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交流: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要纽带

2018-06-04 17:1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孙晓杨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交”,而音乐 “其本在人心之感于物”,正是丝路沿线各国人民相亲相交的最佳媒介。

 

  “一带一路”是商贸交流与文化交流之路,音乐则首先跨过语言障碍,成为丝路沿线地区人民文化交流的先锋使者。

  丝路初开,音乐就在丝路沿线各个国家间交流互融,其交流融合范围之广、时间之久、程度之深皆令人叹为观止。汉代郊祭歌中已有描绘丝路风情的《天马歌》;丝路音乐交流于唐代达到鼎盛,唐代宫廷燕乐《十部乐》中,除燕乐和清商外,其余西凉、扶南、高丽、龟兹、安国、疏勒、康国和高昌这八部,都源自丝路各国,其编制、乐风、所用乐器无不具有浓厚的“胡化”色彩;唐人所喜爱的胡旋舞、胡腾舞、柘枝舞亦出自西域。尤为瞩目的是,代表唐代乐舞最高成就的《霓裳羽衣曲》融中原乐舞与丝路乐舞之大成。我国音乐文化也经由丝路传播,深刻影响了西方艺术文化的发展,西方艺术家受笙启发而发明管风琴,以“新法密率”为基础而塑造的现代钢琴,著名歌剧家普契尼以我国民歌《茉莉花》为鉴而创作的《图兰朵》更成为西方歌剧的传世经典。

  从民间俗乐到国家仪式正乐,丝路上音乐交流涵盖演奏技巧、乐器等相关物质媒介的互通;既有对家国的颂美咏唱,也有对人类和平相处、睦邻友好的呼唤赞美。“入人也深,化人也速”的音乐弥漫丝路沿线地区人民的“生活世界”,浸润人民的身心情感,往往成为历史上丝路沿线人民感情交流、文化融合的纽带与最重要的媒介,进而成为各个时代丝路上各国人民“民心相通”的先行者、奠基者和典范形态。

  丝路音乐审美交流因其“感性学”属性特征必将成为人文“化成”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建构的“生产力”要素。在新时代“一带一路”建设中,音乐文化正以其独特魅力在促进民心相通方面发挥愈加鲜明、无以替代的关键作用。当前我国“一带一路”音乐文化交流发展加快,急需音乐文化工作者开拓思路、积极作为,不断开创文化交流合作新局面。

  深入开展丝路沿线音乐研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或地区音乐资源丰富,涵盖风格各异的音乐文化、优秀的作曲家、大量的民族民间音乐。对这些音乐文化要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挖掘,紧盯现代文化审美取向,创作出更多反映多彩异域风情、人民生活及其美好愿望的时代音乐作品。同时,注重通过研究提升创作水平,充分发挥专家学者和智库的作用,多主题、多视角、多层次展示丝路音乐文化的多元内涵,既有横向对比性透视,也有纵向体系性研究,诸如西方艺术音乐作为世界上伟大音乐体系,其声音体系、行为模式体系、观念体系和传播体系都值得研究,为更好推动我国音乐文化建构和“走出去”提供借鉴。

  持续深化音乐文化交流。借助国家或地区“一带一路”各类交往平台,切实加强“一带一路”沿线音乐创意、成果、作品、人才等文化资源的全方位交流。鼓励并推动专门的音乐交流发展研究中心建设,通过与世界音乐元素的碰撞交融构筑文化认同互信的深层基础。进一步发挥“一带一路”音乐教育联盟的辐射带动作用,促进国际化的校际合作,加强人员培养交流、打造文艺精品、开展联演互鉴,努力构建常态化、多元化的合作机制。培育壮大音乐产业,加大优秀音乐产品“走出去”力度,积极同沿线国家或地区音乐艺术界人士成立联合进行音乐文化项目合作,切实强化音乐版权保护、规范市场秩序,不断提升我国音乐产业的竞争力。

  着力推动传播方式创新。重视传承经典音乐文化,以传统音乐为素材进行现代音乐的加工展演,根据传统乐器的特殊性及表现潜力,充分考虑“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受众的文化消费习惯和取向,改编优秀的传统乐曲;从内容或形式上对一些经典的古典音乐进行再创造再展示。在这个过程中,尤其要注重强化音乐艺术与技术发展的融合,运用录音及影音设备等现代科技,通过各类社交媒体平台传播本土音乐、即时联系互动,增强带入感和影响力。比如“一带一路”世界合奏的音乐视频,就是利用中国元素的特色和数字技术手段,巧妙地将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京剧与说唱、虚拟与现实融为一体,受到广泛传播和好评。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交”,而音乐 “其本在人心之感于物”,正是丝路沿线各国人民相亲相交的最佳媒介。我们要在认清自我文化特征、树立坚定文化自信的基础上,紧跟时代潮流、遵循文化发展规律,以海纳百川的胸襟、务实创新的精神,不断推进丝路音乐文化的交流融通,以音乐为纽带联结丝路沿线各国人民的情感与感性经验,架起联通“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人民的友谊之桥。

  (作者单位:西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