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天地的新风景

——读《青云谷童话》

2017-06-12 09:2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曹文轩

  《青云谷童话》(新蕾出版社2017年4月出版)在徐则臣的个人写作史上,也许有着特别的意义。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它大概是徐则臣写给孩子的第一部长篇作品。在此之前,他在成人文学领域的写作,已经节节胜利。与他同龄的作家相比,他是走在前头的,甚至是遥遥领先的。十几年时间里,他不仅是在创作数量上,更是在质量上,显示了他强劲的成长能力。他是一直向前、向上的,而不只是在做同一水平的重复、再现,或写来写去其实还在原点上。他与原点拉开了远远的距离,而且可以根据他的写作势头预见,他会离原点越来越远。

  就在这一路凯歌的情景中,他却临时改变了写作路线,放下成人文学写作,而为孩子写出了一部《青云谷童话》。这也许是他对自己写作路线有意识的调整,也许是想做一次新的尝试,也许是想换换心情,也许是觉得一味地干一种活儿有点儿单调、乏味,有点儿累,想干另一种活儿,也许是他内心确实有写一部儿童文学作品的冲动。于是就写了,而且很快很顺利,好像他本来就一直在写这样的作品。

  看罢《青云谷童话》,我的印象是:他没有在涉足一个新领域时可能会呈现出的东张西望、紧张不安的状态,没有生疏,没有隔膜,没有不知如何进入新路径时的茫然和困惑。一下子,不知不觉,他就在门里了,就在那条以前他没有走过的路上大大方方地走了,而且走得很流畅,仿佛那路他是早就走过的,路两旁的风景他都很熟悉。也许,他在最初构思时,可能偶尔想到过这一回他要去一个陌生的领域,但一进入实际的写作状态时,他就将这是他第一遭干这活儿这件事忘了个干净。结果是,他将这部《青云谷童话》写得一如他此前的作品,没有疙瘩,没有生涩,没有犹疑,顺理成章,自自然然。

  我们能有的解释只能是:文学与门类无关。

  徐则臣只是一开始时想到这是在为孩子写一部作品,一部儿童文学作品,而一旦进入写作过程,他可能就不再想这个问题了。写下第一个字之后,他时时刻刻想着的问题就只有一个了:我是在写一部文学作品。潜意识里,他肯定是预设了阅读对象的,但在具体的写作过程中,他用脑用心思量的,是故事——写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故事的品质、如何讲好这个故事;是语言——用什么腔调的语言、怎样控制语言、怎样拿捏语言;是主题——如何表达有深度的主题、如何围绕主题、如何藏匿主题、怎样使这一主题有多种解释的可能性;是人物——怎么创造一个很不一样的人物以及从前的文学作品没有或者很少刻画过的人物、怎样使这些人物活灵活现……当时的写作心境,与他写《跑步穿过中关村》《耶路撒冷》等作品时,可能并无根本的不同。

  没有文学,谈论阅读对象又有什么意义?

  我们——儿童文学领域这儿,目光为之一亮,欣喜地迎接徐则臣的《青云谷童话》,显然是因为我们认识到了它是一部很文学的文学作品,一部很文学的儿童文学作品。

  徐则臣既然来了,理所当然就应该奉献一部不同寻常的作品,让它成为这片天地里的新风景。徐则臣做到了。《青云谷童话》带来的新气象,是令人喜悦的。

  一千四百二十六条船,首尾绕着青云河围成了一大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