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诗意的现实批判

2018-06-14 15: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杰克布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评选从一开始就落入了政治风暴,先是反性骚扰运动抢风头,后有肯尼亚封禁参赛影片引发争论。然而,当评审团宣布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执导的《小偷家族》获得金棕榈奖后,戛纳终于迎来平静,因为大家对这个结果心服口服。但是对日本而言,该片的获奖也算一个小小的政治尴尬。

  在戛纳电影节开幕前,国际影视展特刊邀请的国际影评人评分就显示《小偷家族》名列榜首。美国娱乐界行业周刊《综艺》评价说,这部电影中主人公粗鲁的生活方式,展现出人们在最坏的经济环境下也能寻求到安慰。但也有影评人称,这部影片暴露出政府如何忽略了社会中最需要帮助的人群。

  很多国际媒体在报道《小偷家族》获奖时把它称作现代版的《雾都孤儿》,从此可窥见它蕴含的现实批判性。但和狄更斯的血汗时代不同,当代日本社会高福利、低犯罪率,特别是盗窃非常罕见,以至于人们在外就餐起身去洗手间时,会把钱包或手提袋直接放在桌上就离开。这也意味着这部电影所讲述的小偷家族在文化上面临的耻辱语境。电影中的无赖男子靠在超市偷窃为生,一个冬天的夜晚,他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在路边发现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女孩,于是把她带回家抚养。故事从此会转向一个救赎的主题吗?并没有。导演只是借此把他敏锐的目光投向对家庭意义的拷问。

  影片获奖后有趣的是日本政府的态度。通常,日本政府对于本国人在国际上获得奖项是颇为自豪并急于贺喜的,无论是诺贝尔奖还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然而,是枝裕和获得金棕榈奖后,日本政府各个部门的发言人均没有主动祝贺,直到两天后记者在政府新闻发布会上问及此事,发言人才简单地说了句“从心底里”恭喜他。5年前,是枝裕和执导的话题影片《如父如子》获得戛纳评审团大奖,却未被日本提名委员会选送奥斯卡参与角逐最佳外语片奖,联想到这个桥段,似乎可以猜到日本政府面对这个金棕榈奖的微妙心理——毕竟是枝裕和对日本社会的政治,特别是对现任首相安倍晋三的政策颇有微词,他的影片也总是掀开日本社会的伤痛。

  是枝裕和的现实主义风格源于他早年电视纪录片的从业经历。20世纪90年代初期,他的电视纪录片《然而……》就通过两起自杀事件把公众视线拉向日本福利制度的盲点,这部纪录片对他后来的电影处女作《幻之光》产生了影响。在《幻之光》中,他讲述的是一位名叫由美子的漂亮女人在丈夫神秘死亡后的挣扎。2001年的影片《这么远,那么近》是受到奥姆真理教杀人事件的启发,他以压抑的真实感探寻亲人之间的距离和相互了解程度。2004年的影片《无人知晓》,灵感来自1988年的一则社会新闻:四名儿童被母亲抛弃后长时间生活在一间公寓里。是枝裕和抓住了那种被忽略、被抛弃的残酷感,并赋予故事一种新现实主义的恐怖片风格。

  是枝裕和展现的是现实,但其影片的美学则是一种诗意的遥远,这一点很像他喜爱的中国台湾导演侯孝贤,《幻之光》的叙事风格几乎与《悲情城市》和《恋恋风尘》如出一辙。或许受侯导影响至深,无论题材多么残酷,他的电影语言总是那么克制而灵动、忧伤而从容。2005年的维也纳国际电影节曾回顾过他的作品,当时,业界人士高度评价其为“电影界的走钢丝者,他的一边是虚构,另一边是现实,一边是叙述,另一边是创作,一边是私域,另一边是公共生活,他不动声色地把两边连在一起”。在今年戛纳的获奖感言里,是枝裕和坚信“电影有将两极化、割裂的世界连接在一起的能力”。所以,在《小偷家族》中,一个家庭依靠盗窃维生却又其乐融融,温情的家庭戏和现实的残酷性弥合得天衣无缝。

  谈到《小偷家族》,是枝裕和对戛纳电影节官方网站记者直言,电影中的每一个人物都与当今日本某一个社会问题相关。他在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还说:“与其说政府是在帮助穷人,不如说他们在制造失败者。贫穷被当作一种个人责任予以对待。” 他认为日本社会的分裂,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政府。这样,也就不难理解日本官方对这个金棕榈奖不那么热情的恭贺。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