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日本的中国书法研究

2018-07-25 16: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程俊英 草津祐介

  在日本,汉字的书写不仅可以用来表达语义,同时也是一门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传统艺术。自从中国的书法伴随着汉字传播至日本,对中国书法艺术的引进、效仿和追随,始终是日本书道发展历程中的一条主线。书道在含义上基本等同于书法,但它不单纯强调书写的技法,也包括修身、养生、悟道等方面的含义。时至今日,在日本,仍有许多业余书道爱好者和练习者、职业书道家和专业的书道研究者,在学习和研究中国书法艺术。而这种持续不断的研究和学习与日本社会发展的时代性及日本特有的国民性格相结合,形成了许多颇具特点的研究视角和研究方法。

  学科分类不易 发表渠道较多

  现代日本的学术体系较为复杂,所以想要回答中国书法研究在日本整个学术体系中被归于哪一学科、处于何种位置等问题并不容易。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在日本的中国书法研究领域,大多数关于中国书法史的研究项目被列入“人文科学系—人文学领域—艺术学分科”之下的“美学·艺术诸学”“美术史”“艺术通识”等细目中;关于书论的研究项目则往往被列入“人文科学系—人文学领域—文学分科”之下的“中国文学”“文学通识”等细目中。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最大的原因是日本在战后构建学术体系以及学术价值观的过程中,过于重视照搬欧美的学术体系划分方法和研究模式,而忽视了日本自古以来对于中国书法的研究传统。

  当前,日本的中国书法研究学术成果主要发表在各大专业学会和研究会的刊物和论文集中。其中,最为重要的学会及其发行的刊物主要包括:“书学书道史学会”及《书学书道史研究》、“全国大学书道会”及《大学书道研究》、“书论编辑室”及《书论》。

  此外,日本“中国近现代文化研究会”发行的《中国近现代文化研究》经常发表有关中国近现代书法史的研究成果。《金石书学》《书法汉学研究》《东亚书道教育论丛》也是日本中国书法研究的重要学术阵地。同时,“日本习字教育财团”的学术研究赞助成果中,也有很多关于中国书法研究的重要论文。

  部分研究成果具有代表性

  在日本近年来关于中国书法的学术研究成果中,菅野智明的《中国书法史相关研究动向(2013年度)》和成田健太郎的《中国书法史相关研究动向(2014·2015年度)》最具代表性、系统性和权威性。这两篇论文都是为了概括各年度日本中国书法研究的学术成果而撰写的,因此从中既能通览日本学术界在中国书法史领域的最新理论成果,也可借此一斑而窥得现代日本中国书法研究之全豹。

  菅野智明在《中国书法史相关研究动向(2013年度)》一文中,分别就日本学者在“古代简牍书法”“刻法的假想和设定”“民国·新中国的书法家及其成就”等方面的研究成果进行了详细阐述,并给予了相应的品评。例如,“古代简牍书法”一章认为,福田哲之的《战国秦汉简牍丛考》在笔法、字形等方面的研究和分析为跨学科研究提供了可能性;在“民国·新中国的书法家及其成就”一章中,菅野智明对大野修作、中村伸夫、河内利治、郑丽芸等学者的研究成果进行了概述和归纳,并在此基础上强调,对于民国时期和新中国的书法巨匠,在对其功业成就进行整理和检证时,越是时间年代更为新近的,越应格外注意使用一手资料。

  在《中国书法史相关研究动向(2014·2015年度)》一文中,成田健太郎从“书法的时代性”“先秦·秦汉的古文字”“石刻·瓦砖的书法·刻法”“古写本研究”等方面,全面介绍了日本学者从不同切入点对中国书法进行的剖析和钻研。其中,不乏极具开创性和时代感的学术成果。例如,“近代·现代书法”一章中所例举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研究——以目标分析为中心》一文,直接将研究的目光投向了当前中国的青少年书法教育; “先秦·秦汉的古文字”“石刻·瓦砖的书法·刻法”等章节则大量介绍了日本学者运用红外线透视、3D扫描、全息投影等现代科技手段,对中国古代简牍、纸帛、碑刻、砖瓦等不同材质上保留下来的文字和书法作品进行解读的最新研究成果。

  现代日本中国书法研究的问题与不足

  中国书法是一门实践的艺术。所以在中国,那些在中国书法史、书论等学术领域有所建树的研究者,往往也是在诗书画印等艺术创作领域有所作为的艺术家。然而在现代日本,书法和书道的理论研究与艺术创作实践却呈现出泾渭分明之态,甚至约定俗成地形成了“搞创作的人不做理论研究,做理论研究的人不搞创作”的分工现象。这种理论与实践的脱节可谓现代日本中国书法研究中最为突出的问题,也直接导致了该领域部分学术成果的空洞化和片面化。

  从研究的侧重点来看,在明治时代之前,日本对于中国书法的研究集中于“唐风书法”,而近代以来的日本研究者则更多地关注明清时代的中国书法。这种研究侧重点的转移固然与中国书法家杨守敬赴日所带给日本书坛的巨大变革密不可分。可是,如果说当年在“杨守敬旋风”之下,日本学者突然出现“一边倒”式的研究转向,具有明显的时代局限性。那么,在一个多世纪以后,现代日本的中国书法研究仍在承袭近代以来重视明清忽视晋唐的传统,而未能站上新的历史高度,用更宏观的视野来俯瞰中国书法发展历程中的流变,则不能不说是学术上一种缺憾。

  此外,伴随着近年来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对于中国书法的研究,早已突破了中日两国乃至传统的汉字文化圈。当代中国学者在书法研究方面,就十分注重吸收和借鉴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各国学者的最新研究方法和学术成果,同时也将研究视野扩展到了日本的书法作品上。但在国际交流和同行互鉴方面,现代日本的中国书法研究者则略显保守。关于中国书法,当今日本学术界还有大量的研究成果和颇具启发性的独到见解处于“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状态。因此,如何通过更为开放的学术交流和更为热烈的思想碰撞,来让现代日本的中国书法研究吸收更为全面的智慧养分并赢得更为广泛的国际认可,已经成为了日本当下以及今后的中国书法研究者必须思考和解答的重要课题。

  (作者单位:北京语言大学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日本都留文科大学教养学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