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进:重建生态道德的文学呼唤

——读刘先平《追梦珊瑚》

2017-06-01 09:11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韩进

  今年是刘先平从事创作大自然文学40周年。40年来,刘先平每年深入大自然体验生活,进行专题科学考察,以大自然行走者的现场讲述和思想者的批判精神,呼唤生态道德建设,创作了50余部大自然文学作品,被誉为“中国当代大自然文学之父”。今年80岁的刘先平近日又推出大自然文学新作《追梦珊瑚》,在极富小说艺术的讲述中,带领读者一起探险海底珊瑚世界,追逐人与自然和谐梦想,再一次发出重建生态道德的文学呼唤,成为刘先平大自然文学创作的又一座山峰。

  一 

  10年前,刘先平在创作长篇大自然探险文学《走进帕米尔高原》后,就将创作大自然文学的重点由陆地转向海洋,开始关注海洋生态。《追梦珊瑚》是他继《美丽的西沙群岛》后,又一部描写西沙群岛的海洋大自然文学,写作者与海洋科学家皇甫晖博士带领的科考队一起进行珊瑚礁生态考察的故事。皇甫晖博士的科考队由一批珊瑚生物学和珊瑚礁生态学的专家学者组成,以如何保护和修复被破坏的珊瑚礁生态系统为科研课题。珊瑚礁生态是海洋中的顶级生态系统,保护珊瑚礁生态,就是保护人类家园。西沙群岛是由珊瑚礁形成的岛礁,是最理想的珊瑚礁生态考察地。在驻岛部队的大力支持下,科考队在西沙群岛建立了珊瑚孵化移植试验区,和守岛官兵一起开展“追梦珊瑚”行动,把保护祖国海疆和保护海洋生态融为一体,极大地丰富了“我为祖国守边疆”的时代内涵。

  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创作始终具有科考纪实风格,科学家是他作品中不可缺少的正面形象。每一部作品都是他探险考察大自然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的文学记录,而每一次探险考察都会由当地的科学工作者陪同向导,刘先平满怀敬意地将他们写进作品,借他们之口介绍科学知识,在他们身上赋予象征愿景,体现崇尚科学的精神、尊重自然的敬意和面向未来的希望,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如《云海探奇》中的大学教授王陵阳、《千鸟谷追踪》中的鸟类学家赵青河、《大熊猫传奇》中的兽医冷秀峻、《呦呦鹿鸣》中的动物学家陈炳岐、《寻找大树杜鹃王》中的植物学家冯国楣、《黑叶猴王国探险记》中的环保专家李明晶。这部《追梦珊瑚》更是冠以“献给为保护珊瑚而奋斗的科学家”为标题,这里的科学家是以海洋生物研究专家皇甫晖博士、小袁博士、小李博士和小安研究生等为代表的科学家集体。人物形象的重大突破,反映了作者文学立场的重大转变,作者已经由以往批判地反映生态问题的批评家,提升为现在积极地建设生态系统的实践者,从而使大自然文学对自然生态的观照更为深刻,与生态文明建设的关系更为密切,大自然文学创作也由此进入一个新时期。

  二 

  《追梦珊瑚》的故事讲述非常注重“小说艺术”。作者在开篇《引子》里,用一组长镜头推出了大自然——宇宙——太阳系——地球——陆地与海洋——海洋生态——珊瑚礁这样一幅由远及近的宏阔画面,寥寥数句,极富层次地展示了珊瑚礁在海洋、地球、宇宙、大自然中的重要位置和生态意义,引发全文对珊瑚的追梦和对人类的追问。作品以探险小说的悬念推进情节,以极富个性的语言塑造人物,以鲜活逼真的描写,展现海洋世界的优美、生命状态的壮美、人与自然的和谐美,突出生态道德建设主题,给人以阅读的美感和哲理的启迪。

  讲述“追梦珊瑚”的海洋历险故事,必然离不开对海洋世界的描写。作者以生花妙笔,非常成功地描写出海洋世界的不同境界。以“海洋之夜”为例,就有多层视角转换。作者刚登上珊瑚礁盘,举目张望:“今夜没有月亮,繁星虽满天,但总在闪烁。海水泛着深沉的靛蓝色,就像一块大幕,遮住了神奇世界的大门,只有迷迷糊糊的身影似虾似鱼,在水中游动,而近处远处的鱼跳声和各种似昆虫叫的窸窸窣窣声又特别撩人。嗨,还有个小红球在游动呢!是海龟?还是刺鲀?可当我想去追寻真相时,一切又被黑暗掩去。”“好家伙,眼前这景色如西天晚霞落入海底!比春天的柳条还要青翠的枝状珊瑚,变幻着深红、玫瑰红的红海柳、鹿茸般的鹿角珊瑚,白玉般的石芝珊瑚,大块头的脑珊瑚、滨珊瑚……更有无数盛装的小鱼在珊瑚礁中游来游去,红白相间的是小丑鱼吧,嫩黄、靛红、黑蓝相间的是蝴蝶鱼吧,还有举着大钳子的蟹,一纵一纵的虾……好美的珊瑚世界!”作者巧妙地用人们熟悉的陆上世界来比拟海洋世界,读者在自然联想中有如身临其境之感,美不胜收,心旷神怡。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儿童文学的语言表达更要规范、准确、纯洁、传神,孩子们在阅读作品的同时,不仅享受文学的魅力,而且学习语言表达。

  《追梦珊瑚》在题材、主题、人物、语言的全面突破,标志着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创作进入了一个新的审美阶段,即由大自然题材的动植物书写转向自然与人并重、突出科学家在重建生态道德和重构人与自然和谐关系中的主导作用,或者说,由过去习惯单纯以“大自然动植物”作为审美对象,转向以“人与自然”整体作为审美对象,将“人作为自然之子”来描写,通过青年科学家提出的“大自然修复力”理论,将人类“异化了的自然”“再修复”到“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系统中,引发我们思考,人类自身是否也应该具有一种力量来主动修复“被人异化了的自然”?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人类亟须建立科学的“生态道德观”。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