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义:纪念《文学评论》创刊60周年

2017-07-21 09:0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杨义

  屈指数来,我与《文学评论》的联系头绪繁多,缘分匪浅。梳理起来,大致有三个方面。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学习工作40年,办公室的斜对面就是《文学评论》编辑部,常常与编辑部同人在午饭之后一起看看电视,聊聊天,此是其一;出任文学研究所所长、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所长11年,兼任《文学评论》主编近12年,主持刊物发稿会数十次,此是其二;应编辑部之约,撰写纪念老所长郑振铎、何其芳、文学研究所成立50周年以及五四运动、鲁迅周年纪念的文章,加上其他研究性的长文、短论,从现代文学、古典文学、各民族文学到诸子学的论文,计有25篇,此是其三。我学术生涯的重要时段是与《文学评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它是我成长的摇篮,我前进的台阶,我施展的舞台。

  《文学评论》创刊已经60年,我与它结缘就有40年。长久的缘分中,包含着对前辈筚路蓝缕的感恩。《文学评论》的前身《文学研究》季刊,于1957年3月创刊,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份刊物是在“双百”方针提出后创办的,办刊宗旨是“中外古今,以今为主”,“百家争鸣,保证质量”。在创刊号《编后记》上,就宣布:“将以较大的篇幅发表全国的文学研究者的长期的专门的研究的结果……我们将努力遵循党所提出的‘百家争鸣’的方针,尽可能使多种多样的文章,多种多样的学术意见,都能够在这上面发表。”以“长期的”“专门的”来限定所刊载的“研究结果”,表达了对刊物质量的呕心沥血的重视。如今,文学研究所主办的这份全国性文学研究和理论批评的顶级学术性刊物,团结了全国各高校和研究机构的著名学者,许多人的代表作、成名作都在此刊亮相,真是中外古今,目不暇接,佳作连篇如云,赢得了广大读者的喜好和信任。其中不少上乘之作,至今读来犹觉新鲜、厚重、富有启发力。1959年初,《文学研究》改名为《文学评论》,其间虽然停刊、复刊,名字和旗帜却一直沿用至今而不替。

  还在文学研究所创办之初,何其芳所长就提出,文学研究所的学风是“谦虚的、刻苦的、实事求是的”,进一步的解释是:“谦虚的反面是自满和骄傲,刻苦即是反对不努力,不刻苦。别人对我们有误解,以为我们涣散,这当然是不行的,我们在一定时期就会拿出有一定水平的成果。实事求是即是马列主义的工作态度,‘是’者乃是事物的内部联系,是它的规律性。学术工作上的主观主义之一是臆测,武断,牵强附会;另一表现为用马列主义的词句往文学现象上硬套,即是教条主义。”《文学研究》的创办,体现了这种学风,以文学研究所这种国家队的学术定位,在所内聚集了一批国内外有影响的文学研究专家学者,积学深功,秉持着积极的、科学的进取创新精神,以此团结和带动全国文学学术的深入研究。名刊风采,是一种无形的资产,这使我们后继者受益尤多。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