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江:诱惑的解码和编码

2017-06-14 14:28 来源:文学报 作者:蓝江

  媒体就像是数字化时代发行符号价值硬通货的金融机构,它可以用一个完整的坐标系来保证象征交换和符号价值的流通,只有当生命、身体、欲望等被积极纳入到这个坐标系之下,才是有意义的。

  或许在这样的背景下来阅读汪明明的小说《零度诱惑》会另有一番意义,因为故事的整个背景恰恰就是在一个拥有数字化时代的金融式权力的机构当中,一个叫做《新都报》的媒体。小说的开篇叫做“解码器”,也正包含着用一种鲍德里亚式的透视镜,来为大众探测出这个巨大的象征机构中被掩埋的东西。

  作品叙述的对象,叫做尤嘉霓,一个被作者以一种不屑的口吻描述出来的女性。换句话说,与其说文本中叙述的尤嘉霓是一个女人,不如说是一个被物欲消费和数字化时代构成的巨大象征能指链所穿透的身体,这个身体的灵魂早就出卖给狡黠的靡菲斯特,因此,我们看到的仅仅是一个被标上尤嘉霓标签的象征性的身体在小说中表演。

  不过,在第一次交换之后,尤嘉霓以为自己的身体已经为她拾阶而上铺就了道路,但是事实恰恰相反,从那次之后,风流倜傥的陈逸山有四个月没有再搭理她。尤嘉霓必须思考,她的计算环节在哪里出了错?陈逸山在如饕餮一般吞噬了她的身体之后,并没有给予她对应的报答,而且根本似乎对她丧失了兴趣,如此一来,尤嘉霓的交换就是一次彻底失败的交换,她的象征交换虽然实现了符号价值的增殖,但是并没有获得交换的对应物。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