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平:有思考,作品才会有思想闪光

2017-08-07 08:4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平

  近年来,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各项政策的指导下,在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国家艺术基金的大力扶持下,话剧创作出现了红红火火的势头,原创作品多,舞台演出多。但其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也不能忽视,尤其是创作上出现的问题,比较突出的是:有些作品有生活,没思考;有内容,没思想;有人物,没形象;有乐趣,没意义。这些问题的存在,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直接妨碍着话剧艺术质量的提高。那么,如何改变,使话剧创作更健康地发展,推出更多的优秀作品,使话剧真正体现“艺术”的追求,这确实是值得人们深思的问题。在此,笔者以2016年的话剧创作为例,谈谈对这些问题的粗浅看法。

  话剧创作缺少好作品,有主观原因,也有客观原因。相比之下,主观方面的原因更多一些,当然客观原因也不能小觑。

  就剧作创作方面而言,大概有这样几方面的原因:一是有的剧作家为了赶工期或者多挣稿费,不去认真地深入生活,创作上也是东拼西凑地“凑合”,只凭着以前的生活积累“硬编”,把创作当成“任务”来完成,“交活儿”就是目的;二是有的作家有生活积累,创作上也不是不努力,但因为思想认识水平的局限,对生活缺乏思考,抓不住生活本质的东西,就出现了作品“有内容,没思想”的现象。这些作品让人看了感到味同嚼蜡,提不起兴趣。那么,如何在纷繁复杂的生活中发现问题,并在剧作中展现出“闪光”的思想,这是由一个作家的生活积累、理论修养、知识储备以及拥抱生活的激情所决定的。从2016年出现的几部话剧作品可以说明这一点,如《去往何处》《一诺千金》《玩家》《家事》等。

  《去往何处》(编剧蒲逊、唐栋,导演王筱頔,广州话剧艺术中心出品)是一部有思想力度的作品,剧作家抓住了生活中本质的东西,写出了熟悉中的陌生化,让人们在不经意间感到触目惊心。比如,当“一真堂”生产的“再生丸”因为药材被污染而停产,“一真堂”不能开门为病人治病时,作为“一真堂”的传人童书鸿感到苦恼不堪。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环境的恶劣,是一些人不作为,是那些药农为了赚钱而滥施农药造成的。可是副县长易卓恒却反问他:“如果你是个君子,当初你一门心思要发展你的‘一真堂’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呢?如果想了,你为什么第一时间找我这个当副县长的大舅子帮忙呢?难道你不是想着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吗?难道你不是想着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顺利地达到你的目的吗?难道你想不到你‘一真堂’在这种不公平的竞争关系中,已经损害了别人的利益吗?”易卓恒的话让童书鸿无言以对,这些话戳到了他的痛处!他通常一味地指责别人,从没有想到这其中也有自己的责任,更让他想不通的是自己对“一真堂”的“贡献”——“我发展了‘一真堂’,让老祖宗留下的宝贝‘再生丸’率领着‘一真堂’,成为了知名的医药品牌,达到了历史发展的巅峰”,怎么就在自己的手里“关门”了呢?是母亲的话解答了他的困惑,也刺醒了他的神经。母亲说,“一真堂”普救含灵之苦,生生不息一百二十年,今天,不到十年的功夫你就关门了,原因是什么呢?“是人祸!我说的不是别的,是你!你的心不安静,给‘一真堂’开错了方子,破坏了‘一真堂’的平衡。你那个药材基地一下子把‘再生丸’开发出二十几种保健药,满世界地招摇,名气是大得很啦,可这名气底下呢?是空的!”“一真堂”的宗旨是为了治病,不是卖药赚钱。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