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蔼玲:提出比较文学对世界的一种看法

2017-06-12 09:08 来源:文艺报 作者:吴蔼玲

  由同济大学中文系主办、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和上海市比较文学研究会合办的“比较文学学术前沿”高端论坛,于近期在同济大学举行。来自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大学、香港城市大学等50多所高校和科研出版机构的百余名代表出席了本次论坛。

  复旦大学陈思和教授就“比较文学的教学理想”话题作了探讨,提出比较文学是一个广阔的学科平台,需要不断进行开拓性的伸展,而在我们比较文学研究刚起步时,它必须一面从世界各国文学、中国古代文学、中国现代文学等学科吸取大量资源,一面又要与这些学科划清界限,以保持自身的独立性、严谨性,所以,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先天不足是必然的。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还处在刚刚从自我封闭的状态中反思出来,刚刚开始跟世界各国进行学术交流,大量引进西方学术资源、西方思想理论、概念研究方法等,甚至主导了中国学术的潮流,这是个必然的阶段,也是个暂时的阶段。新世纪以来,世界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在世界的地位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国际文化交流形式和内容也将会发生相应的变化,而比较文学作为一门与国际社会有着密切关系的学科,中国的学者有责任,密切关注世界形势的复杂性变化,提出自己比较文学的理念,提出我们自己对世界的一种看法,这样才能形成一个学科的根本性的颠覆。

  会议从“比较文学的未来发展”、“比较文学与思想史”以及“比较文学的新方法与新领域”三个议题展开了讨论。对于第一个议题,香港城市大学讲座教授张隆溪和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宋炳辉教授做了主题发言,张隆溪在题为《论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之关系》的报告中指出比较文学多年来主要局限于欧洲范围内的文学比较,欧洲人认为欧洲文化属于先进的文化,他们注重语言的把握,因此,有影响的文学著作、文学理论以及批评等都是以西方为主导的,随着20世纪文学理论的发展,从形式主义到解构、从解构到后解构、到后殖民主义的理论的推广,西方人自己提出打破西方中心主义,对非西方文学开始重视。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更多的人愿意了解中国文学,因此,我们比较文学的责任是应该让更多的外国人了解中国文化。宋炳辉教授在题为《对话与认同之际:比较文学的人文品格与当代使命》的报告中提出必须对比较文学这一学科做外延式考察,重新发现它在不同阶段、不同文化历史时空中所呈现、所蕴含的“观察时间窗口”,他认为世界文学并非客观的存在,而是一种变化的存在,人类的认同的存在。世界文学是变化的存在,中国文化的一种属性,是世界文学生生不息的存在方式。走出悖论迷宫的出口,不是静态的,而是在变换的时应事先,需要去发现去把握。同济大学的朱静宇教授则以“译介学”和“变异学”理论重叠为例,提出了比较文学“中国时刻”的学科理论建构问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