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理论:从副文本看绘画

2017-08-07 08:5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杨理论

  中国绘画在诞生之时以及在后世的流传中,往往会产生诸多附着于绘画文本(有部分留存于文本之外)的题跋、印鉴、花押以及附记等,此即为绘画之副文本。中国绘画副文本如以形式来划分,有题跋诗、题跋文、题记、签名、印鉴、花押等等。如以留存方位来划分,又有题于画内或画外之分:题于画内又可细分为题于引首、画面、前后隔水、拖尾等处,题于画外者多存于古代典籍之中。如以题写者来划分,又有自题和他题之分。以全局视域解读中国古典绘画,会有意外的收获。

  借助绘画副文本特别是画家自题副文本,诗画对读,可深入理解画作之妙处。元代王冕擅长墨梅,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一幅《墨梅图》最负盛名。此图画面中一枝墨梅从右插入画面,横穿画幅。主枝浓墨绘就,遒劲有力;末枝淡墨勾勒,飘逸挺拔;梅花或绽放或含苞,淡墨点染,疏密得当。旁逸斜出的一枝梅花,自然而然地让人联想到王冕的墨梅妙思,或是来自他心仪的宋代隐逸诗人林逋的咏梅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按此构思,梅枝之下当是清浅之水,其上应有一轮明月。然画面上下方均为大幅留白,这不能不让人心生疑窦。此画有王冕自题诗一首:“吾家洗研池头树,个个华(花)开澹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流清气满乾坤。”题诗位于画幅上方,使得上方留白不至过多。同时,于梅枝轻盈处略施分量,画面前后达至平衡。这是题诗对画幅的视觉补充。不唯如此,题诗对大幅留白,还有巧妙的深层韵味补充。“吾家洗研池头树”,明确指出此梅仍为临水之梅,水面当在梅枝下方的画幅之外。梅枝的高逸斜出,亦由此展现。“疏影横斜水清浅”的美妙意境,需要鉴赏者充分融入画境诗境之中,加以再创作才能完成。然后,王冕由洗砚池生发奇想:之所以梅花为墨色,是因为淡墨色的洗砚池水滋润的结果,故而“个个华开淡墨痕”,设想奇绝。墨梅只有青白二色,色泽单调,易惹俗人嫌弃,但是“不要人夸好颜色”,由青白再联想到“清白”之气,将梅枝的寓意推向了人生终极追求的高度:“只流清气满乾坤。”诗读至此,鉴赏者心中的疑窦,顿时冰释。原来,画幅上下方的大片留白,即是代表天地,其间充斥流动的,正是梅花的“暗香浮动”化为的满纸、满乾坤的清气。那么,为何没有按照“月黄昏”的意境,增绘一轮明月于画幅之上呢?细品画作,细味题诗,王冕所标举的“只流清气满乾坤”的人生追求,不应置于时空的局限之中。因此,置月一轮,将时间凝定为黄昏夜晚,反而羁縻了人生哲理的表达。可以说,此图构思或许源于林逋“疏影横斜”,但最终又跳脱而出,在更深层次上实现了梅的人格化和哲理化。

  不同时代的绘画副文本,展示了不同时空的鉴赏者对同一绘画文本的理解,他们的理解,与其时的社会政治态势、时代文化思潮息息相关。北宋宗室画家赵令松,字永年,擅画工诗,尤善画狗,曾作《乳厖图》,乳厖为小长毛狗。南宋末年,诗书画兼擅的宗室赵孟坚鉴赏了先祖所绘的乳厖,感慨万千,信笔手书《得宗老大年小景及永年乳厖,共为一手卷,因成感赋》。作为副文本的这首题诗,下笔千言,却离题万里。“我观题纪考世代,爰知忠诚在保邦。”两句提出了赵令松画狗的意旨在于赤心爱国,忠诚保家。“乙酉岁直当崇宁,驯至大观当升平。”赵孟坚认为,《乳厖图》暗含深意,乃是当时辽夏交侵形势之下的健笔书愤。崇宁四年乙酉(1105),宋与西夏屡屡交战,宋军节节胜利。西夏与吐蕃联合,又与辽结盟,辽两次遣使要求宋退兵。题诗“潦上正觅海东青,金虏将合海上盟。事起渺微当豫计,犬羊种息潜滋生”云云,即是对此年宋辽西夏局势的概括。其中“金虏”之称,当为赵孟坚误记。1105年,金尚未立国。“宗老心心为宗祏,画此岂是矜笔力”,《乳厖图》体现了赵令松一心为国(宗祏指宗庙家国)的情怀,而并非矜夸笔力雄健。题诗中直接描写乳厖的,仅“此犬在乳已吠噬,须识忘恩能肆逆”两句。两句借画中长毛小狗的狂吠撕咬,喻指西夏、辽,蒙宠多年却忘恩负义,觊觎大宋。赵孟坚题诗未免过度阐发,《乳厖图》未必含有这样的意义。显然,副文本已完全偏离了绘画文本。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雨楠)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