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蓓容:填词是个技术活

2017-07-19 10:51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陆蓓容

  况周颐批点《桂枝香》手迹

  最近读了《况周颐批点陈蒙庵填词月课·陈蒙庵批校白石道人歌曲》,觉得此书对词学初步爱好者很有帮助。据编者梁基永介绍,蒙庵名叫陈彰(1905年—1955年),于民国癸亥、丙寅之间(1923年—1926年)师从大词人况周颐学填词。蒙庵那时不过十八岁,从书中批点来看,只能说大概掌握了平仄和用韵,但还常犯错,于词的句法和篇章布局也不很掌握。

  以况氏这样的大手笔,去给初学者批作业,其实是很为难的。学生水平太有限,本事使不出来。有时竭力改作,还是很难有什么起色,只能把不通变成比较通,把很俗变成不太俗。不过,这“比较通”和“不太俗”,恰巧就是初学者经过努力后能取得的较好结果。

  填词的门槛并不太高,但光有情怀肯定迈不过去,因为它是个技术活。读者有心,不妨把书中原作和改作对比一下,看看改了哪些,想想为什么改,也许就能窥见一些门径。限于篇幅,本文仅举一例:

  桂枝香 金陵怀古用荆公韵

  蒙庵原作

  沧桑满目,甚虎踞龙(蹯)﹝蟠﹞,王气萧肃。太息英雄已去,黍梧如簇。古今代谢空陈迹,賸青山山形高矗。古堤烟柳,兰成词赋,恨犹难足。

  溯佳丽秦淮竞逐,叹燕入寻常,兴亡相续。为问当年遗迹,井还名辱。登临且莫伤怀抱,几人生双鬓长绿。可怜不见、渔樵闲话、系船江曲。

  显然,这是对王安石名作《桂枝香·金陵怀古》的仿写。

  桂枝香 金陵怀古

  [宋]王安石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对于十八岁的青年来说,能够完整地支撑下这一篇就很不容易。但问题也很明显。第一,作者还不懂得选择与约束意象,让意象为主题服务。全篇但见无数关于南京的关键词,彼此间联系却有限。比如说,在上片点到钟山、隋堤、庾信《哀江南赋》之后,下片首句又把秦淮佳丽和旧家燕子安排在一起,这两者之间关系本来不深,与其他意象也难以呼应。第二,对于怎样遣词造句、控制篇章,他还没有什么经验:“燕入寻常”,是对“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节略,可掐头去尾,显然不太通顺。此外,对比原作,不难发现亦步亦趋之感太过严重。这句两个韵脚处,“竞逐”与“相续”,都照抄荆公成词,恐怕因为语言组织能力也不太够。

  王安石原作传颂千古,当然有原因。也以这句过片为例,上阕只写秋光之下的江水山形,全不引用历史典故。过片作“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一句话展现出六朝从盛到衰的过程,思路既清楚,又成功地从写景引到抒情,为后文抚今追昔打开局面。实际意思完整,还承担上下片过渡功能,是长调过片的教科书写法。其实,蒙庵用原调、原韵写拟作,本来是很好的学词方法。很可惜,他没有能在这个过程中领会到原唱的精华。

  其他毛病暂不展开,且说况氏改完之后,这篇已经面目全非,只剩“沧桑满目”“王气萧肃”“黍梧如簇”“井还名辱”“几人生双鬓常绿”几个小句还是原样。而修改后效果如何呢?

  桂枝香 金陵怀古用荆公韵

  况氏批改

  沧桑满目,旧虎踞龙蟠,王气萧肃。千古英雄安在,黍梧如簇。江山画罨空陈迹,近钟云石城高矗。大堤烟柳,兰成赋笔,哀怨难足。

  賸眼底青溪浪逐,问故国乌衣,昨梦谁续。阅尽兴亡,记省井还名辱。可无璧月兼琼树,几人生双鬓长绿。不堪回首,烟波画船,昔游江曲。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