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7年7月18日,英国作家简·奥斯丁逝世。在那之后——

刘雅琼:亲爱的奥斯丁,世人误解了你两百年

2017-07-19 10:00 来源:文汇报 作者:刘雅琼

  今年是英国作家简·奥斯丁逝世两百周年。在大部分读者的眼中,她的小说如一掬清泓,读起来只是清新淡雅,沁人心脾。书中既无惊心动魄的欧洲战事,亦无觥筹交错的名利场,多是乡间的婚恋嫁娶,而这些婚恋嫁娶,又大多以皆大欢喜作结,符合人们对世俗生活的美好期待;书中的绅士小姐文质彬彬,个个都是礼仪的典范。读者凭着“文如其人”的信条,自然会将奥斯丁定义为标准的英国淑女:一位一丝不苟地端着理智与感情的天平、小心翼翼地拨动着生活的秤砣的英国淑女。两百年来,提到她,最常见的标签似乎不外乎就是“典雅”、“择偶”、“绅士淑女”、“英国田园”等等。

  是的,与其他小说家相比,奥斯丁似乎太古板了。夏洛蒂·勃朗特曾经指责奥斯丁的作品苍白无力、缺乏真挚的感情,在给乔·亨·刘易斯的信件中她提到,“她 (奥斯丁) 没有任何激情澎湃的东西使人窒息,没有任何深切的东西引人入迷。”勃朗特的确比奥斯丁更富激情,就连这封讨论文学的信件,都写得排山倒海、气势磅礴。马克·吐温对奥斯丁的批评更是不留余地:“每当我读 《傲慢与偏见》 的时候,我就想把奥斯丁从坟墓里挖出来,用她那闪亮的骨头去敲击她的头盖骨。”马克·吐温在日记里面写道:“这个图书馆没有奥斯丁的书籍———这一点足以说明这个图书馆还不错。”

  而在各种文学理论盛行的今天,奥斯丁越发显得不合时宜。有一次,碰巧听到几位文学博士生有如下对话:“英国文学还有谁呢?”“奥斯丁!”“怎么还会有人研究奥斯丁呢? 奥斯丁有什么意思嘛,她就代表了我最讨厌的英国文学! 她所有小说从头到尾都是找对象找对象,人生难道这么没有追求吗?”

  听到这样的批评,我不禁为她叫屈——奥斯丁,果真如此乏味吗? 她的作品的确可以作为英国文学的代表,但其价值绝不仅仅局限于此。可以说,奥斯丁是英国的,奥斯丁更是世界的,奥斯丁笔下的人物和场景是英国的,但故事背后所展现的人性、道理、法则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奥斯丁的作品非但不似表面读起来那么轻巧,甚至更清醒、更沉重。

  奥斯丁本人的生活很难称得上是无忧无虑的快乐,而是一种重压之下的优雅,而她在小说中设计的完满结局,也更像是她对于心灵聪慧的女主人公的一种愿望和祝福

  要读懂奥斯丁的小说,还该仔细考察一番奥斯丁的生平才好。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