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萍:屈原之时

2017-07-31 10:05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李世萍

  屈原对生命的有限性有着清醒的认识,《离骚》中多次用到带“恐”字的句子,抒发时间的紧迫感,如“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岁月匆匆,屈原渴望尽早建功立业,这既是一种自我鞭策和激励,更是一种责任与担当。“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王逸说:“言我念年命汩然流去,诚欲辅君,心中汲汲,常若不及。又恐年岁忽过,不与我相待,而身老耄也。”《离骚》中也多用“及”字句,如“及年岁之未晏兮,时亦犹其未央”“及余饰之方壮兮,周流观乎上下”,表达抓紧时间积极进取的心态。

  屈原常常通过用“朝”“夕”相对的句式来表达时不我待的心理。《离骚》说“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朝发轫于天津兮,夕余至乎西极”,《湘君》说“朝骋骛兮江皋,夕弭节兮北渚”,《湘夫人》说“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涉江》说“朝发枉陼兮,夕宿辰阳”。诗人希望趁年轻辅佐君王走上正途,字里行间流露出炽热的生命焦灼感。而现实政治的昏暗,让屈原不禁抚今追昔。《离骚》说:“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

  屈原关注时间的流逝,也体现在对四季美景的描写中,如《怀沙》说:“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伤怀永哀兮,汩徂南土。”夏天葱茏旺盛,但以水流滔滔形容,说明诗人感受更深的是时间的一去不复返,以及被贬谪的流离之苦。《少司命》说:“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绿叶兮素枝,芳菲菲兮袭予。夫人自有兮美子,荪何以兮愁苦?”屈原笔下的秋天,虽芳草萋萋,香气四溢,然缠绵惆怅,唯美中含有丝丝凉意。

  屈原在朝代更迭的历史轨迹中找寻规律,以正反两方面的史实,对楚王进行委婉讽谏。由此,他把时间延伸到了前代,以贤君为榜样来激励楚王,以昏君误国的例子来警诫楚王。《离骚》说:“昔三后之纯粹兮,固众芳之所在。杂申椒与菌桂兮,岂维纫夫蕙茝?彼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何桀纣之猖披兮,夫唯捷径以窘步。”屈原以芳草比喻贤才,说明贤臣对于治国的重要性。尧舜时代,君明臣贤,国家昌盛;昏君夏桀、商纣王统治时期,国家陷入危机。“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冀枝叶之峻茂兮,愿俟时乎吾将刈。”屈原培植人才,希望能与他一道实现“美政”理想。“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人才衰老不足惜,惜乎在流俗的熏染下,贤才纷纷变节。

  屈原在走投无路时,通常也是从历史中找寻心灵的依托。如《离骚》说:“启《九辩》与《九歌》兮,夏康娱以自纵。不顾难以图后兮,五子用失乎家巷。羿淫游以佚畋兮,又好射夫封狐。固乱流其鲜终兮,浞又贪夫厥家。浇身被服强圉兮,纵欲而不忍。日康娱而自忘兮,厥首用夫颠陨。”夏启耽于安乐,放纵自己,其子发动叛变;后羿喜欢田猎,其相寒浞派人杀之并霸占其妻;寒浞儿子纵欲身亡。屈原回顾与反思历史,指出君王纵欲必将亡国,间接表达对当时楚国政治的不满。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