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杰:阐扬文学地理学的中国风格

2017-05-26 09:4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永杰

  近年来,构建“中国学派”、提升中国学术在世界学术舞台的话语权,成为学界共同努力的方向。作为正在建设和成长中的文学地理学,扎根于中国数千年的文学研究传统,其学术体系、概念体系、话语体系带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中国文学地理学会会长曾大兴表示,文学地理学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为世界学术的繁荣发展贡献“中国经验”。 

  文学地理学的源头在中国 

  不论是中国还是西方,都有比较丰富的关于文学与地理关系的论述。“西方有文学地理方面的研究,但没有文学地理学这个学科。”曾大兴表示,文学地理学作为一个新兴学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创造”。 

  西方的文学地理研究主要体现在“地理批评”,“地理批评即文本批评”。在曾大兴看来,完整的文学地理学研究除了文本批评,还要考察文学与地理环境的关系、文学家的地理分布、文学接受与文学扩散、文学景观与文学区,等等。“也就是说,从作家到文本再到读者,并由此延伸到文学景观与文学区,这是一个完整的文学地理学学术体系,而西方的‘地理批评’只停留在文本这一环节。”他认为,西方的文学地理研究只是文学史研究的一个补充。 

  “中国文学自诞生之日起,就带有明显的地理特征。”江西省社会科学院语言文学研究所所长夏汉宁表示,文学地理学是中国学界基于数千年来中国文学发展的实际情况而提出的,《诗经》和《楚辞》就与地域有着密切的联系。他认为,《诗经》的编排与地域有着紧密关联,“十五国风就深深地烙上了鲜明的地方色彩,从而使《诗经》的地域性特征得以凸显”。在他看来,《左传·襄公二十九年》记录的吴公子季札关于《诗经》的著名评论,是最早的从地域角度对《诗经》的评论。由此可见,早在数千年之前,中国就有这种文学地理学要素十分鲜明的诗歌评论。 

  对文学作品的地理观照成为中国古代文学批评中的重要视域。夏汉宁表示,文学地理学的源头在中国,并经历了数千年的培育和涵养,已然形成了一套丰富的具有中国古代文学批评特色的理论和方法。 

  汲取国外研究合理成分 

  “文学地理学的基本理论、基本概念的建立,吸收了西方的某些智慧,但主要源于中国智慧。”以“文学景观”概念为例,曾大兴表示,英国学者迈克·克朗最早在《文化地理学》一书中使用了“文学地理景观”这个概念,但他并没有对这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加以界定。而美国学者德伯里的《人文地理——文化、社会与空间》一书在讲到“文化景观”时,提出了“非物质文化景观”一说。 

  曾大兴认为,中国文学地理学学者在汲取国外研究合理成分的基础上,提出了具有典型中国风格的“文学景观”概念,“具有文学属性的自然或人文景观,它以历史建筑或自然风景为载体,同时又具有文学的内涵和观赏的价值。文学景观是地理环境与文学相互作用的结果,它既是景观,又是文学的一种地理呈现。” 

  陕西理工大学文学院教授李仲凡表示,中国学者提倡和从事文学地理学研究,既能够从本土问题出发,又不画地为牢或闭门造车。“这些文学地理学学者的代表著作,对所研究的文学地理现象能够做到比较全面的整体性观照,也能够充分吸收和借鉴国外的研究成果。” 

  打造文学地理学中国学派 

  文学地理学在中国产生,省却了从西方引进的一些学科所经历的漫长的本土化过程,但也面临着如何走向世界的现实问题。对此,曾大兴建议:第一,在实证研究的基础上加强理论研究。中国的文学地理学研究源于实证研究,即通过大量的文学地理事实归纳得出结论,再从大量的结论中提炼出观点、理论和概念。第二,加强与国际学术界的交流和对话,广泛听取国际学术界的意见。 

  不过,要想让这个“土生土长”的“中国学科”走出中国、走向世界,中国学者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夏汉宁认为,将中国古代文学批评中丰富的文学地理元素,按照现代学术要求,建设成一个符合学术规范的学科,这其中的工作仍然相当艰巨。 

  不过,令人欣喜的是学术界正为此而努力。当下,有的学者从宏观的角度,去探索文学地理学的理论构架,产生了诸如《文学地理学研究》《文学地理学概论》等著作;有的学者则从微观入手,去搜寻文学地理学的细微史实,产生了诸如《中国历代文学家之地理分布》《宋代江西文学家考录》《宋代江西文学家地图》等著作。夏汉宁认为,这些努力对文学地理学中国学派的形成,起到了推动作用。 

  记者 李永杰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