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乐音不仅是考古史料,更是文化使者。曾侯乙编钟——

出土四十年 知音遍天下

2018-10-23 10:11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杨雪梅

  核心阅读

  1978年,曾侯乙编钟在湖北出土,成为震惊中外的重大考古发现。40年过去了,曾侯乙编钟的光芒依然不减。这件国宝,并不只是静静地待在博物馆的角落里任人打量。它与秦始皇兵马俑一样活跃,是最受世界各国欢迎的文物之一;它可以演奏出2400年前的音符,让世界遥想当年的风雅。

  一次考古发现,到底意味着什么?一件文物,又可以改变什么?答案或许就在编钟40年的故事中。

  进入2018年,与曾侯乙编钟相关的纪念活动很多,与曾侯乙有过美丽邂逅的很多人开始“约会”。

  前不久,曾侯乙编钟出土4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湖北省博物馆召开,故友新知们都聚到了一起。当年的考古队队长、90岁的谭维四没能前来,在专门播放的视频中,他心心念念的还是如何对编钟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只见其形、不闻其声,不算认识编钟

  【回放】

  1978年,考古工作者在湖北随州擂鼓墩进行曾侯乙墓发掘,队长谭维四是当时省地市联合勘探小组的定海神针。他让探工先探了一探,结果发现是比马王堆一号墓大6倍、比出越王剑的楚墓大8倍的大墓。“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把填土清除完,把墓葬打开时,地面水与地下水都混在一起,看到的几乎是一个200平方米的大游泳池……”考古学家冯光生当时就在工地,“谭维四决定慢慢将墓中的水抽完,随着水面的下降仔细观察水中的遗存,有一天看到黑乎乎的一根木柱浮出水面,接着是3层横梁一样的柱子,梁下悬挂着一件件古钟。”

  冯光生当时并不知道这些钟的名字叫编钟。经过清理检测,曾侯乙编钟共有64件,编成8组,悬挂在3层钟架上。全套编钟总重量2567公斤,加上横梁上的铜套、铜立柱,合计用铜达4421.48公斤,其中最大的一件甬钟,重达203.6公斤。

  编钟出土后,谭维四本来决定将棺椁运到室内,结果没有办法吊起,只好在原地整理。墓中出土了包括中国青铜器最高铸造水平失蜡法的尊盘、九鼎八簋等1万多件青铜器、十六节龙凤纹玉佩、漆木器等随葬器物,如今都陈列在湖北省博物馆里。

  1978年8月1日,曾侯乙编钟出土后不到3个月,曾侯乙编钟原件演奏音乐会在随州一处礼堂举行。开篇曲目是那个年代大家最熟悉的《东方红》。熟悉的旋律由沉睡了2400余年的曾侯乙编钟奏响。

  冯光生是当时《东方红》的领奏,也是第一个面向公众敲响曾侯乙编钟的人。“编钟出土后很快就修复并架了起来,大家特别关心,它还能敲响吗,会发出怎样的声音,怎么个敲击法,是单纯的礼器还是乐器,编钟上的铭文是讲什么的。当时,全国各地的青铜器、古文字、音乐等各方面的专家都来了,所有的实物和文字资料都对专家们开放。”

  冯光生记得音乐方面的专家包括黄翔鹏、李纯一等人,后来黄翔鹏成了他的老师。“在曾侯乙编钟的钟体、钟架和挂钟构件上,共有3700多字的铭文。这些铭文不仅标注了各钟的发音律调阶名,还清楚地表明了这些阶名与楚、周、齐等各国律调的对应关系,简直就是一部现成的乐律体系。黄老师他们觉得,这是足以改写中国古代音乐史和世界古代音乐史的发现。”

  当时黄翔鹏已经先后到过山西、陕西、河南、甘肃等地,对出土编钟进行过研究,并提出了一钟双音的观点,但是没人相信。结果经过检测,曾侯乙编钟的每件钟都能敲出两个音,全套编钟音域宽广,音色优美。

  “只见其形、不闻其声,不算认识编钟。几位音乐专家当时就希望编钟能复活,开一场编钟音乐会,相关部门也表示认可和支持。于是黄老师就担任艺术指导兼指挥,从部队宣传队选调了几名青年演员,又从湖北省博物馆抽调了几名讲解员,组成一个前所未有的乐队。当天演奏的曲目既有大家熟悉的《东方红》,也有专为实验编钟音乐性而创作的《楚商》,还有外国名曲《欢乐颂》等。”冯光生记忆犹新,“当时的观众很多,在演奏时,谭维四还向大家解说了编钟的出土情况、音乐原理,真正听到那种金声玉振、黄钟大吕的效果后,观众都不敢相信这是由2400多年前的乐器演奏出来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吴屹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