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象研究的南方视角

2018-07-03 11:37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吴秀明

  上世纪50年代,作家陆地发表长篇小说《美丽的南方》,讲述新中国成立之初广西土改的故事,以其对广西美丽风景和壮族人民斑斓心灵的出色描绘,成为当代文学中一部经典佳作。“美丽南方”也由此成为广西地域文化一个重要的文学意象。日前学界出版的李仰智等著《颂祷与重构——文学叙事中的“美丽南方”》一书,再次抓住“美丽南方”这个具有统摄意味的概念,分析梳理广西的形象建构和文学表达,而这一次的“美丽南方”,深嵌于书写中国形象和讲述中国故事的大背景下。

  近年来,随着中国快速发展及其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广泛影响,中国形象问题开始引起关注。所谓中国形象,不仅指国家、民族意义上的形象,同时还包括有关中国的历史形象与文化形象,以及构成中国形象的各色本土形象与个体形象,既有“民族寓言”成分,也有审美建构特质。20世纪中国波澜壮阔的历史造就了20世纪中国文学的跌宕多变,20世纪中国文学又与20世纪中国形象的建构过程密切相关。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文学中的中国形象塑造更是在诸多方面产生深刻变化:内涵上,更加重视民族文化优质资源的开发,包括优质精神资源和艺术资源;外延上,更加注重其在跨文化、跨区域、跨语际下丰富复杂的存在。中国形象书写成为当下中国文学一个新的生长点,蕴含文学创新和突破的种种可能。

  在此背景下看《颂祷与重构》,它正是运用形象学方法对广西文学进行系统总结与梳理,深入剖析广西形象与广西文学的关系,并由此展开对中国形象书写的思考。在这里,“美丽南方”不仅是独具特色的一方山水,更是中国当代文学版图的重要一翼。作者把研究触角伸向丰富的文学文本,勾勒出“美丽南方”的发展演变轨迹,从地缘、人缘、时代角度阐释“美丽南方”的社会历史、地域文化和时代精神,呈现诗性而又辩证的文学镜像。整部书坚持史论结合,超出单纯的纯文学、纯文本研究,拓展文学研究的内涵和外延,具有跨学科特点,并与“文化强国”等国家战略以及诸多学术热点、难点和前沿问题联系在一起。通读下来,它尤其在以下三组关系上,启发我们思考区域形象以及中国形象塑造问题。

  首先是民族性与世界性的关系。当今时代文化全球化当然不是指全球文化的一体化、同质化,而是强调全球文化的互融共生、多元多维。文化多样性前提是各民族文化主体性,这种文化主体性往往与民族性联系在一起,是与世界性相异的社会、历史、政治与文化的存在,带有很大的特殊性。越是“用世界眼光讲中国故事”,越要重视中国形象、中国故事、中国情感、中国话语的表达,因为它讲的虽是中国,却反映了人类和世界共同的精神思想情感,特殊性中包含普遍性。也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显现一种大胸怀、大视野与大境界。在民族性与世界性关系问题上,任何偏执都不可取。我们需要的是两者兼顾,维护动态的平衡。

  其次是文化自信与文化反思的关系。民族文化复兴不仅成为社会普遍共识,而且成为实现现代化的重要精神和智力支撑,中国人也由此找回属于自己的那份文化自信。落实到创作上,我们的文学形象塑造要善于发掘本土文化精华,不能一味依赖甚至屈从于西方文化意识,把自己他者化,用他者取代自己。另一方面,讲文化自信不是文化自恋,不是在塑造中国形象时做不恰当夸饰。学者乐黛云谈到民族文化如何面对西方文化时,提出一个重要观点,叫“生成性对话”,也就是不同的文化思想相互碰撞产生新的思想。这对如何处理文化自信与文化反思的关系问题,无疑具有启迪意义。

  最后是创造性与再造性的关系。所谓创造性,是指与民族本土文化交融的艺术实践,它是对当代中国特色思想文化和社会现实富有意味的反映。这就要求我们的作家必须具有一种深刻的穿透现实、解读现实并重构价值的能力。而这,恰恰是现今中国形象塑造所缺乏的。从某种意义上说,20世纪中国文学在文学观念、创作方法方面有对西方文学模仿性的“再造”成分,它使中国文学摆脱旧文学的桎梏,实现从传统到现代的转换,是有历史意义的,但必须看到,再造毕竟只是学习和模仿,不能成为文学创作的终极追求。关键还在赋予中国文学全新的创造和独到的发现,实现与中国历史文化、社会现实的对接。这也是我们评价中国文学及其中国形象塑造最重要的标准之一。

  从这三组关系审视《颂祷与重构》,可以说,以“美丽南方”为理论概括和文学符号的广西故事书写和广西形象建构,在多种合力作用下正经历一场艰难而又美丽的蜕变,我们对诞生其间的文学创造充满期待。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