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与情感:当导演爱上一座城

2018-08-17 18:1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杰克布

  姜文执导的《邪不压正》上映后,坊间评论一大看点是片中的北平城,虚虚实实的老北京景致和风物令人惊叹。有人说,这是导演写给北平的一封情书。其实,鼓起所有的想象和情感以一部电影向一座城市表白、致敬,这样做的导演,姜文不是第一个。很多外国影片中,城市不仅是故事发生的背景,也成为故事的主角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说,巴黎、罗马、纽约这些城市,今天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和个性,都离不开电影导演的塑造。

  罗马,复杂多面的永恒之城

  与北京一样,拥有悠久历史的罗马也频频以主角的地位出现在几代意大利导演的镜头下,罗马的气质与影片中主人公的性格和故事氛围高度融合,是情景交融的典范。

  在意大利里程碑级别的导演中,与罗马结下缘分的不少,而且冥冥之中有一种继承的关系。18岁到罗马、从此把一生献给意大利电影的费里尼找到他人生的方向,始于受导演罗塞里尼之托为《罗马,一座不设防的城市》(1945)撰写剧本。接下来的岁月里,费里尼拍下了一系列关于罗马的电影,其中《甜蜜的生活》(1960)、《罗马风情画》(1972)成就了他的大师地位,片中许多罗马的场景也成为那个年代电影的标志性画面。到了21世纪又有索伦第诺等新一代导演继续着对罗马的赞美与厌倦,展现的方式也明显有向费里尼等致敬的痕迹。

  作为一部现实与超现实掺揉的影片,费里尼在自己执导的《罗马风情画》(也常被译为《费里尼的罗马》)中扮演了自己,因此被剪入影片的甚至有拍摄现场路人与导演的对话。《甜蜜的生活》里的主角马塞洛则是一个从乡下来到罗马的八卦记者,借采访周旋于上流社会,同时也自我迷失,而费里尼到罗马后也做过记者和编剧。1953年获得威尼斯银狮奖的《浪荡儿》也带有强烈的自传性质,主角、小镇青年莫拉尔多厌倦了无聊的生活前去罗马闯荡,费里尼也是如此。晚年的费里尼曾说:“我对罗马的那份欣赏、归属感和赞美依然没有改变,从我第一天来到这里开始直到今天。”

  费里尼对罗马的欣赏不同于一个艺术生对博物馆那样的敬仰。在《罗马风情画》中,他不仅把噪音、混乱、妓女照单全收,而且向观众展现了现代化对美的破坏。他跟拍一个开凿新地铁线路的施工队,他们某天突然挖到一处古迹——这在罗马不算小概率事件,施工队员笑称自己“被迫成为考古学家”。这次碰到的古迹包括保存了数千年之久的色彩鲜艳的壁画以及精美的浮雕。但是,空气的进入破坏了壁画,人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鲜艳的颜色消褪。这是一个真实的场景,也是一个费里尼式的隐喻:罗马在枯朽、在堕落。导演不动声色地向深爱罗马的人呈现出了一幕悲剧。

  《罗马风情画》里有这样一段对话。路人对正在拍摄影片的费里尼抱怨:“你把罗马拍得如此脏、乱、臭!”费里尼回答说:“一个人应该忠实于他的本质。”对于费里尼而言,罗马是甜蜜而枯朽的,这座被称为“永恒之城”的城市是复杂多面的,费里尼钟爱这里的一切,包括它的堕落。

  费里尼影片中的罗马对后代导演影响至深。斩获2014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索伦第诺执导的《绝美之城》(2013),处处有《甜蜜的生活》的影子。如同《甜蜜的生活》里,随着主人公马塞洛的奇遇,观众用近三个小时的时间见证了罗马的荒诞和怪异,《绝美之城》也借助上流社会杂志记者杰普的眼睛,浓墨重彩地展现了罗马城那些喧闹的派对和文艺圈的装腔作势,让观众惊讶于这座城市的浮华、腐败和动物性。

  跟着《天使爱美丽》游巴黎

  如果说有哪座城市与影像的关系最为深远,那一定是巴黎。从杜瓦诺到布列松,巴黎可能是这个世界上被摄影师收入镜头最多的城市。而且,电影也诞生于巴黎。人类的第一部电影《火车进站》拍摄的就是一列驶入巴黎的火车,而这部影片的首映也是在巴黎嘉布遣大街的大咖啡馆里。

  片名中带“巴黎”的电影足以列出一个很长的名单,不过有一部以巴黎为背景的大受欢迎的影片则并没有以巴黎为名。《天使爱美丽》(2001)一片为巴黎收获了一大批新的信徒。主人公阿梅丽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在极具巴黎特色的咖啡馆里做侍应,为寻找丢失铁盒的失主几乎走遍巴黎。蒙马特高地、圣心大教堂、圣马丁运河这些原本举世闻名的景点,因为她的故事而有了一种浪漫又俏皮的感觉。阿梅丽在河上打水漂,在街角市场里把手插进豆子里的小癖好,还有她做的那些好事——帮盲人解说蔬菜水果的价钱,冒充已故负心汉为邻居大姐编写情书,帮女同事牵线搭桥——这些都给巴黎的市井生活增加了许多趣味。阿梅丽把一个现代灰姑娘的人生过成了童话并自得其乐,片中法国式的奇思妙想充满魅力,阿梅丽的各种“奇遇”和巴黎的都市个性也非常吻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