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霍克尼误读的中国画

2018-09-20 16: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周利明

  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1937年生于英格兰北部的海滨城镇布莱德灵顿,1959年就读于皇家艺术学院,2012年获英国女王限量勋章,被誉为英国最著名的在世画家。大卫·霍克尼创造了一种新的观看方式,拓宽了油画、素描、摄影、设计等诸多艺术门类的疆界。2017年1月,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大卫·霍克尼的《我的观看之道》,他认为自己的观看方式是吸收了中国山水画“散点透视”的观看方法。

  西方画家对中国画的“机械观照”

  1983年,大卫·霍克尼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第一次见到了中国卷轴画,那是一幅清代著名画家王翚统筹完成的《康熙南巡图》,虽然十二大卷仅仅看到了第三卷,仍然受到了很大震撼,并对他的“观看”方式与艺术创作产生了极大影响。他认为,中国绘画“移步换景、散点透视”的运用非常巧妙,而他早期的作品经常借助照片,依赖“焦点透视”的观察方法,只能算是镜头式观看方式的效仿。

  然而,“散点透视”只是西方画家对中国绘画空间感的一种不同文化背景下的理解与反映。中国画与“视网膜”科学成像范畴并没有直接关系,中国画空间并不是依托近大远小的透视学原理,而是源于仰观俯察的《周易·观卦》思想,这种思想影响下的中国绘画空间,具有大观性、主观性、时间性,是中国传统哲学精神的外化。

  自透视学影响绘画以来,欧洲古典绘画的画面仅有一个视点,都属于焦点透视的范畴。大卫·霍克尼认为,透视需要被扭转。近年来,他的作品多是照片拼贴处理的图像,画面中的人物的上衣、裤子、鞋子、帽子以及椅子、树木、路标、广告牌等场景,都是近距离拍摄完成。也就是说,画面由很多独立的单元组成,每个独立的单元都有各自的消失点,整个画面是由很多消失点构成的。普通的照片都是由照相机一次成像的,而霍克尼的画面是由N多次成像后,又经过一些处理后巧妙拼贴而成的。这种画面观者不能一眼看完,而需要目光在画面中慢慢地移动,像欣赏中国长卷一样的游观。大卫·霍克尼的拼贴作品仿佛是不用3D眼镜观看的3D画面。这就是他借鉴的中国式的多视点、随心游走的 “观看”方式,也就是前文提到的散点透视。

  学界有学者认为,大卫·霍克尼多幅人物风景照片的拼贴图像,其实仍没超出“视网膜”范畴。“散点透视”一词,是以焦点透视为根基的西方透视学的附属词汇,大卫·霍克尼的拼贴式作品为其作了最科学、最直观、最准确的佐证。1435年,意大利的阿尔贝蒂首次系统地说明了透视画法,1450年,多数意大利艺术家已经能够熟练应用透视法。达芬奇称,“透视学是绘画的缰辔与舵轮”。早在明代,透视学就传入中国,1729年,清代学者年希尧出版了我国最早研究透视理论的专著《视学》,初名《视学精蕴》。德国著名汉学家奥托·菲舍尔(Otto Fischer)1943年出版的《中国山水画》(Chinesische Landschaftsmalerei)一书中首次提出中国画运用“散点透视法”, 菲舍尔20世纪30年代曾邀请蔡元培共同主持柏林的中国艺术展,后来还直接影响了宗白华对中国画透视与空间的研究。

  无论是大卫·霍克尼“观看”方式,还是奥托·菲舍尔发明的“散点透视”,都是对中国绘画的“机械观照”,都属于西方科学式的透视话语,与中国绘画艺术精神没有直接关系。宗白华在《艺境》一书中《论中西画法的渊源与基础》指出:“中国画……根基于《易经》的宇宙观。”因此,中国画写生或创作时的“观看”方式,与透视学没有关系,而是源于《易经》仰观俯察的“大观”精神。

  中国画创作中的“大观”精神

  “大观”一词,源于《易经》第二十卦——观卦。观卦上卦为巽卦,代表风;下卦为坤卦,代表地;含风行地上、吹拂万物之象,蕴周流八方、推行教化之意。《观卦·彖》曰:“大观在上,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 “大观”指观卦主爻,即第五爻。九,阳数之极也,中国崇尚九五之尊,大观即为九五爻;居上卦之中,为刚位、天位、正位。“顺而巽”,上卦巽风的阳爻居高临下,因此可以顺利地进入下卦坤地之中,象征春风浩荡,万物滋生,也象征遍观天下,教化万民。以三才论,九五、上九两爻皆居天位,皆为阳爻;六三、六四居人位,六二、初六居地位,皆为阴爻。因此主爻之观可以畅行无阻,故“中正以观天下”。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耿鑫)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