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的地方书写"学术研讨会在徐州召开

2017-07-24 15:40 来源:中国作家网 作者:

  7月18日下午,由江苏省作家协会与江苏当代作家研究中心南京师范大学研究基地主办的 “中国文学的地方书写”学术研讨会在徐州召开。来自江苏省作协、南京师范大学、江苏师范大学、山东师范大学等专家、学者和作家30余人参加了研讨会。会议由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驻校作家叶炜博士主持。

  与会作家、专家、学者围绕“中国文学的地方书写”展开了充分讨论。

  作家叶炜博士在主持会议时指出:中国文学的地方书写,顾名思义,它至少包含两层意思。就当今文坛来看,很多成功的作家都有自己写作的“根据地”,这是其一。第二层意思是我们所说的地方性写作,绝不仅限于地方,它还是民族的,国家的。地方叙事的另一面是国家叙事,作家的书写只有抓住了地方元素,他的作品才会有显著的独属于自己的标识,才能走向世界。许多作家的创作实践都证明了这一点。我们之所以提出中国文学的地方书写,一方面强调地方性知识在写作中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要警惕为了“地方”而“地方”,要在立足“地方”的同时超越“地方”。今天,希望大家就此话题展开一个较为深入的探讨。

  王力教授谈到:当我们提到地方书写的时候,应该好好想想是要书写什么,在我们这样一块地域,究竟有哪些得天独厚的地域性文学资源呢?拿徐州来说,从这里走出的作家不少,赵本夫、周梅森等等,很多,文学的地方资源还是很丰富的。其次我们需要反思的是这个地域有过什么,它还能为我们提供什么,地方书写和一般的地域文化不一样?首先要写地方,而且要写出地方的特色,更要写出这个地方不仅有历史传承,还有未来发展空间,更重要的是要写出具有极强的文学生命力和精神共鸣感召力的地方特色来。就现状来看,目前很多的地方性书写还停留在地方故事的讲述,但是面临的情况是,这种故事虽然有一定的地域文化背景,但放之他处也可以,地方书写只是作为一种点缀,这只是”地方性的书写”,而不是”地方书写”。莫言的作品被概括成“高密东北乡叙事”,陈忠实是“关中叙事”,阎连科的“耙耧山叙事”,包括毕飞宇的“里下河叙事”,这些叙事的典型性特征是其他人模仿不出来的。那么我们能不能也有自己的叙事?我注意到,叶炜的写作关注的是苏北鲁南,那么,他的“乡土中国三部曲”《富矿》《后土》《福地》是不是一种成功的地方叙事?这些都是值得探讨的。我觉得突破地方性书写不仅要写一种人、一类人,写一种风俗和一种习惯,还要突出这个地方的人格命运典型特征。比如徐州地处苏鲁豫皖交界处,地域文化上具有四省共同的特征,具有史诗般的历史和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把“徐州叙事”给表达出来,它一定不愧于这个时代的“中国叙事”,徐州文学定当大有可为。

  田崇雪教授认为:所谓地方书写,是相对国家书写而言的。我认为所有的优秀的文学创作都是地方书写,不存在绝对的非地方书写。从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到福克纳的《喧哗与躁动》、阿来的《尘埃落定》等,这些地方书写都是富有特色的。可以这样说,没有一个优秀作家写出来的作品是和他的地域相脱离的。再具有普世性、永恒性的作品,都能找到作者那个时代的时空特点。比如鲁迅的绍兴味很浓,包括红楼梦,尽管学术界围绕作者曹雪芹的地域身份展开了很多争鸣,但曹雪芹仍然具有北方作家身份的地域特征。问题的关键不是地方书写和非地方书写,关键在于如何超越地方书写,这是一个作家能否真正走出去的标准。何为超越?那就是立足自己所处的时间和空间,使作品既立足生存之地,又超越生存之地。这个不仅需要高度,还需要深度,更具有难度。其次是如何超越的问题。超越地方书写的根本方法,我个人认为是如何触及普世的价值和普遍的人性。如果不具备这两种观念,会很难达到地方书写的高度。所以我们要更新我们的价值观念,追求现代意识,坚守住自己的独特的价值追求。作为一个杰出作家,一定要具有超越性,一定要有独特的眼光。

  王志彬教授认为:徐州地处苏皖交界南北交汇,处于中国淮海经济区的中心位置,放眼世界,这个地方很小,但对于具有文学情怀的本土作家而言,这个地方又很大。我和叶炜等徐州作家的接触比较多,他们的书写都体现了这个地方的特点。刚才几位评论家提到的鲁迅笔下的绍兴,沈从文笔下的湘西,莫言的高密东北乡等等,这些地方成为作家们神圣的背景,成为他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源泉。因为小,使这些作家写到达写作边界的同时注意到了提升写作的深度,从另一方面说,我们这个地方,经历了从农耕文化到如今的转变,它无时无刻不在浸润苏北这个地域深厚的文化底蕴,它成为了中国城市的缩影。写好这里,足以写好中国,写好世界。对于地方作家来说,世界的中心其实不在纽约,也不在北京,而在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我们的家乡。在哪写,写什么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要写人类共通的东西。

  田振华博士提出:这些年我一直在跟踪青年作家叶炜的创作,他是我国新乡土写作的杰出代表作家,其书写具有明显的苏北鲁南色彩。我想通过对叶炜本人作品的解读来思考“中国文学的地方书写”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叶炜的“乡土中国三部曲”《富矿》《后土》《福地》自出版以来引起了不少反响。这三部作品均是叶炜来到江苏师范大学工作之后创作完成的。这三部作品均取材于苏北鲁南农村,主要表达城市文明与农村文明的碰撞,充满了对人性善与恶的深度思考,充满了地方书写的特色。叶炜的创作启示我们,地方作家写作一定要立足本土,同时要有一种世界眼光,要挖掘人的生命意识。

  顾奕俊博士提出:地方书写最重要的是如何超越地方。当下,很多作家都遇到了地方书写创作上的瓶颈。放眼全国,全国作家普遍遇到了这个难题,当然也是很多知名作家一直的困惑。今天的研讨会正好向我们一一解开了这些困惑和难题。

  其他与会人员也在研讨会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星)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