联系在一起,也有别开生面的时候。如陈与义的《石限病起》写病中独卧,表达的却是一片淡然的诗情:“幽人病起山深处,小院鸦鸣日午时。六尺屏风遮宴坐,一帘细雨独题诗。”此处枕屏与深山、小院形成由远及近层层递进的抒情场景,深山小院六曲屏,诗人宴座期间,自称幽人,幽人本就有幽隐之意,对应小屏形成的幽隐环境,形成封闭的幽隐世界,加之外部细雨缠绵,诗境愈显清幽,与诗人形单影只缠绵病榻形成对应,而这位幽人却也颇为享受这种独处的氛围,在一帘细雨中写诗,于是病意得到消解,反增一份豁达。

  宋人诗歌中,枕屏及其意象群有时也与“老”联系在一起,诗人在肢体上与枕屏发生互动,使所营造的抒情场景有了动态的流动之美,增加了诗歌审美表达的丰富性。如王安石《晚春》:“春残叶密花枝少,睡起茶多酒盏疏。斜倚屏风搔首坐,满簪华发一床书。”这首诗风格平白自然,物象选择也较为平实,诗歌传达出一种晚春时节万物衰颓的老境。诗人华发苍头,斜倚屏风搔首而坐的动作,既有顺应天命的意味,同时联系其人生经历,也透露出一丝卸任后无所事事的空寂之感。

  同时,枕屏所围合出来的空间又透出一种宁静之意,有时也会成为文人表达自我幽况之意的载体,如韩淲《崇福庵》(其五):“夜长风雨撼空山,老意幽怀尽自闲。更是一庵人不到,纸屏藤枕竹炉间。”这首诗由纸屏构建出内外两重诗境。长夜漫漫,诗人在纸屏围合出的空间中,感到外部世界风雨交加,自己却能够怀抱老意幽怀享受一份安享,在纸屏、藤枕、竹炉所构筑的意境中获得安和宁静。这里纸屏所围合的空间又构成了一种内外的对比,是构成内外两重诗境的关键点。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