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散文选本的学术价值

2018-07-25 16: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曾娟

  随着现代散文的兴盛繁荣和白话文运动的兴起,中国现代散文选本开始在文坛出现,现代散文选本随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中国现代散文选本形态多样,可以依不同标准进行分类,如曹养吾《中国近十年散文集》(1929)以时间收录为界,孙季叔《中国游记选》(1943)仅收录游记散文,张立英《女作家书信选》(1933)以女性作家的书信为收录对象,白芜编《游击三千里》(1938)专收战地报告文学,邵苇一编《现代中国抒情小品文选》(1936)等等,构建出一部五彩缤纷的中国现代散文史。

  保存珍贵文献史料

  诸多中国现代散文作家作品依赖选本而流传于世。例如刘冠悟《碎锦》(1928)于上海卿云图书公司出版,分为十辑,分别收录妩卿、厥农、珐髯、北斗、菊农、舞霜、蘅子、天干、阿絜、低能儿等十人的散文作品,其中许多散文作家作品有赖此选流传。刘冠悟称:“这一本书上的资料,都是从去年七月至十二月时事新报青光上集拢来的。在许多文人看来,不免要说一声‘明日黄花’。但是我对于他们这半年的作品,却很觉可爱,因为书里的闲话都是蛮有文艺化的嬉笑怒骂,并且的确是现代人的警钟。”此选也是了解现代作家心态的重要史料。

  再者,中国现代散文选本还是研究中外现代历史文化的重要文献来源。如1934年姜亮夫编《现代游记选》,分上下两册,上册收录现代散文家有关国内的游记散文,如徐志摩的《泰山日出》、郁达夫的《仙霞纪险》、孙福熙的《普陀佛顶山》等,下册收录现代散文家有关国外的游记散文,如徐志摩的《我们知道的康桥》、梁启超的《战后雾中之伦敦》、胡愈之的《苏俄印象记》等等,均反映了20世纪30年代中外自然历史文化民情。又如《延安文艺丛书·散文卷》是20世纪80年代初期编纂的一部收录延安时期创作的散文选本。它以散文手法镌刻了众多人物形象,既有为革命牺牲自我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有追求真理、进步的知识分子,还有淳朴可爱的普通老百姓、战士等,是研究延安历史文化的重要文献资料。

  中国现代散文选本还是研究现代作家生活思想文化的重要史料。1927年,钟敬文编《鲁迅在广州》,收录王任叔的《鲁迅的彷徨》、尸一的《鲁迅先生在茶楼上》、招文远的《乱谈一阵》等散文作品,对理解鲁迅在广州的生活和思想变化均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在中国现代散文选本中,有一批现代日记、书信选本颇有史料价值,如戴叔清编《模范日记文选》(1932)、曹聚仁编《书信甲选》(1932)、阿英编《日记文学丛选》(1933)、张立英《女作家日记选》(1933)等,使得一大批现代作家的日记书信得以保存。

  促进现代散文创作演变

  1920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洪北平编《白话文苑》第一册和第二册,收录钱玄同、梁启超、胡适、蔡元培等十几位作家的白话散文,开创了中国现代散文选本的先河。1921年,苕溪孤雏编《白话文趣》面世,收录蔡元培、梁启超、钱玄同等人的散文作品。自此以后,现代散文集的出版进入发展繁荣期。中国现代散文选本的出现,顺应了白话文运动的要求,也破解了现代散文发生的困境。

  选本与现代散文创作演变是相互促进、相辅相成的。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涌现出颇有时代意义的中国现代散文选本,全面而真实地反映了现代散文的发展脉络,记录了历史跳动的脉搏。如孙季叔编《中国游记选》(1934)、郁达夫编《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1935)、林语堂编《现代幽默文选》(1939)、胡兰畦编《战地三年》(1940)、力行文学研究社编《学生时代》(1941)等。特别是现代女作家散文选本的编纂,如雪菲编《现代中国女作家创作选》(1932)、张立英编《女作家散文选》(1933)、王定九编《当代女作家散文》(1935)、俊生编《现代女作家散文选》(1936)等有意识地编撰现代女作家散文选本,以女性散文创作实绩证明女性散文创作的重要性。

  蕴含文学批评思想

  中国现代散文选本的序跋和凡例蕴含丰富的批评思想,既体现选家的批评眼光,更是中国现代散文经典化过程的重要环节。散文批评与散文选本的编纂往往是相互作用的,而且有的散文选本与批评本身就互为一体。例如,《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一集·导言》和《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导言》均以公正客观的批评眼光甄选1917—1927年的优秀散文,奠定了这些作家作品的经典地位。曹聚仁于1931年编选有《散文甲选》,专设散文杂论栏目,收录有胡适的《文学改良刍议》、徐彬彬的《凌霄汉阁谈文》、罗家伦的《近代中国文学思想的变迁》、唐钺的《现代人的现代文》等,直接表达选家的文学批评思想。

  中国现代散文选本的编纂与读者审美相互联动是现代散文经典化过程中的重要环节。在选本接受过程中,选本与创作思潮、读者审美的互动不断强化中国现代散文经典的接受。现代散文社团流派众多,编撰选本是现代文学社团和文学流派重要的文学活动,宣扬社团成员的文学宗旨和创作风格,巩固文学社团、推动文学流派的形成。如《辛夷集》的反复出版就曾将创造社成员的散文不断推向经典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现代散文选本的编撰与当代散文批评思潮紧密联系。如《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卷》既对当代“诗化散文”“闲适散文”“文化散文”“新散文”“在场主义”等散文思潮的形成有着重要作用,也进一步强化了现代散文经典的接受。

  (本文系湖南省社科基金项目“当代文学的湖南形象研究”(17YBA071)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湖南城市学院人文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